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9章 现实
    不少人哭笑不得,原来把他们吓得几天都不敢乱跑的居然是欧阳明的布置。

    一部分人从这次的事吸取到不少教训,快速地成长,这才是欧阳明的目的,让学生在压力下提升。

    很快众人回到学校,本以为可以休息几天,欧阳明却让所有人准备,因为明天又要外出。

    张幕觉得这种紧凑的生活挺不错,在老师的指点下,每天都在进步,原本要一两个月才行把握突破的境界,现在就有了一些眉目。

    第二天很快到来,在约定的时间下,没有一个人迟到,欧阳明扫视了众人一眼,“精神状态很不错,今天的课程是野外行军,你们要在3小时内赶到我要求的地点,记住不得使用任何外力!”

    “好了,出发吧。”欧阳明消失,留下一群神色戒备的学生,他们觉得这行军途中怕是有猫腻。

    大部分人都结伴同行,这样遇到危险也能彼此照料,不至于向墙上次那般消失得莫名其妙。

    无形的圈子开始形成,大部分都围绕着家世显赫之人,一些孤僻的则喜欢独行,各有自己的特色。

    目的地在北方,是临时的一个位置,距离学校超过五百里,这意味着所有人都得全力赶路才行。

    超凡五阶宗师之境确实可飞行,但持续时间有限,一些人飞到一半就坚持不住,只能落在地上边赶路边恢复。

    一个简单的行军就将众人修为上的差距一点点显露出来,让不少人看清现状,心中生出紧迫感。

    张幕几人开始就走的陆地,全力赶路速度虽没有飞着快,胜在可持续,不用担心真气不足。

    在他看来,那些卯足真气满天飞并不是明智的行为,因为一旦在真气不足时被人攻击,很可能被弱于自己的敌人杀掉。

    从一开始,他的策略就是最正确的,不知不觉间便超过不少人,成了领头羊之一。

    两百里之时,已是异类生存的区域,不时有异兽冲出来,并不是太厉害,但却大大耽搁了行程。

    哒哒哒!

    一棵怀抱粗的大枝丫上,几个人影一晃而过,将空气拉出嗖嗖作响的声音。

    “能不出手就别出手,我们不是来杀异兽的。”

    看到黎松将树上一头夜鸦震死,他皱眉摇头,在危险区域,最忌胡乱出手,那纯粹是在浪费力气,毕竟这里的异兽根本杀不完。

    “是,幕哥。”

    黎松明白是自己太招摇,赶紧靠近队伍,不再乱动手。

    五人队瞬间变得更加凝聚尖锐,中途碰上的异兽,除非是避不开,否则都装着没看见。

    这种方式避免了不少麻烦,森林也没有降低他们太多速度,路程一点点缩短。

    就在他们将出这片森林时,咻咻咻,数支利箭射在地上,将他们给拦下。

    一个个穿着各色衣服的人手持武器,从草丛钻出或者从树上跳下,很有默契地将他们围住。

    带头的满脸黑麻点,面目扭曲,看着奇丑无比,手中握着一柄长矛,嗤一声插进地面,露出满口黄牙道:

    “几个小子,这里是我们野狼帮的地盘,想过去就把身上值钱的东西取出来。”

    黎松脾气很暴,这几天被其他人看不起就算了,这群人都敢动手,第一个忍不住,骂道:“靠,敢打劫我们,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

    “长毛,你很狂,本来想要点过路费,现在老子改变注意,不打断你们的腿,都他么别想离开。”

    黑麻点呸了一口痰,骂骂咧咧道:“本来想文明打劫的,偏要逼老子骂人。”

    这话让白椽几人觉得有点搞笑,什么时候打劫的还讲究这么多?

    “一群扰乱秩序的贪婪混蛋,今天不教训你们一下,真以为无所顾忌了?”

    黎松哼了一声,手中出现一杆长枪,随意挽了个枪花,顿时枪出如龙,枪影笼罩不少人,霸道地攻去。

    黑麻子眼中露出意外,但并没有什么担忧,刷一下拔出长矛,真气灌住其中,当一声便将枪影破去,凌厉的真气将黎松脚下都刺出一个深坑。

    “帮主厉害!”

    其他人举起武器喝道,神色没有丝毫担忧,似乎黑麻子能轻易解决对方。

    “幕哥,我去帮他!”马殇拔出一根漆黑长棍,他精通的是棍法,和黎松的枪法造诣、白椽的箭术,傅康的剑法,罗沙的拳法差不多,皆是达到出神入化的境界,距离凝聚真意差不了多少。

    张幕没有同意,指着围住他们的十来人:“你一动,其他人也会动,你没法帮忙的,还是先让两人交手一下吧。”

    这群人眼露凶光,神色从容不迫,一看就是厮杀中过来的,若是他不出手,四人根本不是对手。

    场中,几棵碗口大的树被两人打断,地面被刺出不少小坑,短短几个呼吸,原本气势如虹的黎松,此刻眉头冒汗,被对方杀得只能招架。

    “还是缺乏真正的厮杀,即使招式精妙,功力不弱,但很多动作都是多余的,应对太慢,迟早会败。”

    张幕一眼看出隐藏的东西,依旧没有出手,这些天才不经过失败,不感受自己的鲜血,是永远不知道一些东西的。

    嘭!

    黎松主动和对方硬碰硬,企图板回劣势,但那黑麻子轻松就化去他的攻势,眼中的冷笑越来越浓。

    “幕哥,再不出手黎松就危险了。”傅康眼镜上蓝光闪过,显然是分析出一些结果。

    “他们就三个宗师,我们一起上,他们肯定挡不住!”罗沙戴上一队金属拳套,上面凸出一道道锋芒,打在人身上杀伤力可不小。

    张幕点头:“动手吧,不过不是打败他们,而是直接突围,我们人数处于劣势,久战不利。另外,别把我们原本的目标忘记了!”

    三人一愣,这才想起必须三个小时到达指定地点,光顾着眼前的麻烦,几乎都忘记这个事了。

    本来准备教训这些人一顿的想法不得不改变,几人皆是发出狂猛攻击,将所有人笼罩。

    轰隆!

    大地一震,烟尘四四,野狼帮的人只得做出防御,特别是张幕的力量,让一些人吐血倒退。

    “走!”

    张幕将包围圈开出一道缺口,带着五人从容离开。

    “都别追!”黑麻子喝住其他人,低头看着胸口,那里一条尺长的血痕正滴着鲜血。

    “老大,你受伤了!”几个帮众吃惊道。

    “那个人不简单,不,是恐怖。”

    黑麻子心有余悸,刚才一道剑痕将他护体真气划开,差点就将他开膛破肚。

    他瞬间知道那人不能惹,他甚至有中感觉,若不是那人似乎有事,他们估计都得死在这儿。

    这是多年刀口上舔血形成的一种本能,多次救过他的命。

    另外一边,离开数百米时,黎松脸色一红,噗一声吐出鲜血。

    “黎松,你受伤了?”马殇有点不信道,这才交手多久,黎松居然就吃了暗亏。

    吐出一口血,黎松才好受许多,无奈开口:“那丑八怪不简单,总是用阴柔之力攻我,让我内脏受了些损伤。”

    听到同伴的话,傅康、罗沙、白椽、马殇都神色变化,心中对原本看不起的普通高手没了一点轻视。

    那些人或许天赋不佳,但不少都是实打实走过来,并不是外强中干的货色。

    这才是现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