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8章 我从来没说自己是好人
    他出手不是他有多好心,而是这是一个集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个道理他还是明白的。

    可惜,不少人还没意识到这一点,远远站着看戏,不知道当自己也陷入危险时,别人也可能选择袖手旁观。

    砰砰砰……

    一连串死亡枪声下,数头异禽全部爆头死掉。

    老实说这些异禽并不太强,大多是4级,不少还是3级,只是数量太多,加上这群人作死又没经验,才会搞得这么狼狈。

    傅康四人没有元能枪,便飞上天帮忙,有他们带头,一些人也出手相助,没多久天上的异禽便被解决。

    “多谢各位的相助,曲某感激不尽。”

    其中叫曲步的少年带着一部分表达了感激,另外一部分则有些不买账,落在森林中不见。

    曲步换上一身衣服,带着人来到张幕这边,客气道:“张兄弟,多谢你带头出手,不然我们可得麻烦好一阵。”

    “不客气,大家一个班的,互相帮助是应该的。”张幕淡淡道,几课子弹根本不放在他心上。

    “张兄弟,我喜欢你这话,今天必须交你这个朋友。”

    曲步年龄并不大,身高便超过一米八,浓眉大眼,轮廓魁梧无比,豪迈地开口。

    “行啊,我请你吃烤肉。”张幕淡笑,将被杀的斑鸠解出精肉,开始制作午餐。

    曲步则拿出美酒,配合烤肉,吃起来颇有味道。

    经过交谈,两人挺投缘,渐渐熟悉起来。

    接下来的时间,没有什么意外,山谷附近很安全,就算有异兽靠近,也无法偷袭到人。

    这个好位置逐渐吸引来其他人,一天过去时,居然有一半的人都在山谷中住下来。

    幸好这里空间够大,不然得掀起不少争斗。

    时间逐渐过去,一些没经验的人在这里吃到不少苦头,要不是被异兽追,就是被各种怪异的植物缠住,虽说没生命危险,却往往让人很为难受。

    对于张幕来说,这只是小儿科,他连异兽横行的深度危险区域都去过,这里跟度假简直没什么区别。

    直到第三天,一件怪事弄得人心惶惶。

    不是有人被异兽杀死,而是莫名其妙失踪,根本没法联系。

    开始是一个人,还没多少人在意,但一天的时间,这个数字就突破两位数,这便让人头皮发麻了。

    什么存在竟然能将人活生生搞没?

    各种猜测都出来,有人觉得有强大的邪恶存在将人杀掉,有人觉得是被特殊异兽吃掉。

    不管怎么样,刚看到的人一会儿就失去联系,无形中的恐怖让不少人脸色都变得发白。

    第四天,又有三个人消失,空气中弥漫着异样的气息,不少人疑神疑鬼,戒备着四面八方,怕突然杀出来什么恐怖的东西。

    下意识地,整个班的人都聚集在山谷中,妄图互相找到一些安全感。

    “该不会是鬼吧?”有人语气哆嗦,说出的话让人心中发紧。

    “鬼个屁啊,都什么时代了,还鬼?即便是真的鬼出来,我们这么多人,也休想无声无息把人给弄没。”曲部嗤笑一声,“据我推测,最少是超凡七阶的存在,否则做不到这种程度。”

    “我们应该去找找他们,不该躲在这里。”唐潇潇咬着牙,忽然站起来。

    可却没谁跟着,让她气愤无比:“难道你们就在这等死吗?”

    “要去你去,我们连敌人都不知道,去了反而消失得更快。”

    郑巴瞥了她一眼,这两天就他小弟消失得最多,哪里还敢乱动,只想着等七天时间到了,就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

    “哼,一群胆小鬼。”唐潇潇骂了一句,一气之下,还真的脱离众人踏进黑漆漆的森林中。

    大部分依旧神色惶恐地盯着周围,随着傍晚降临,夜色向一张大口吞噬整个天地,让不少人心情愈发压抑。

    一群人中,只有张幕若无其事,他看了一眼唐潇潇离开的方向,露出一丝思索之色。

    他已能确定,这两天人消失的原因,在结合一些推测,反而一点都不担忧。

    唐潇潇没有回来,就像羊入虎口,被什么给吃掉,再也联系不上。

    失踪名单再添一人。

    第五天,有人快要发疯,因为早上起来一看,又莫名其妙少了两个人。

    空气似乎快要凝固,终于有人坚持不住,跳起来尖叫道:“我要离开这个鬼地方!”

    “对,离开这里,不用等老师接,我们自己回去。”

    一些人想到这个方法,就像抓到一根救命稻草,兴奋地叫人,转眼就组合成一队队向华夏城赶去。

    “幕哥,我们要不要?”黎松小声道,语气也是很不安。

    “不必,还有两天,坚持下去。”张幕眼神古井无波,平静得让几人吃惊。

    “可我们这样坐以待毙?”黎松不解道。

    张幕摇头,意味深长道:“外面一切都是未知的,没搞清楚前,跑出去并没有好处。”

    黎松没再说,他还是选择跟着张幕,其他人也觉得留下有留下的道理,反而安心不少。

    曲步迟疑了半天,最终没有离开,带着几个小弟继续坚守阵地。

    但这一波变化,动摇不少人的决心,原本的人立马少了大半,到天黑时,剩下的不足四十人。

    人变少,大家更不敢分开,一晚上都没人动弹,第二天早上总算没人失踪。

    一些人渐渐看到一点东西,但并不确定。

    第七天,最后一天到来,依旧没人失踪,其中一人忍不住道:“你们发现没,只要我们不单独行动,就没谁会失踪。”

    “确实,这一天两夜我们几乎没动,没有人失踪,说明暗手只会对落单的人下手。”曲步嗡嗡道,嗓门比旁人大上不少。

    “那唐潇潇岂不是……”黎松脸色一变,有点落寞道。

    不少人发出叹息,大家都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对于青春貌美的唐潇潇,没谁会不喜欢,可惜现在可能遭了毒手,真让人遗憾。

    唯有张幕嘴角露出莫名弧度,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没有多说一句话。

    第七天过去,所有人松了一口气,压抑的气氛渐渐接除,一起度过这几天的众人关系都熟络不少,开始交谈起来。

    正午时,远处天空出现一抹银光,转眼化为一架巨大的战力,空气被拉出轰鸣声,在场的人觉得这是世上最美妙的声音。

    战机来到众人上空悬停,欧阳明慵懒的声音响起:“小家伙们,上来吧。”

    “哈哈,终于可以离开这里了!”

    “我要回去好好睡上一觉。”

    众人呼出一口气,激动地向战机飞去。

    机舱很大,容纳百人都绰绰有余,别说是几十个人,战机一个转身,向回航行。

    欧阳明依旧一身儒袍古装打扮,看了众人一眼,没有说话,却让不少人觉得亲切。

    “张幕,你是怎么察觉的?”

    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从欧阳明的口中说出。

    不少人摸不着头脑,察觉什么?难道这其中有什么猫腻?

    一些聪明人听到这话,身体狂震,瞪大眼睛看着欧阳明,这几天的迷雾忽然散开,隐隐猜到其中的问题。

    张幕心中彻底笃定下来,开口道:“老师,你们的布置很完美,但因为太完美,反而有古怪!况且这么多天才学生,你们就一点不珍惜吗?”

    “不错,洞察力惊人,又不失理,你是这次考核表现最好的,可以得100分,老师再给你加10分。”

    欧阳明赞叹道,这次的七天体验,其实是一个考核,会根据每个人的表现,给出一定分数。

    张幕看出问题,不受宝贝诱惑,不贸然离开,确实非常出色。

    “你早就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一人反应过来,有些气愤地质问。

    张幕瞥了他一眼:“第一,我可没那么早知道,不过是一点点推测出来,第二,那时候你不是待在原地,一点没事吗?第三,没有证据,就算我说出来,你们会信?”

    那人哑口无言,只能强词夺理道:“那说出来也好啊!”

    “哼,我凭什么要说出来,我从来没说自己是好人。”张幕眼中露出寒光,恶人还需恶人磨,不给点颜色,真以为自己是善茬?

    那人吓得后退一步,再也不敢开口,张幕都说自己不是好人,还需要什么解释?

    “不错,不优柔寡断,顾全大局,但心肠又够狠,有成为强者的潜质。”

    欧阳明又说了句不错,才转身离开,同时一句话传出:“这次考核的学分已出,自己看看吧。”

    在场人都打开战术手表,看到成绩后,表情很丰富。

    那些失踪的人,一部分是因为他们私自离开,想偷偷返回,这些人学分为零。

    一部分是发现潭水下的宝贝,被贪婪蒙了心智,得到倒霉的负学分。

    而唐潇潇意气用事离开,不过还算讲义气,得了1个学分,不知道此时是什么表情。

    而后来离开的,带头者学分都在50左右,跟随者20~30,这部分人敢于面对未知风险,同时也不太理智。

    而留下的学分都在60以上,一些表现好的达到80,才是成绩最好的一批。

    可以说这次的野外生存,全部都被监控,所有人的表现都没有逃过智脑和欧阳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