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7章 弟267章 异常
    张幕很快找到一处易守难攻的山谷,和另外五人停留下来。

    “会不会做栅栏?”他看了几眼,转身对黎松和白椽道。

    “我会一些,我爷爷就是一个牧场的工匠。”白椽点头,他明白张幕的意思。

    “那你和黎松就去砍一些树枝将附近围上一圈,一旦有异兽靠近你们也能提前警觉。”

    “马殇你们两个把这里的杂草处理一下,毕竟我们要住上一周,傅康跟我去找水源,保持通讯,这里不太安全,有异变随时联系。”

    “是,幕哥。”五人都是最后甘愿留下来的,自然回听张幕的安排。

    “没问题就分头行动。”

    张幕满意地点头,带着傅康向山谷深处走去,在他的灵念探知下,那边有水源,不过得去看看能不能饮用。

    几分钟后,再几块巨石夹缝下,两人找到一个丈宽的小水滩,水质清澈见底,检测过后完全可以使用。

    傅康高高瘦瘦的,带着圆框眼镜,敬佩道:“幕哥你真厉害,在野外水源最重要,有这谭水我们能方便许多。”

    他是吃苦长大的,有过野外生存经验,即便宗师对水和空气需求不再必要,但长时间生活依旧离不开水。

    张幕此刻察觉到一些奇怪的地方,这潭水附近的元气似乎或许浓郁了一些。

    “你去熟悉一下附近,找找有没有适合躲避的地方。”

    “嗯,幕哥。”

    傅康离开后,张幕将手放进水中,眼睛微微眯着,这潭水中元气竟又浓郁了一些。

    用了元灵果后,他的身体现在已基本被改造成元灵体,对天地元气非常敏感,能清晰地察觉元气的浓度变化。

    “有古怪,潭水中元气浓度比正常水平高出近一倍,附近空气中也高出三成,堪比专门的修炼场所,但离开一些便没有了异常。”

    张幕开启透视眼,透过潭水观察起来,发现潭水居然很深,十米都没有到尽头,但十米内并没有异常。

    “我还不信找不到原因。”

    他一头扎进水中,向深处潜入,发现这是个天然形成的深坑,念头探测下,竟然有百米深。

    即便是他,也不得不全副武装,才抗住水压到达百米深,终于透过透视眼在水底的淤泥中看到一个发光的东西。

    “该不会是个宝贝吧?”

    张幕精神一震,猜想可能是一种能吸引天地元气的宝贝。

    “不对,这里元气充沛,怎么一个异兽都没有,甚至都没有小动物。”

    他正想动手挖掘,忽然停下来,忌惮地看了一眼,反身向上面游去。

    “哗啦!”

    张幕破水而出,有真气护体,自然没有沾染一点水迹,他摸着下巴沉思起来。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经过上次大意被人围困差点死掉的事后,张幕变得非常警惕,对水下那个东西有些忌惮,不敢贸然去碰。

    因为,这里面有疑点,首先这个山谷太平静,没看到什么异兽,其次是这水中元气充足,为何没有异兽盯上?

    他能肯定,这里的异常绝不是一天两天,这么长的时间下,不可能有异兽会放过这里。

    异兽不是傻的,他也不会傻的去乱碰。

    “慢慢来,绝对不能再犯险。”

    张幕深深看了潭水一眼,毅然转身离开。

    他走到山谷出口,发现黎松几人和一群人正在对峙,一副要打起来的模样。

    “郑巴,这是我们先找到的地方,原始森林这么大,你就不能换个地方?”黎松脸色难看道。

    “呵呵,这里这么大,多住十几个人算什么,就是全班住进来都没问题,人多也能安全一点。”

    吴汕冷笑,“你们不会这么吝啬吧?况且这地方有不是你们家,为何不能住?”

    “你强词夺理!”黎松几人气得不行,他们辛苦布置这么久,对方莫名其妙就跑进来,根本没给他们面子。

    “你们再不让,就滚出去吧。”一边的郑巴不耐烦道,他只是看道这里清净,否则根本不会过来。

    一阵狂风吹过,张幕站在十几人面前,“你让谁滚?”

    郑巴瞳孔一缩,原本他是不太在意张幕的,毕竟那只是理论考核,但正面对张幕时,即使他都非常有压力。

    他不自然地松口:“张幕同学,这里这么大,我们住其中一块地方总没问题吧?”

    “当然没问题,除去这里,其他地方你们随便住。”

    “好,我们各管各的。”郑巴对张幕生出忌惮,带着人在旁边找了处地方。

    “幕哥,他们太过分了,一来就把我们栅栏踢掉,真以为自己高人一等?”黎松愤愤不平,指着一处断裂的木头。

    “努力提升实力吧,只要你够强,他们自然不会小看你们。”

    黎松四人沉默了,他们以前都是受人羡慕的天才,现在却失去那种光环,突然被人看不起,一时有些难受。

    张幕没管几人的想法,只是提醒道:“山谷深处那谭水有危险,不要因为好奇而去找死。”

    那潭水元气充足,只要碰到水,便可立马察觉问题,不提前说一下,怕是不少人会头脑一热乱来。

    “潭水?”张幕这么一说,黎松反而变得好奇,目光落向傅康。

    傅康摇头:“我也不清楚,不过幕哥说有问题,我们注意点就是。”

    几人讨论时,天上忽然有人惊呼,接着一群人狼狈出现,屁股后面追着一群异禽,一副不可罢休的模样。

    “哈哈,那家伙裤子都掉了!”郑巴那边有人笑出声来,原因是天上逃窜的一人裤子粉碎,露出雪白的屁股,正被一只丈长的乌鸦追杀。

    其他人也比较凄惨,衣衫不整,甚至受了伤,都是那群一直在天上观光的蠢货。

    “这些人难道忘记在危险区域,不能长时间停留在空中吗?”黎松无语道,有点不明白那些人怎么想的。

    “自以为是,觉得没谁能威胁他们吧。”傅康抬了抬眼睛道,他并不是近视,那副眼睛其实是战术眼镜,辅助探查和战斗所用。

    张幕皱眉,“别看着,他们在求救,去帮帮吧。”

    说完,他拿出元能枪,对着虚空开火,数颗破气弹飞出,解了几个被围攻的家伙的麻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