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6章 庆幸
    第二天,有人欢喜有人愁,来到大学的新生们,彻底体会到和以前完全不同的生活。

    地煞2班,是天才新生所在的班级,原本志比天高的他们开始碰壁,在上午动静之道考核中,一半的人都没有及格。

    有人抱怨时间太短,考核要求太高,但欧阳明却只用几个人的名字就赌得他们说不出话。

    宽阔的教室中,欧阳明看着不少人垂头丧气,脸色一沉:“这点事就打击到你们自信,都是玻璃做的吗?”

    “真正的强者,并不是他们实力多强,也不是他们天赋有多顶尖,而是他们的心境稳如泰山,任他狂风暴雨袭来,我自岿然不动。”

    “有人即便失败百次万次却依旧斗志昂扬,有人败了一次就信念崩塌,你们是想成为后一者吗?”

    欧阳明真乃高明的老师,声音带着丝丝力量,几句话就让沮丧的人恢复过来,眼中明白了一些东西。

    只有少数的人,依旧觉得没前途,觉得自己比不上其他人。

    欧阳明看到变化,摇头讥讽笑道:“真是一群好忽悠的年轻人啊,我说几句话就让你们斗志燃起,或者垂头丧气,可见你们心境有多不稳定。”

    “你们都成宗师了,总得有自己的思想,要有你们自己坚持的东西,不然以后我不在你们身边,你们是不是就要颓废到死?”

    “此刻的你们,还不配宗师这个称呼!”

    这一番转变,让不少愕然呆愣,一些人气得想骂人,一这人有所领悟。

    “现在你们情绪又在波动,如此轻易被别人影响,当遇到真的敌人,即便你们再天才,这一刻的变化,也会导致你们的死亡!”

    欧阳明根本不给人说话的机会,“这种事我只在今天讲一次,如果你们不能达到心如止水、心中有道的境界,我敢肯定你们无法通过最后的考核。”

    今天的课不少人觉得太难捱,欧阳明的话简直是字字诛心,毫不留情地打击众人,残忍地撕开他们最不愿面对的一面。

    张幕是唯一一个觉得很爽的人,心灵的境界,他已达到欧阳明说的境界,但自己所修的和老师的互相对比,让他的一些瑕疵快速地消失。

    若有人仔细看,就能发现他的眼睛越来越亮,就像两颗星辰,散发着独特的气息。

    “这小子,可真让人意外。”

    欧阳明指头动了动,显示出他心中的不平静,在他的感知中,张幕突然由原本锋芒毕露的剑,正在一点点归鞘。

    心若明镜,印照天地,杂念全部收纳一心,没有一丝尘垢,这样的心灵状态,才可算一代宗师。

    达到这种境界的武者,能控制自己心灵,调整自己情绪,不为外物所动,不怕妖魔鬼怪,能走得更加远。

    欧阳明将张幕记住,同时观察着上百人,将一些可造之材挑出,准备重点关注。

    张幕是身经百战达到心若止水的状态,其他人没这些经历,但都是赤子之心,好好教导下,还是有不少人能做到。

    又一个充实无比的日子过去,张幕无比庆幸选择了来这里,否则一个人摸索,真不知道要走多少弯路。

    一周过去,欧阳明都在讲道理,讲武道修炼各方面的问题,心灵修炼、变化之道、元气之秘、淬气成罡之法……

    但凡宗师境界涉及的东西,几乎都被教授出来,其学识之渊博,认识之丰富,乃张幕所知第一人。

    这是一个让人真心尊敬的老师,是张幕认可的第二个老师。

    新纪元1001年10月10日,华夏大学开学的第10天,所有人基本熟悉了新的生活。

    张幕发现自己又关心上今天是哪一天,是星期几,想着什么时候放假……真是古怪。

    他的周围其他同学随机盘坐,精神状态和一周前截然不同,全部都认真倾听着。

    台上欧阳明依旧口若悬河,一句句精辟的话语吐出,似乎永远都不会停止。

    但这次他没说几句,就话锋一转:“我想你们估计听得耳朵生茧了,今天让你们出去放个风,杀几条异兽活动活动手脚。”

    前半句话让不少人心中喜悦,最后一句话却让人有种不好的预感。

    一个小时后,一片原始森林上空,一架迅捷的银色战呼啸而过,同时有不少黑点落下。

    “在里面呆一周,到时在这里接你们,死活自己管着。”

    欧阳明心灾乐祸的声音在狂风中响起,银色战机嗖一声破空离开,只剩下一群脸色发黑的众人。

    他们想过一些结果,或许是外出烧烤,或许是游览风景,却没料到会被扔在荒无人烟的原始森林。

    “欧阳老鬼太坑了。”

    “也不提前说一声,我什么都没有准备,别说帐篷,连吃的都没有,难道要过原始人的生活。”

    “这里怕是有不少异兽吧?”

    大部分人都悬浮在半空中,脸色发苦地诽谤,基本都是世家子弟。

    “幕哥,我们该怎么办?”几个人围在张幕旁边,都没什么主意。

    张幕左右看了一眼,这里靠近华夏城,没有太厉害的异兽,不过为避免麻烦,他向下飞去,同时提醒其他人:“别长时间待半空中,我们先下去。”

    另外几人都跟上,至于其他人,都不以为意,三两成群地在天上观光。

    “幕哥,吴汕他们太过分了,开始对你摇头摆尾,一看其他的地方有好处,就把你撇下了。”

    黎松不愤地看着天上几人,他说的人正跟在另外一个风头很盛的少年身旁,这个少年叫郑巴,是个千年世家的嫡系,在最近各项考核中都排在前面。

    张幕丝毫不介意,他不需要跟班,不需要别人的巴结奉承,平淡地看了吴山一眼:“良禽择木而栖,动物如此,人有这种选择太正常,你们要是想的话,完全不必跟着我。”

    “幕哥,我们不会的。”另外一个叫白椽的人摇头,神色很坚定,不是每个平民子弟都喜欢攀龙附凤。

    “不说这些,我们去找个好地方作为休息之地。”

    面前这茂盛的森林,可不是表面这般平静,想安稳度过一周根本不可能。

    早做准备,有危险来袭时,才能从容不迫地应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