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4章 雷厉风行
    张幕生出感动,萧怜溪顶着李云秣强大气势站出来为他说话,需要何等的毅力和勇气啊。

    萧怜溪也忍不住一阵后怕,不过她听到张幕喘息的声音,急忙跑近关心道:“幕哥,你受伤了……”

    她眼睛泪花闪烁,心疼地看着张幕身上不少乌青,责怪道:“你们男人怎么这么喜欢打架,就不能讲理吗。”

    “怜溪,没那么简单,讲理也得有相应实力才行,我不动手的话,他可就把你给抢走了。”

    萧怜溪脸一红,想到张幕刚才的霸道,有些甜蜜,不过依旧气鼓鼓道:“以后不准你再为我打架。”

    “听你的,到是你刚才哪来的勇气质问他,不怕他记恨你啊?”张幕将灵印收起,笑看着张幕。

    “有你在,我不怕。”萧怜溪低着头,两颊越发红润。

    众人看到这些,都有些羡慕地摇头,显然秦宿目的没达到不说,还让两人感情更好,完全是亏本买卖。

    不少人都将张幕给记住,能刚入学就让老生吃亏的人,可不太简单。

    “滴,由于你和秦宿因私人恩怨打斗破坏广场,计算修理费和罚金总和,需支付156万信用点。”

    一则消息让张幕嘴角一抽,他们打斗的波及不小,打个架就赔这么多,看来以后不能乱来了。

    “滴,由于存在挑战程序,你挑战秦宿成功,获得1000学分。”

    又一则消息传来,让张幕露出意外,没想到即使秦宿没有认输,依旧判定他挑战成功。

    “有这笔学分,这两年我和萧怜溪完全不用去做那些杂事了。”

    张幕当即转了300学分给萧怜溪,学分是大学里的很必要的东西,获取途径很多,但特别繁琐。

    比如理论课程就很没意思,却偏偏有平时学分,不按时到场就会被扣掉,而多余的学分便可弥补这些,省下不少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

    这是一个很灵活的体制,只要有能力,就可尽量安排自己的生活。

    租了一套房住下,萧怜溪投入药剂世界,张幕则像往常一样修炼。

    第二天,参加颇有气势的开学典礼后,张幕来到一栋明亮的教室集合。

    天才班是流动性的,但有固定的教室,教室内全部是今年的新生,数量有百来人,都是全国各地的天才。

    这些人几乎都是十五六岁,甚至有一些年龄更小的,分散在宽阔的教室中,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说话。

    他刚走入教室,门后面一个衣着普通的长发少年便站起来热情道:“嗨,哥们,我叫黎松,很高兴认识你。”

    “我叫张幕。”张幕点点头,简单和其握手便随意坐在其旁边,有一句没一句聊起来。

    他同时关注着其他人,这个班男多女少,大多人衣着华贵,谈吐不凡。平民之弟很少,显得比较孤僻分化,黎松就属于这一种,即便很热情,那些世家之弟依旧不太待见。

    “这种傲气,和李雨丹何其相似。”

    “张幕,你说什么?”黎松正在讲他的家长,看到张幕嘴角动了动,疑惑道。

    “没什么。”张幕敷衍时,瞳孔微微一缩,落在前面的讲台上。

    不知何时,那里已站着一个人,一个身着青色古式儒袍,头戴玉冠,气质温润,宛若古代书生的中年人。

    看到这人的刹那,张幕似乎面对一片深不可测的海洋,呼吸都下意识屏住。

    中年人淡淡地看着教室内的人,随着他的目光移动,所有人都下意识闭嘴。

    似乎在此人面前,多说一句话都难受,不由自主地想要安静下来。

    强!比超凡七阶的娑都要可怕!

    张幕身躯一震,不敢和其对视,微微低头避开对方看似风轻云淡,实则若天地的气势。

    中年人目光在张幕身上多停顿了一秒,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才缓缓开口:“我是你们的武修导师欧阳明,接下来一年的修炼、试炼,都会由我带队。”

    “你们在场都是各地的天才,但那是过去,在我的手下,你们只是普通的学生,若不能达到我的要求,你们还是得离开。”

    不管众人变化的神色,欧阳明继续道:“我不喜欢浪费时间,给你们五分钟,将地煞班的规则、还有你们的同学全部记住,随后有三分钟完成相应的考核。”

    欧阳明看着温和,其实雷厉风行,话刚一结束,每个人战术手表便跳出相应信息,正是规则和其他同学的基本信息。

    对于普通人来说,几分钟记下这么多信息几乎是不可能,即便是在场的天才,也颇为困难。

    张幕精神强大,早就拥有过目不忘的能力,不到一分钟就将所有信息记下。

    他对天才班具体运行规则也了然于心,概括的话就是令行禁止、强者生存、弱者淘汰。

    每个人必须在规定时间内通过各项考核,并且有学分标准,达不到要求的话,即便修为足够,也会被淘汰。

    8分钟时间过去,第一次考核结束,有人神色不变,有人气急败坏,有人忐忑不安,光是记忆力这一响考核,就分出个三六九等。

    欧阳修看了下结果,面无表情道:“还算不错,有10个满分。”

    他没有说不及格的人,也没有说什么责备的话,而是点了一下战术手表,整个教室光线变化,场景变换,来到一处白玉广场。

    在白玉广场中心,一个老人正在盘坐,下一秒突然睁开眼睛,眸中射出精光,若一只展翅的飞鹰,化为一道道幻影在广场上晃动,速度快若闪电,难以捕捉轨迹。

    不到一分钟,老人再次出现在原地,盘坐在地上,看不到一丝凌厉迅捷之意,似乎很普通。

    接着,众人眼前一花,再次出现在教室中,欧阳明意味深长道:“谁能将刚才看到的武学施展一遍?”

    哗哗!

    不少人都没法淡定,这个要求太变态,那老师武学精妙无比,仅仅是看一遍,谁能将之学会?

    但真的有人站出,还是一个少女。她扎着马尾辫,肌肤莹白若玉,大眼睛精亮发光,穿着粉色短袖和黑色紧身裤,昂着头,迈着修长双腿走出。青春活泼的气质让不少男挪不开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