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2章 算计
    学校内一切日常事物都基本实现智能化,老师只在上课时才会出现,即便是办到也是对着一台机器进行。

    和萧怜溪分开后,张幕来到一栋巨大的建筑前,这里是武道部的教学楼,一个个神色精悍,步伐矫健的武者进进出出。

    在武道楼不远,边是显得奢华精美许多的异能楼,是异能超凡者修炼学习的地方。

    “好多强大的气息。”

    张幕赞叹,不愧是人类顶尖大学,一路上超凡四阶多如狗,超凡五阶也不时看到,天上甚至不时有超凡六阶飞过。

    他径直来到办到处,这里和第三基地市那个身份核定室差不多,一番检测后,他的信息再次更新,以后便有权在学校随意走动、选修课程、查阅资料等。

    看了一下发来的信息,自己理论课被分在一个虚拟班,而实战课则是在地煞2班。

    “明天10点,开学典礼,11点班级集合。”

    将两个重点记下,张幕便转身向药剂部走去。

    药剂大楼前的广场上有一群数百人人围着,似乎在看什么热闹,不时发出阵阵轰闹声。

    张幕本来是没什么兴趣的,他随意开了透视眼看去,脸色却是突然阴沉下来。

    人群中间,站在一男一女,男的身穿西装,神采奕奕,手持一只玫瑰,满脸深情。

    他面前的女子美色绝伦,此刻神色慌乱,想要离开,却是被人群挡住。

    “答应他……”

    人群起哄,男的笑嘻嘻,女的一脸羡慕,此刻表达的可是天罡班的绝顶天才,背景又无比深厚,在整个大学都是有名有姓的人物,可谓她门心中的最佳人选之一。

    在他们看来,能被其看中,完全是一种幸福,可以飞上枝头变凤凰,也不知这女子为何一脸不愿意。

    “怜溪,我从看到你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你,给我一个展现自己的机会吧。”

    青年诚恳道,配合一对翡翠般晶莹的双眸,让不少女人都心醉。

    萧怜溪摇头:“对不起,我已经有男朋友,还请你让开。”

    秦宿眼中闪过一丝意外,不过依旧不在意道:“没事,我可以等。”

    “哇……”

    人群又一阵轰闹。

    看到这些的张幕脸色越发不善,想到学校内不禁止争斗,便不再收敛气息。

    凌厉无比的气息,陡然从他身上释放,就像一柄出鞘的利剑,锋芒四射,让在场所有人都背脊一阵发寒。

    “给你三秒钟,马上滚开!”张幕目光若剑,洞穿虚空,落在秦宿身上。

    人群骚动,不由自主让开一条路,靠的近的一些人胆战心惊,骇然地远离张幕。

    他们有种感觉,若是这人出现,瞬间就能让他们四分五裂。

    萧怜溪看到张幕,脸上露出开心,小跑着过来抱着张幕。

    秦宿没有阻止,但嘴角的笑容微冷,静静看着张幕:“来了正好,他是我喜欢的人,你最好离开她。”

    “三秒时间到。”

    张幕没有回答,只有结果,他一手揽着一人,一手抬起点出。

    铮!

    剑鸣清脆又冰寒,在场所有带剑之人脸色大变,因为他们的配剑全部颤抖起来,似乎要向张幕飞出。

    空气扭动,刹那一柄真气长剑凝聚而出,对着秦宿射出。

    本来不太在意的秦宿,此刻瞳孔剧烈一缩,他能感知到这道剑气的恐怖。

    “见鬼,他修为不过宗师境,怎么能发出超越境界的力量。”

    开始还想教训张幕的秦宿想法大变,手中出现一柄玉剑,冰寒之气弥漫,当空斩下。

    叮!

    太极剑气和冰寒玉剑微微僵持,接着碎裂,秦宿接下这一招。

    可真有眼光的人知道,他靠的是元兵,落了些下乘。

    “剑修!”

    秦宿不敢置信地看着张幕,刚才他只是怀疑,但亲手接下一招,那剑气中锋芒的意志,让他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

    张幕竟是罕见将精气神合一,走上独特剑道的人!

    否则,怎么可能抵挡他堂堂大宗师的一击。

    “到是我看走眼,不过你现在对付一些普通大宗师还行,但在我的面前,还不够资格,能奈我何?”

    秦宿的话让不少人点头,天才大宗师和普通大宗师不同,况且还有顶级元兵在手,张幕终究是差了一个境界。

    “是吗?”

    张幕冷漠道,当即手一握,狂风暴雨般的力量爆炸开来。

    嗖嗖嗖……

    太极剑爆施展,九道剑气旋转射出,全部笼罩对方。

    秦宿察觉到危险,一指按在玉剑上,周身上百光点闪烁,一股股精纯真气疯狂涌入,虚空中的元气也受到吸引,尽数汇聚而来。

    玉剑剧烈颤抖,刺眼的洁白光芒扩散,曾经在秦阙手上施展过的剑盾出现。

    虚空扭动中,一柄寒冰小剑浮现,相比秦阙的十二柄,此刻在秦宿手下,密密麻麻达到七十二柄,组合为一柄二十多米的巨剑。

    张幕旋转的太极剑气扭为一股,也像一柄红白巨剑,拖着十多米长的尾巴,轰然和寒冰剑盾撞上。

    这次碰撞的声响,直接将地面炸裂,纷乱的剑气让广场一片狼藉,看戏的众人一退再退。

    烟尘渐落,秦宿面前依旧有玉光笼罩,六柄小剑将其周身丈内守住,没有受到一点影响。

    张幕有点遗憾,终究是差了一些,太极剑爆是他的最强攻击,但对方基本完美筑基的底子,加上更高的境界,顺利挡住了他。

    “你的这招很厉害,若是你能突破到大宗师,或许我都挡不住,可惜你今天还是要败。”

    秦宿踏着虚空,讥笑一声:“你是今天刚报道吧,学校的规矩可能还不太清楚,越级挑战,胜了固然奖励丰厚,但败一次,你也会倾家荡产。”

    人群中,一直没说话的秦阙哈哈一笑:“张幕,你不是很牛吗,刚一来学校就输一场,上千的学分看你怎么修回来。”

    围观的人这才想起此事,有些怜悯地看着张幕,超凡五阶越级挑战,胜了可得五百学分,输了可就要罚一千学分。

    学分可是很难得的东西,一个学生一年能修一百学分就不错,这人刚入学就负一千学分,基本在年中评估时会被开除。

    “战斗还没有结束吧?”张幕确实不太清楚,但没有关系,既然到了这个地步,全力以赴即可,或许能打败这家伙。

    “哈哈,你刚才是最强一击吧,连宿哥的剑盾都没破掉,还想赢?”秦阙捧腹大笑,似乎看到很可笑的事。

    在他看来,张幕各方面都不占优势,凭什么能赢?

    秦宿俯瞰张幕:“投降吧,不然等你趴下时,失去的更多。”

    此刻这一幕,乃是他专门设计的,一是为秦阙出一口气,二则确实想得到萧怜溪。

    在他算计下,张幕看到他表白萧怜溪,必会直接出手,形成挑战局面,接着会必输无疑。

    虽说中途有点意外,但依旧在可控范围内,因为他的最强攻击神通还没有施展。

    “你似乎忽略一件事,我还没有动用武器。”

    张幕瞥了秦阙一眼,手中突然出现一块金黄色板砖。

    “这是你的武器,别搞笑了行不,拿一柄剑出来也行啊。”秦阙看的一愣,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张幕低头一看,有点无语,这东西再没有注入真气前,确实有点平凡。

    但他懒得解释,倏然冲出,贴身杀向秦宿。

    “想近战?”秦宿冷笑,怡然不惧,手中玉剑一花,极致的冰冷气息让人血液都凝固起来,一道十米长的玄冰剑气凌空斩出。

    咔嚓!

    金黄光芒绽放,玄冰剑气当场粉碎,张幕手中的普通板砖,此刻变得灵光灿灿,轻易震碎剑气,一下砸在玉剑本体上。

    当一声,恐怖的力量差点让秦宿握不住剑,他连着后退数丈才讲力道卸掉。

    “你这是什么!”他吃惊于张幕的肉身,更震撼那块其貌不扬的板砖。

    张幕没有回答他,狂风暴雨般凶猛进攻,当当当几声,秦宿就被打得狼狈防御。

    “剑盾!”

    仓促之下,秦宿施展剑盾,轰一声两人才分开。

    他看向手中玉剑,晶莹的剑身此刻已布满蛛网般的裂痕,他暗叫糟糕,张幕那块东西居然是一道灵兵!

    “张幕,你不要脸,居然使用灵兵!”秦阙也看出问题,嫉妒道。

    “怎么,平时挑战比斗没限制兵器吧?他能使用顶级元兵,我为何不可使用一块普通的灵兵?”

    秦阙被问得哑然失声,因为确实没有这条限制,毕竟兵器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只要你有本事,就是拿神器战斗都可以。

    张幕讥笑地看着秦宿,“五百学分可是能节省我不少功夫。”

    “哼,以为有灵兵就能战胜我?”

    秦宿黑着脸,心中很嫉妒,因为他都没有灵兵,他都大家族之弟是不错,但只等他达到超凡七阶,家族才给灵兵,自己想买又买不起。

    “试试吧,或许是你赢呢。”张幕无所谓道,他手段用得差不多,若是再输他也没办法。

    两人的战斗,已引来不少人注意,一些人见他能拿出灵兵,有些意外,都在猜测他是什么身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