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7章 高品基因
    这种人太可怕,一旦放虎归山,想想都觉得恐怖。

    “他怎么破开阵法的!”狭长眼睛大宗师有点发蒙,此刻都有点没反应过来。

    “不知道。”魁梧人看着完全恢复的八门锁金阵,亦是想不明白。

    这元阵可完全是能量构筑而成,比物理上的合金都坚固得多,而且能迅速恢复,不管是攻击哪儿,都相当于面对整个元阵的力量。

    即便是这样万无一失的困阵,张幕依旧能破开,简直不可思议。

    甚至在离开阵法后,张幕似乎还施展了某种遁术神通,不然他不至于看不到一点痕迹。

    “在附近查找一下,看能不能找到一点有用的东西。”

    魁梧人无奈道,主动撤掉元阵,虚空中的金光空间消失,落出八个金色的圆盘,上面铭刻着复杂的纹路。

    这东西乃是阵盘,内部刻画着特定的能量回路,一旦激发注入能量,就可像一架机器的各个部件,组合起来便能迅速布置出元阵。

    可以说,这是修炼文明的结晶,涉及高深的能量学,只有最顶级的科技设备或者能人才可制造。

    也能看出,他们对于张幕有多看重,才会拿出这等阵容和装备。

    可惜,他们不知道张幕有万能的虚值,再厉害的东西在足够的虚值面前也形同虚设。

    几分钟后,八人都落在原本阵法的垂直下落之处,这里的泥土有些异样。

    “应该是遁地神通,这小子哪来这么多手段。”魁梧人有点头疼道,语气有些嫉妒。

    “看来只能下次抓他了!”狭长眼睛的大宗师有点不甘说道。

    “他似乎很在意那女人,可以在从那人身上下手。”另外一个宗师小心开口道。

    “经过此事,他多半会很警惕,只能等待机会了。”魁梧人叹息道,将蒙面拆掉,露出一张威严的面孔。

    若有认识的人在此处,就能认出他是陈家当代家主,陈兵玄,超凡六阶的存在。

    “总会有机会的,他不可能一直守着那女人。”另外一个狭长眼睛的大宗师也揭开蒙面,竟是杨家的另外一位大宗师杨金奇。

    其他六大宗师也相继露面,皆是杨家和陈家的高手。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这次没将他留下,下次就更难了。”陈兵玄看着地面,眼神有些阴沉。

    “为了我杨家想要的王阶功法,为了你们陈家想要的阴阳融合之道,再难也要捉住他。”杨金奇语气带着坚定。

    他们敢动手,就是推测出张幕修炼的功法不是来自于赤雷,完全不必有后顾之忧。

    一旦得到,杨家就有了成为千年世家的根本,陈家也能借此再进一步。

    几人说了几句后,陈兵玄想起一事,问道:“那个赌鬼先放掉,看能不能再利用一次。”

    “家主,那人死了。”一旁的一个宗师开口。

    陈兵玄眉头一皱:“怎么会死?”

    “那几个混混一时下手太重,加上本来利用得差不多,就没有留手。”堂堂宗师此刻说话很是忐忑,他察觉到家主似乎很生气。

    陈兵玄哼了一声:“一群废物,谁让他们杀了的?既然这样,那他们也不用活了,去处理掉,正好避免被张幕查到。”

    他到不太介意萧父的死活,这人能骗张幕一次就不错,所以并不指望有多少用,至于杀掉那些混混到是有必要的。

    对于张幕身后的赤雷,他还是比较忌惮的,不想故意惹麻烦。

    他们并不知道,在地下的十多米深处,即便他们都无法感知的地方,张幕正静静看着这一切。

    “果然是陈家、杨家,你们干得好,我记住了。”

    他的眼中闪烁寒光,将八人面目都记下来,才从一边退走。

    虽说因祸得福,将原本的所学融合为剑道修炼之法,但他却消耗得很严重,否则也不会耗费虚值逃走。

    甚至,若不是以六道剑气攻击阵法,让阵法的力量被牵掣不少,他那点虚值都无法破开一个出口。

    现在,花掉大部分虚值,他身上的虚值只有几千,要是再碰上这种状况,他就只能战到死了。

    “幕哥,我们安全了吗?”萧怜溪小声道,眼中满是对张幕的信任。

    “暂时安全,等我恢复一下,就能返回基地市。”

    张幕淡淡一笑,带着伊人上潜一些,躲在距离地面丈许的位置开始恢复。

    三个小时后,张幕基本恢复,甚至修为还增长了一丝。

    查看了一下,陈兵玄几人似乎放弃,已看不到一点影子,不过他依旧很小心,没有大摇大摆飞行。

    他想到一事,不愿隐瞒,开口道:“你父亲死了,在我们来的时候,就已气绝身亡。”

    正是因为这点,才让张幕察觉不对,因为一个要钱的人,不会将人质给杀掉。

    萧怜溪俏脸一白,纵然那个人不配当父亲,纵然她心中恨着,可却是她唯一的亲人。

    这种血缘上的羁绊,不是简单能割舍的。

    她曾经恨那个人,却依旧愿意为其生命而出卖自己的身体,可见她很在意。

    对于萧怜溪来说,这是一个有些残酷的事,代表着她会像张幕一样,成为一个孤独的人。

    所以,她还是哭了,哭得很伤心,十多年来的辛酸苦辣,都随着泪水释放而出,打湿了张幕的肩膀,还有他的心。

    “我会陪着你的,一辈子。”张幕柔声道,心中充满爱怜之情。

    两个孤独的心此刻联系在一起,组合成了另外一种群体,若再发展一步,那便是一个家。

    那必定是一个完美的的家。

    当回到原地时,兽吼声不断,野兽正在争抢残缺的尸体。

    地上血很多,残缺的部位不少,显然不是一个人。

    那些人果然杀人灭口,不想让他顺藤摸瓜。

    “真以为我不知道吗?”张幕冷笑,气势释放,聚集来的野兽全部夹着尾巴逃走,连一只虫子都不敢留下。

    这就是强者的气势,他的气势中还带着剑的凌厉,所有比他弱小的生命都无法承受。

    看着狼藉无比的地上,已找不到一点完整的尸体,张幕叹息一声,翻手一掌。

    轰!

    整个小山头轰塌,尸骨被掩埋,算是入土为安。

    抱着情绪忧伤的萧怜溪,张幕绕了一大圈,天黑才回到基地市。

    他刚安抚萧怜溪睡下,赤雷就出现在屋外,脸色有些不好。

    “有人对你出手了。”他开门见山,显然是得到一些消息。

    “对,是陈家和杨家。”张幕点头。

    “哼,一群鼠辈。”赤雷冷笑,不屑道:“只知道欺软怕硬,难怪越来越衰弱。”

    “可惜,没有证据,我也不好反击那些人。”他遗憾道。

    “老师,没事,以后有机会的。”张幕摇头,不愿麻烦赤雷。

    赤雷明白张幕是想自己解决,很是欣赏,关心地看着张幕:“你人没事就好,还有半个月就要开学,暂时不要出去了。”

    他没有多问哪怕半句的具体过程,而是只关心结果。

    “嗯,老师。”

    即使赤雷不说,他也不准备再乱跑,而是准备沉淀一些时间,将新融合的太极剑气继续完善。

    “到时和霓裳一起去吧,她也能带你熟悉一下学校。”赤雷拍拍张幕肩膀,“第三基地市真的太小,希望你能走远一些。”

    一声雷鸣,赤雷已不见身影。

    这种潇洒干脆的作风,让张幕越发敬佩。

    接下来的时间,显得很平静,张幕除去修炼外,就是参悟功法,或者陪萧怜溪。

    而萧怜溪经此一事后,变化不少,已然从其身上看不到一丝柔弱。

    在她醒来时,就发誓成为顶级药剂师,尽量不拖张幕的后退,原本的勤奋渐渐变为拼搏,让张幕有点无奈。

    似乎是受到刺激,萧怜溪的药剂配制能力忽然长了一大截,直接突破到中级水平,比他都提升得大。

    而且,萧怜溪身上隐隐多出一种气息,一种亲和万物的气息,光明神秘。

    “奇怪,是什么原因呢?”张幕思索着,有点摸不着头脑。

    忽然,他脑中灵光一闪,眼前浮现一个人影,发现怜溪的气息和娑的某种气息有些类似。

    “血脉之力?”

    张幕嘀咕,血脉之力,这是古时候的说法,现在叫做高品级基因,是一些强者将进化的基因传下来后形成的。

    这就是龙生龙,虫生虫,基因越优秀,后代一般越出色。

    能称为血脉之力的基因,都具备某些特殊能力,和灵体有些像,或者说灵体其实就是血脉之力的表现。

    在科学的说法上,高品基因分三品九等,凡品基因优劣会发育出不同的资质,灵品基因能发育出相应的灵体,更高的圣品基因只有超凡入圣的存在才能传下来。

    想到基因有显隐之分,一些人的高品基因需要特定时机才会表现出啦。

    张幕眼睛一亮:“难道是隐性基因!”

    “应该是,怜溪对药材有种天然的亲和,让她在配置药剂时很少出错,现在应该是这种能力得到开发,让原本的隐性基因得以激发。”

    “也有可能是其他原因导致隐性基因激发,一时无法确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