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6章 道
    张幕没有理会他,而是关切看着怀中的萧怜溪,苦笑道:“怜溪,你怕不怕?”

    “有你在身边,我不怕。”萧怜溪贴在张幕胸口,笑着摇头。

    她的笑容很美,就像一朵秀丽的海棠花,让张幕紧绷的神经微微一缓。

    萧怜溪没有去看敌人,目光只落在面前的男人,一时眼神有些迷离。

    过去的时光,像是电影般盘旋在心头,那个当初绝情冷漠的男人,那个宁愿冷眼旁观的男人,隐隐和现在抱着她的男人重合。

    “他当初不关心我,只因为我是陌生人,而当他在乎我时,便愿意为我抵挡一切。”

    萧怜溪心中很甜蜜,这是一个绝境,张幕在面对死亡时,依旧挡在她面前,此刻一个坚实的臂膀,胜过万千句承诺。

    一时间她没有一丝惧怕,反而心中平静,因为有人挡在她面前。

    能和心爱的人死在一起,这是天下所有人的愿望吧。

    张幕身体微微一颤,萧怜溪的一句话,让他心中浮出无限柔情,刹那间心中那片无根的落叶缓缓飘下,落在伊人的眼中。

    摸着伊人脸颊,张幕没有再说什么,下意识抱紧了一些。

    终于,他有一个要守护终生的人!

    一抹从未出现在张幕脸上的神色诞生,他在瞬间变化了一些,多了一些东西。

    原本处于下风的不安情绪烟消云散,张幕挺拔的身体就像一柄剑,锋芒毕露,不惧任何磨难。

    若是修为高深之人在此处,必然能看出张幕的状态,他找到了自己的道,一条愿意为之付出生命的信仰。

    守护,在这一刻,成为了他心中的道,守护所爱之人,将成为他武道修炼中最核心的观念。

    有了此道,一切的妖魔鬼怪,都无法动摇他的本心,除非是他所守护的东西破碎。

    “咦,这小子似乎起了一些变化。”

    双眸狭长的大宗师眼中一阵恍惚,在他的感知中,张幕的身影似乎高大了一些。

    “管他什么鬼,镇压了再说。”

    魁梧人有点不耐烦,堂堂大宗师,三招都没拿下一个后辈,已让他很是不满。

    “急什么,将他所会的一一逼迫出来不是更好?”

    狭长眼睛的大宗师面子上有点挂不住,随口找了个借口,再一指点出时,气息越发凌厉。

    显然,他也下了重手,不想战局太难看。

    金黄色巨指就像天神出手,当然超凡六阶的大宗师,在民智不开的旧时代,确实称得上小半个神仙。

    此刻,再次面对大宗师一击,张幕眼神变得古井无波,足以印照日月。

    剑心通明,张幕从慈航剑典和师妃暄身上所学习的一种心灵状态,在守护之道的引领下顺利地踏入。

    此刻他的心头毫无杂念,无数的武学奥秘闪过,只为眼前一指。

    这次,他不再用掌,避免被巨指所克制,而是同样一指点出。

    倏然,虚空中无数红白光芒在他指间凝聚,凌厉锋芒的气息绽放,瞬间一柄红白长剑浮现。

    剑气,才是最锋芒的攻击之一。

    这柄红白之剑,乃是他结合六脉神剑,慈航剑典的理念,糅合阴阳之气,融入自身的意志所成。

    这是他经历一个多月参悟,又临阵磨枪所创出的新神通。

    名为太极剑气。

    虚空波动,十丈内的空气都被刺破,红白真气流动,最终化为一柄丈长大剑

    铮!

    清脆的剑鸣响起,接着光芒一闪,点来的巨指和大剑接触,只听得嗤一声,之前需要三式如来神掌才能抵挡的巨指,竟被剑气切开。

    这一剑,锋锐如厮。

    六个宗师,两位大宗师,都被这一幕惊呆。

    到底谁才是大宗师?

    当事人狭长的双眸瞪大,阴柔的声音变得尖锐:“小子,你怎么可能破掉我的劫灵指!”

    魁梧人眼神凝重地看着张幕,沉声道:“剑气?可也不该如此厉害。”

    张幕嘴角微扬,他将精气神皆融入剑气中,可以说这一道剑气,将他所有能力都发挥出来,怎么会不厉害?

    要知道,他的灵念,可是堪比超凡六阶的大宗师,加上真气和意志的威力,这人的指力挡不住纯属正常。

    其实,他也有点庆幸,刚才的一剑,不过是他初步尝试,结果运气不错,在压力之下,他成功了!

    现在,他不再是纯粹的武修或者念力者,或许该叫他剑修。

    一个糅合气剑和意剑之道的剑修,一个自己开辟出适合自己的剑道修炼者。

    几个拘泥一个小地方的世家之人,哪里知道剑修的存在,发现张幕具备大宗师的战力,一时都觉得无比古怪。

    看到几个宗师脸上的慌张,魁梧人冷哼道:“管你有什么手段,即便你能越阶对战,依旧逃不掉!”

    他说完话,手中出现一把乌金大捶,烈火般的真气注入,锤上顿时冒出灼热的火焰,让方圆十米的空气都扭曲起来,可见温度之高。

    “吃我一锤!”

    魁梧大汉将火焰大锤挥下,轰的一声巨响,虚空一震,一尊火焰构成的庞大火锤飞出。

    张幕只觉呼吸一滞,口鼻间都是灼热的气息,急忙加大真气输出,保护萧怜溪不受伤。

    太极剑爆!

    张幕对着丹田一拍,眉心发出刺目蓝光,无数的真气涌出,瞬间他就变为一柄红白色太极剑。

    下一刻,以他为中心,数道剑气旋转飞出,风暴一般射向四面八方,正是结合太极爆而变化出的剑气攻击神通。

    嗖嗖嗖!

    一道道不弱于刚才的剑气射出,足足发出九道,其中两道迎向火焰巨锤,剩下的每一道都攻向其他七个方向。

    两个大宗师还好,而六个宗师却是吓得脸色一变,实在是对张幕之前那一剑的威力心有余悸。

    躲不过!

    这是他们的想法,六人皆往后一退,真气涌出,让阵法挡在面前。

    八门锁金阵一颤,金光大放,阵法壁障一阵扭曲,却没有破开,顺利挡住剑气,可见确实有抵挡超凡七阶超级大宗师的能力。

    狭长眼大宗师接了张幕一剑,忍不住后退数丈,受了一些轻伤,心中骇然无比,若张幕全力攻击他,九道剑气或许会让他死。

    魁梧人手持灵兵,最为轻松,挥锤荡开余波,正要嘲讽一句时,原处哪儿有张幕的影子。

    只见所有人都没注意的某处,坚不可摧的八门锁金阵,不知何时出现一个尺宽的小洞,正在缓缓地愈合。

    洞口中,隐隐传来张幕的声音:“几位今日之恩,张某来日必报!”

    他急忙向阵外查看,不管是荒芜的山丘附近,还是天空中,都根本没有人影。

    张幕不知用何种手段,直接逃走了!

    几人脸色全部都难看无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