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4章 身份核对
    在这个世界,他多了一个牵挂的人,这是一种奇妙的感受,是以前从未有过的。

    萧怜溪脸色有些红,她喜欢被张幕紧紧抱着,想这样一辈子不分开。

    两人说了一些话,才将感情压下,一起向天眼大楼而去。

    天眼大楼,乃是专门为联邦呃人工智脑天眼所建的,天眼替代旧世界的法庭、鉴定机构,可审定案件,鉴定真伪,是当今最受人接受的智能管理程序。

    大学报名的身份核定就是在这里进行,在大楼之中,有人类最先进的探测仪器,会采集学生最新的生命数据、精神波动,避免有异类混入。

    大学是人类精英聚集的地方,最为忌惮异类的混入,不然会导致巨大的损失,比如机密的资料外泄、谋杀天才等威胁人类生存发展的恶劣之事。

    所以,这是一道不得不进行的程序,即使是他也不能避免。

    两人下车后,一栋独特的建筑出现在广阔的大地上,附近没有其他多余建筑,只有天眼大楼!

    这大楼的外形是一只巨大的金色瞳孔,高度超过百米,充满公正、威严的气息,乃是每个基地市标志性建筑之一。

    即便今天是核定时间的最后期限,大楼前依旧人来人往,除去学生外,还有不少是为其他事而来。

    张幕和萧怜溪静静随着人流,踏进大楼之中,内部分为无数房间,从下往上,可处理简单到复杂的鉴定、判别问题。

    “滴,请张幕同学,前往ts187鉴定室进行报名核定程序。”

    “滴,请萧怜溪同学,前往ta009鉴定室进行报名程序核定。”

    两人战术手表和天眼连通着,刚进来就收到各自的消息,张幕温柔道:“等会儿在这集合。”

    “嗯。”

    话虽不多,却能看到彼此眼中的在意,两人的感情,不经意间又进了一步。

    ts187鉴定室,张幕坐在一台白色的仪器前,无数金属触手伸出,贴在他的头部、手部、胸口,采集基本的生命数据。

    屏幕中,一串数据跳出:“滴,基本资料更新中……更新成功。”

    “张幕:正宗华夏血脉,无异常现象。”

    “精神波动记录中,记录成功。”

    “基因序列重新检测……检测成功。”

    “指纹、瞳孔数据收录中……收录成功。”

    随着机器嗡鸣,一条条新数据跳出,全部都是他最新的身体情况。

    “滴滴!”

    忽然一条红色数据出现,吸引了张幕的注意。

    他的脸色微变,只见屏幕中最新一条文字跳出:“检测出存在克隆特征,正在查找相关数据……”

    “未存在同基因第二克隆体,根据联邦法律,具备公民所有权利。”

    “根据联邦条例,禁止同种基因再次克隆,请张幕先生注意个人资料安全,避免有第二位克隆体伪装取代,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张幕眼睛一眯,这才想起这具身体是克隆人,若有人用他的基因继续克隆,很容易骗到其他人。

    这件事要解决一下才行。

    “滴,资料收集成功,正在保存,保存成功。”

    “正在了解华夏大学招生资料库,资料上传中,上传成功。”

    “符合华夏大学报名条件,准许报名。”

    “滴滴,由于你具备克隆人特征,华夏大学将限制所选专业。”

    张幕没料到还会有歧视,心中顿时很不爽,虽说目前克隆人具备基本的权利,却依旧受到一些不公平对待。

    这就是横亘存在的性别歧视,年龄歧视一样,让人觉得无可奈何。

    “我能选择哪些专业?”张幕沉声道。

    “以下专业可选择。”

    屏幕中跳出相应的资料,大部分都是灰色,表示无法选择。

    好在排在第一的武道修炼类没有被限制,限制的都是一些技术、现代武器类的专业。

    他冷着脸选择武道修炼,结束核定后,转身便离开,肚子里憋着一股气。

    “总有一天,要把这个该死的克隆体制全部拔掉。”

    张幕喃喃道,语气很坚定,克隆制度早就该消失,现在依旧在偷偷进行,几乎都是为了某些人的利益,全然不顾克隆人的感受。

    回到约定的地点,等了一会儿,萧怜溪满脸笑容出现,显然已成功通过。

    “幕哥,我有件事……”萧怜溪开口,想要说什么,一阵急促的提醒声从她纤长玉臂上的战术手表传出。

    她的脸色不自然起来,能这么直接提醒她的,只有一个人,她那个父亲。

    “接吧。”张幕点头,毕竟是萧怜溪的父亲,再如何混蛋,有些东西是割舍不掉的。

    萧怜溪点开通讯,只有一段嘈杂的声音,接着忽然一个惶恐的男子声音出现:“小溪,救我。”

    “嘿嘿,听说你这个父亲很混账,你要不要管他呢?一个小时内,不带着一百万来这个地方,我们就帮你除掉这个烦恼。”

    随后阴冷的声音让萧怜溪慌张起来,有些不知所措地捏着小手。

    “他一定又去赌博了,欠了别人钱被留下。”萧怜溪喃喃自语,乞求地看着张幕,“幕哥,救救他吧。”

    “最后一次。”张幕只说了四个字,这种人赌瘾不戒,只会三番五次拖累萧怜溪。

    他拉住萧怜溪的手,快步来到外面,叫上一辆出租飞车,向目标点赶去。

    绑架萧父的人约定在基地市外碰面,显然是见不得光的人,不过张幕不太在意,多半是一些三教九流之人,欺负一下普通人而已。

    他陪同过去,给一些钱将事摆平,再过几天带萧怜溪离开这里,以后就和那人彻底脱离,不能再让其拖累萧怜溪。

    来到基地市外,张幕带着萧怜溪向西边飞去,碰面地点在十里外,很快就看到山头站着十来人,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男人被绑得死死扔在地上。

    “爸爸……”萧怜溪看着地上狼狈无比的中年人,既心疼又怨恨,感情复杂莫名。

    张幕随意看了一眼,都是些超凡一二阶的人,不管是用钱还是用暴力,都能轻易解决。

    从天上缓缓落下,张幕刚踏在地上,忽然察觉有点不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