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2章 遁地神通
    对他来说,慈航剑典最有价值的就是一些理念,一些对剑道的感悟,颇为精妙独到。

    “什么想法,能说一说吗?”婠婠声音软嗲嗲的,让人骨头都听得酥软。

    张幕却不买账,摇着头道:“剑典和你修炼之法不符合,说出来对你没多少好处。”

    不管婠婠幽怨的眼神,张幕沉吟道:“走吧,带我去阴葵派看看你修炼的天魔策。”

    见到张幕微沉的眉头,婠婠识趣地没再多说,她现在是人质,若是不知身份乱来,她相信张幕不会客气的。

    两人不快不慢前行,张幕开始考虑其他任务,寻思如何才能早点完成。

    “不死印法和九字真言都涉及两个人,想让之传给我怕是有点难。”

    张幕心中嘀咕着,很是头疼,相比几个分任务,天下第一反而简单一些,因为可以用暴力解决。

    “怕不是短时间能完成。”张幕心中暗叹,让石之轩和真言大师将两门绝学传给他一个陌生人,难度可不小。

    婠婠见张幕似有心事,生出好奇,试探道:“我有什么能帮你的吗?”

    真是一个聪明伶俐的女人。

    张幕心中飘过这个念头,并没有回答,这些事本来就是秘密,无法对外人多说。

    “滴!提醒宿主,外界本体陷入危险,请及时准备返回。”

    一声机械的声音让张幕脸色大变,知道是有人发现藏在地下的他和娑,此刻怕是在挖地逼他们出去。

    张幕急问道:“外界还有几秒钟能伤到我?”

    “最多1秒钟。”虚的声音没有一点感情。

    “按照十万倍的流速,岂不是我只能再待一天。”

    “怎么如此快就发现我们,真不是时候。”

    张幕咬咬牙,转身一把拉住婠婠,不再管真气消耗,忽然开始凌空飞度。

    “你能飞!”婠婠衣袂飘扬,看着不断远离的地面,不可思议地瞪大绝美的眼睛。

    “有问题吗?”张幕没有心情解释,外界危险被迫他离开,那些虚值可就没机会得到。

    这让他很心疼。

    此刻不计消耗飞行,就是为赶路去观看天魔策,在最后一天内完成一个分任务,多得一些虚值。

    “可恶啊,我就说当时为何会有心悸感,原来真的有危险。”

    张幕想起当初的情形,他本来顺利做到胎息,能以真气模拟氧气分子替代呼吸。

    这本是一件喜事,他却反而心神不宁,所以才决定耗费元石开启试炼。

    没想到,预感成真,现实世界不到半分钟,就被敌人发现。

    他估计,那些人肯定是在一寸寸搜寻,才会花了几个小时,难怪一直没有离开。

    想清其中的一些东西,张幕的不爽散去不少,既然不能强求,便只能争取放当下了。

    天空中,婠婠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她感受着狂风从身旁吹过,随手便可触摸到白云,低头看着大地上渺小的万物,此等别样的体验,让她下意识笑出来。

    她的笑声清脆,就像一个可爱的小精灵,让张幕的烦恼都烟消云散。

    “你是神仙吗?”婠婠羡慕地看着张幕,飞天遁地,一直都是神仙人物才能做到的事。

    “说是神仙也过得去,其实在武道强大的一定地步,自然就能做到我这般。”

    张幕心情变好,随口谈起凌空飞度的一些诀窍。

    武者修的是丹田穴窍,身体内就是一个独立的小天地,真气就是这个天地的能源,神通功法就是这个小天地的运行规则。

    起初,内部的小天地只能依赖外部的大天地生存,但当强大到一定地步时,就像鸟儿长上翅膀,只要能抵消重力,便可拥有凌空飞行的能力。

    “你若想飞,至少得以真气托起你的身体,你比较轻,应该比一般人更容易实现。”

    张幕开了个玩笑,赞叹婠婠身材苗条轻盈。

    婠婠乃聪慧之人,怎么会听不出,一时小脸有点发红。

    同样的话,放在不同人口中有不同效果,对她来说,张幕这个天下第一的赞美非常有分量。

    半个时辰,张幕就飞行数百里,简单恢复一下后,才来到阴葵派的地盘。

    本来阴葵派还想对付张幕一番,可见到他若神仙一般带着婠婠从天而降时,不由想到那冲天而起的水龙,心神畏惧无比,再也不敢乱来。

    很顺利地,张幕看完天魔策,对一些偏门之道了解不少,武道境界越发精深。

    可惜,没有机会去寻找这个试炼世界的终极武学战神图录,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

    在婠婠有些异样的目光中,张幕离开阴葵派,还有最后一个小时,张幕来到一间酒楼,叫上一股美酒,一桌美食,享受狂风暴雨前的一时宁静。

    微熏中,张幕离开酒楼,淡淡的微风中,他的眼睛越来越亮,抬头看了这个世界的天空一眼,暗道:“回归吧!”

    意识微微一阵模糊,似乎过了很久,实际仅仅一瞬间。

    虚罗之门的神秘,可见一斑。

    张幕眼中精光闪过,已回到现实世界,周身的泥土正剧烈震动,娑依旧被他抱着,神色有些难看。

    轰隆!

    凌厉的气息让他凛然,接着头上的泥土就像被一刀劈开,遍体生寒。

    念力撑开的狭小空间中,几缕头发飘落,外面那恐怖的刀气,隔着二十多米的泥土,竟依旧伤到他的头发。

    张幕的念头散开,发现头上的泥土被人斩开,露出十多米深的裂缝,新的一刀已斩下。

    挥刀的是一个黑衣中年人,恐怖的气息让他心神颤抖,看来是比黑水更厉害的人出手,多半就是其父黑牙。

    这种资深超凡七阶的超级大宗师,不过是他还是娑都不是对手。

    张幕想都没想,当场兑换遁地神通,一股特殊的力量下,泥土变得松软,恐怖的压迫消失不少,在刀气侵入时,带着娑往旁边横移。

    噗……

    耳边泥土被切开的声音让张幕有点庆幸,若不是虚提醒,他估计会被一刀分尸。

    “咦?还能跑!”

    地上的黑衣中年人讶然,但很快脸色变为冷笑:“天真,能躲本尊几刀?”

    一道漆黑的刀影,不过寸长,能量凝聚得可怕,从众人人手中挥出,刹那间虚空都在扭曲,噗一声便斩进大地。

    张幕诡异一笑,真气涌出一阵奇特力量,原本坚固的大地在他面前,变为水流一般,轻易就向下沉去三丈。

    又是十米,超过三十米深的距离,这次即便是黑衣中年人恐怖的刀气也没能抵达。

    黑衣中年人先是愕然,接着不信地怒吼:“遁地神通,怎么可能!”

    他的气息爆发,大地都一震,附近泥土被炸得乱飞,可见此刻怒火多猛。

    中年人发泄一番后,才阴翳地看着被他斩出的幽深裂缝,喃喃道:“一个小小的宗师居然会遁地神通,难道他是土灵体?”

    不说中年人,即便是眼光很高的娑,此刻也愣愣看着张幕,在刚才她都想着逃离,没想到张幕还保留这个能力。

    呆了良久,娑才幽幽开口:“你既然会遁地神通,为何之前不逃?”

    “之前还不会,被逼之下才成功的。”张幕只能半真半假道,他总不能说这是用虚值临时兑换的能力。

    此刻他心中有些喜悦,预先就想过解决办法的他,直接花费30万虚值兑换遁地神通,现在看来并不亏。

    可以说,这简直就是逃命的顶级神通,连超凡七阶的超级大宗师都奈何不得他。

    “你没有土灵体却能修成如此难的遁地神通,连我都有些佩服了。”脱离危险后,娑眉心的光芒收敛,怔怔看着张幕,心中无法平静。

    遁地神通,她有修炼之法,但即便以她的修为和悟性,也根本没能成功,反而是境界差她不少的张幕修成。

    这还是那个连胎息之道都需要她指点的人吗?

    忽然间,娑不由对张幕生出好奇。

    她从小天赋奇高,天生奇经八脉具通,更是难得一见的风灵体,六岁开始修炼,一年便成为武师,三年成就宗师,十三岁突破到大宗师,十八岁便达到超凡七阶的超级大宗师境界。

    这种速度和天资,在整个地球都能排上号,却依旧没有修成五行遁行神通中相对简单的遁地神通,否则岂会如此震惊。

    张幕却不在乎这点虚荣,直接不客气道:“我这可算又救了你一次,是不是该给一些报酬?”

    刹那间,张幕刚在她心中建立的形象直接崩塌,娑皱眉道:“你想要什么?”

    她有些不舒服,张幕怎么如此现实,从遇上这人就没占据一点优势,之前是元灵果,现在又要报酬,真是不客气。

    “你那把剑不错。”张幕眼珠一转,张口就是所看到的娑身上最有价值的一件宝贝。

    娑没好气道:“不可能,风一剑是我的本命灵兵,没法给你。”

    “那传我我风之真意如何?”张幕退而求其次,要求另外一个不错的东西。

    娑这次没有立马反对,认真思考了片刻,同意道:“可以,但我只会传一次,能不能领悟看你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