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1章 初闻天道
    看着门派精英一个个死在面前,祝玉妍悔恨不已,颤声道:“你要怎么才肯住手?”

    张幕停手,开口道:“将天魔策拿出来让我看一下。”

    他本来还没想打天魔策的注意,结果被人找上来,他自然不会放过。

    祝玉妍有点为难,但看到张幕布满杀机的手指,不得不点头:“没问题,我派的天魔策可随你观看。”

    “算你识相。”

    张幕停止杀人,没有现在就去观天魔策,避免有意外发生,而是看向一边受伤在地,楚楚动人的婠婠。

    他莫名一笑,一晃来到其面前,在其反抗前就迅速封住其穴道,一把拉着婠婠胳膊,轻功展开,飞入一边密林中。

    “等几天我会带她来贵派,希望你们能信守承诺,好自为之吧。”

    不容拒绝的警告让祝玉妍脸色难看到极点,想要追上去,却浑身无力,不小的伤势让她根本无法剧烈行动。

    另外一边,张幕仅凭借肉身力量,依旧可在树林中轻松前进,带着婠婠赶了上百里路,才停下来休息。

    他带走婠婠,自然是将之当做人质,免得阴葵派翻脸不认人,他可不想再去打一场,特别还是在别人的老巢中。

    “不想吃苦头就老实待着。”瞥了婠婠一眼,张幕开始打坐恢复修为,任由婠婠站在一边。

    婠婠嘴角带血,就像一朵洁白的花儿染上一丝异色,格外的鲜明,配合一双勾人的双眸,怕是男人看到都想将之揽入怀中怜惜。

    她充满灵性的眼珠转动几下,浮现几丝无奈,此刻他提不起一点真气,根本没有把握逃走。

    “看来他也是强弩之末,可惜我们还是败了。”

    婠婠心中幽幽一叹,觉得很遗憾,若他们能再坚持一会儿,境况将会全部反过来。

    此时,她受制无人,不敢妄动,只能静静待在一边。

    在张幕恢复时,附近淡薄的元气很快被他吸纳一空,勉强恢复了三成,接下来得慢慢来才行。

    睁开眼睛,纵然已见识过婠婠的美貌,依旧免不得一阵惊艳,张幕迅速压下异样,起身道:“你先跟我去杀一个人。”

    他也没说杀谁,婠婠也没有多问,主动跟在张幕旁边,至于心中如何想的,张幕没那个闲工夫去多管。

    两人向东南行去,一路上,婠婠都表现得很配合,不,是配合得有点过头。

    婠婠就像一个贤惠妻子,乖巧地跟着张幕,让一些外人都以为他们是夫妻。

    “你不必这样,只要你不乱来,我不会对你动手。”张幕有点无奈,有道是英雄难过温柔乡,婠婠表现出的某些东西太让人难以抗拒。

    “我不漂亮吗?”婠婠眨着眼睛,笑眯眯道,她发现张幕似乎很怕她过于亲近呢。

    “漂亮。”张幕点头。

    “你不喜欢我吗?”

    看着歪头询问,眼中带着古灵精怪之色的婠婠,张幕有点头疼道:“漂亮不代表就要喜欢,这两者没有必然的关系。”

    “看来你喜欢净斋的师妃暄。”婠婠赤着小脚,就像一只完美的精灵。

    “不喜欢。”张幕依旧摇头,“我觉得你不该关心这些事。”

    “怎么,你要让我不说话吗,可以啊,只要你要求,我保证不说一句话。”婠婠仰着头,动作优雅动人,距离张幕很近,都能闻到阵阵馨香。

    张幕不自然地退了一步,避开婠婠让人心动的一面,“你没必要这样,我不会喜欢你的,更别妄想诱惑我,让我成为你们阴葵派的人。”

    婠婠噗呲娇笑,她一想起张幕杀人不眨眼的模样,和此刻拿她没办法的样子,就觉得很有趣。

    张幕不想多说话,加快速度,不给婠婠太多机会。

    一周后,扬州某处大乱,源头来自于当今皇帝被刺杀。

    原本还能活一段时间的皇帝,因为一个诺言,被张幕给杀掉。

    跟在他身边的婠婠再次见识到张幕的胆大和手段,似乎这天下没有让其害怕的东西。

    “走吧,先去慈航净斋看看剑典。”

    张幕安然无事带着婠婠离开扬州,在他离开后,天下彻底大乱,群雄开始逐鹿中原,争夺下一个皇位。

    这些都和他没有多少关系,他眼中只有任务,或者说只有虚值,若不是还有不少虚值未得到,他都结束了这次的试炼。

    慈航净斋,张幕的到来让整个宗门都严阵以待,一派风声鹤唳的景象。

    大门处,梵清惠看到婠婠,眼露杀机道:“妖女,你敢来这儿!”

    “我让她来的,你要怎样?”张幕皱眉,这女人反应没必要这么激烈吧。

    “哼,阴葵派和我宗势不两立,我们只答应你进入宗门观看慈航剑典,并不包括这个女人。”

    梵清惠冷冷看着婠婠,没有一点好感。

    “张大哥,我不进去了,你快去快回吧。”婠婠温柔地抱住张幕的手臂,显得很体贴。

    她的动作让众多慈航净斋的人有所误会,皆是脸色不善地看着两人,开始怀疑张幕和阴葵派是不是有关系。

    张幕有点后悔带上婠婠,真是一个会利用一切时机的女人。

    他拉开婠婠的手,警告道:“安静一点,待在这等我。”

    说完,他独身一人踏进慈航净斋,淡淡道:“现在总行了吧?”

    “可,跟我来。”梵清惠没有理由阻止,不然又是一场大战,她已没有信心以围攻战胜张幕。

    一个时辰后,张幕离开,看不出有什么变化。

    梵清惠看着张幕的背影,不确定道:“他若修剑典,会不会走火入魔?”

    起先她觉得地尼所创造的剑典,乃是专门为女子所练,男子修炼多有走火入魔的可能,但见到张幕平淡的表情,她就无法确定了。

    走远的婠婠看着沉默不言的张幕,好奇道:“剑典好看吗,传闻宁道奇观剑典吐血而退,你不会也吐血了吧?”

    张幕知道婠婠是想探听一些剑典的秘密,并不透露太多:“一部剑道修炼之法罢了,还没有那么厉害。”

    他顿了顿:“不过,里面很多理论,特别是以剑道追求天道的想法,让人大开眼界,确实是大智慧之人创造出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