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0章 晚了
    “既然被阁下看破,小女子这就出来。”

    片片碧绿的树叶微微摇动,其间飞出一个女子,一个容貌气质不属于师妃暄的女子。

    半空中的她,衣带飘飘,身姿婀娜,乌黑的秀发,雪白的肌肤,一对眸子若精灵般美丽,让人生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天下竟有这般完美的女子。”张幕惊叹,眼中没有一丝邪念,只有欣赏之色。

    女子落在地上,低身行礼道:“妾身婠婠,张少侠有礼。”

    “侠我可当不起,说吧,你偷偷跟着我,想干什么?”张幕此刻已不会轻易被美色影响,目光很平淡。

    “想请少侠加入我们阴葵派,一起改变这个天下。”婠婠没有卖关子,柔声说道,让人似乎心甘情愿为其做任何事情。

    “没兴趣!”张幕转身迈步就走,他还有事要做,不想多耽搁。

    嗖嗖……

    破空声响起,几个人从密林中跳出,拦在他的面前。

    带头的女人开口:“在下阴葵派掌门祝玉妍,阁下不必急着走,还是留下来好好思考一下,我们很有诚意的。”

    祝玉妍的语气郑重,更带着一丝强迫。

    “滚!”

    张幕若还看不出问题,那他就是傻瓜了。

    “阁下既然不肯加入我们,为以后江湖平静着想,我们只能请你去做客了。”

    带头女人脸色一沉,素手对着地上一按,哗啦啦的声响中,近百蒙面人出现,将张幕死死围在中间。

    “你和慈航净斋的人战过一场,还能和我们再战一场吗?”

    祝玉妍意味深长道,他们研究过张幕,敢来埋伏张幕,就是利用这点来胁迫张幕。

    在他们看来,张幕和人恶战一场,消耗必然会的非常大,此刻必然处于虚弱状态,正是他们的机会。

    看到不少人眼中的杀机,张幕嘴角上扬:“有意思,看来你们更想除掉我,就不怕赔了夫人又折兵吗?”

    张幕眸子冒出寒光,他怎么会猜不出这些人的打算,当今的江湖,他们本是顶级的存在,哪能容许有人凌驾于他们之上,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消失。

    显然,这些魔教的人更喜欢这种直接的办法。

    “阁下真不愿加入我们吗?一旦你加入,就和最高层平级,到时候财富、美人应有尽有。”

    祝玉妍诱惑着说道。

    “真的吗?那我要她,还有你们的位置呢?”张幕指着婠婠,一点也不客气。

    刹那,不少人便脸露不满,显然这是不可能的,所谓的好处,并没有一点用处。

    张幕不屑道:“尽说一些空话,动手吧,看你们有没有能力留下甚至杀掉我。”

    他强硬的态度让祝玉妍生出怀疑,但其不愿放过这个机会,再如何也要试一番。

    “动手!”

    祝玉妍拔剑刺来,诸多魔道高手亦同时杀出,招招都是狠辣的招式。

    特别是祝玉妍和婠婠,两人修炼天魔策上的功夫,招式诡异多变,让张幕都有点心惊。

    嘭嘭几声闷响,三个稍弱之人被张幕拍飞,其中一人当场内脏碎裂死掉,让下手的众人心情发沉。

    他们没料到张幕还能发出如此迅猛的反击,一时有点惧怕浮现,因为同伴的死就在面前。

    “别分心,机不可失,这次定要拿下他。”

    祝玉妍手掌千变万化,气势诡秘,实力不下于宁道奇多少,正全力攻杀。

    婠婠衣袖中丝带挥出,就像一条灵活的长蛇,一转便卷住张幕的腰身,想要束缚张幕的行动。

    可下一刻,她俏丽的容颜顿变,接着撕拉一下衣袖断掉,露出洁白无瑕的玉臂,身体忍不住后退,因为一股巨力透过断裂的丝带传来,让她忙于应付。

    “这次真气是真有点枯竭了!”

    张幕将众多招式挡住,丹田传来阵阵空虚,让他心情有些不好。

    “尽快解决。”

    他下定决心,下手越发不客气,一旦有机会就是杀手,转眼又有五人受伤一人死掉。

    咔嚓。

    一颗大树被人撞断掉,那人落在地上吐血不停,一时无法站起来,附近不少人哀嚎,原本密密麻麻围攻张幕的人,已然倒下一半。

    相比慈航净斋,阴葵派更加不要脸,更是摆出独特的阵型,一副不把他耗死不罢休的模样。

    在外界,战斗时恢复勉强能赶上消耗,能坚持大半天时间,但在这里由于恢复远远比不上消耗速度,他的真气逐渐见底,再过一刻钟就会陷入真气不足的状态。

    到时,他就只能依靠**和念力,不至于太危险,但并不是一件好事。

    “找个有水的地方。”

    张幕眼睛一动,想到一个省力的方式,他拥有的御水化龙神通,在水中施展的消耗非常小。

    在场没人能单独挡住他,不着痕迹地,他带着战圈移动,不知不觉来到一处山间小潭前。

    感受了一下,丹田的真气足够施展一次御水化龙神通,张幕不再迟疑,强行冲破数人,来到潭水前,一掌拍下。

    “给我起!”

    丹田的真气按照特定的方式流出,和潭水融合,接着大部分潭水莫名晃动,一阵低吟出现。

    就像是龙吟,响彻在山间,接着潭水冲天扭为一股,化为一条雪白的长龙。

    吼!

    水龙盘旋,龙头在空中一转,以张幕为中心,所有人都被撞飞,根本没有人能抵挡。

    惨叫闷哼不断,水龙摇头摆尾,所有人吐血,向四面八方摔去。

    哗啦啦!

    水龙将能量释放后,化为一阵雨水撒落,让方圆百米都被淋湿,露出山脚下一个见底的小潭。

    呼呼……

    张幕深深喘了几口气,和见底的小潭一样,他丹田的真气也见底,只保留维持境界的最低量。

    他抬头看着狼狈的阴葵派众人,嘿嘿一笑:“看来你们没那个实力啊!”

    噗!

    一人的脑门出现一个血洞,张幕点出的手指挪动,又一道劲风射出,将另外一人杀掉。

    这些人被他御水化龙震成重伤,几乎都成了待宰的羔羊,哪里能逃脱。

    “住手!”祝玉妍急迫道:“我们认栽,保证今后不打扰阁下。”

    “晚了。”张幕面无表情,手指就像死神,指向哪个人就是一具尸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