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8章 得舍利
    师妃暄转过一条街,跳进一间茶楼,看着里面数人道:“师傅,他确实能找到杨公宝藏,我们可先跟着他。”

    她曾暗中传递消息让人不要相救,想要联合众高手,一起对付张幕,并抢夺杨公宝藏。

    此刻她说话的是一白衣尼姑,这个容貌出色,却削发为尼的人正是她的师傅梵清惠。

    茶楼之中,除去慈航净斋的众高手外,连净念禅宗了空、四大护法金刚也都在,目标皆是张幕。

    跃马桥旁,张幕转了几圈,利用透视眼和念几力,逐渐将宝藏的位置确定。

    “有很复杂的机关,可惜我不走寻常路。”

    张幕嘀咕一声,找到一个最薄弱的位置,真气吞吐将地面泥土震出,形成一个可通过的通道。

    他选择的位置比较偏僻。一时没有注意,十多个呼吸后,一截石板出现,咔一声被他破开。

    落在漆黑的内部,张幕转身看了几眼,假宝库根本没影响到他,很快就找到邪帝舍利的位置。

    他手指冒出剑气,对着眼前的石头璧划下,坚硬的石头像是豆腐般被切开,根本挡不住他。

    嗖嗖嗖!

    张幕破开的洞口处,一个个人影出现。

    “好凌厉的真气!”

    了空吃惊地开口,他由于张幕抢夺和氏璧,巨大的屈辱让修炼数十年的闭口禅都破掉。

    “他似乎不知道进入的办法,但又是如何确定宝藏具体位置的呢?”梵清惠看向徒弟,希望能得到答案。

    “不清楚,他很多手段都很奇特。”师妃暄摇头苦笑,询问道:“我们还要不要跟下去?”

    “不必,我们简单探查一下即可,他一人不可能将宝藏搬空的。”

    梵清惠很忌惮张幕,准备再看看情况再说。

    几人听到有脚步声靠近,彼此看了眼,倏然向四周散开,随后一些江湖人士出现,都是随着他们的指引过来的。

    “哈哈,杨公宝藏是我的!”

    有人得意一笑,来到张幕打开的洞口,径直跳下去。

    其他人也都眼睛发红,争先恐后跳下去,一时间小小的洞口都不够,被一群人扩开不少。

    对于地上热闹的场景,张幕只是冷冷一笑,反手将通过地方震塌,不想有人打扰他取邪帝舍利。

    沿途遇到的各种宝贝,张幕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邪帝舍利。

    甚至邪帝舍利都不太被他看中,他更看中的是虚值,那才是最有价值的东西。

    一面面墙壁在张幕面前被破开,这种破坏式的探宝,估计建立宝库的人都没能料到,一切的机关都成了摆设。

    “找到了!”

    张幕出现在宝库深处,眼中精光一敛,对着某处拍出。

    轰!

    石板碎裂,被一股恐怖力量催毁灭,在这股气机引动下,一个拳头大小的黄色晶体射“:”出。

    这个晶体泛着淡黄光芒,似坚似软,内部隐隐流动着红霞般的纹路,一看就知并非凡物。

    “很澎湃的力量!”

    张幕嘴角微微勾起,一把将之握住,将其内部力量封印,收进意念空间。

    察觉不少人顺着痕迹追过来,他只是冷冷一笑:“想找些傻瓜开路吗?可惜我都懒得理会他们。”

    他几步来到上层,掌心冒出火红光芒,按在头顶的石壁上。

    大地一颤,轰隆一声巨响,数丈深的地面被炸开,漫天的碎石泥土中,张幕冲天而出。

    附近不管是聚集而来的江湖中人还是平民百姓,都被这一声震耳欲聋之音吓得心神一抖,开始还以为是地震,看到若流行射出的人影,才知道是人为造成的。

    一些胆小的人吓得尖叫,人群慌乱逃离,只有实力不凡或者不愿放弃宝藏的人才没有离开,不过都下意识远离了张幕一些。

    张幕轻轻落在一座高楼之上,俯瞰着远方,平静道:“诸位既然是为张某而来,就没必要遮遮掩掩吧!”

    下方不少人立马就推测到张幕的身份,越发震撼张幕惊人的实力。

    “阁下好气魄,可惜却和我慈航净斋为敌,做下强盗的行径。”

    一声悠扬的声音从北方响起,数道人影片刻跳到张幕前方的酒楼上,隐隐将其围住。

    “哦,原来慈航净斋、净念禅宗的高手都来了,难怪有这个胆气。”

    张幕看着师妃暄众人,没有一点意外。

    若是慈航净斋和净念禅宗不做出一些反击,怕是要被天下所有人看不起,名声大失,甚至沦为软柿子。

    所以,这一战不可避免。

    师妃暄看到张幕从容不迫,神色中闪现不安之色,她觉得就算是围攻,胜算可能也不大。

    梵清惠再次开口:“阁下将和氏璧毁掉,这笔账我们不得不算,若不将你制服,今后天下还不大乱。”

    一顶大帽子直接戴在张幕身上,并完美给自己找个借口。

    邪派作恶理所当然,正牌做点不符合道义的事,耍耍嘴皮子就能过关。

    本质上却没有多少区别。

    张幕讥讽一笑:“你们的人不够,若再不来一些,结果不会变的。”

    “加一个老夫呢。”

    话落之时,一个峨冠博带的老道出现,这人身穿锦袍,古雅朴实的面容上留着五缕长须,身躯高挺伟岸,有一股飘逸除尘之气。

    在这人身上,张幕首次感受到一丝威胁。

    张幕若有所思:“宁道奇?”

    “正是老夫,受慈航净斋所邀,老夫不得不对阁下出手了。”宁道奇有些惭愧道。

    “无妨,只要你们能将我打败,任你们处置。”

    张幕无所畏惧,语气一变道:“若是你们败了,我不杀你们,但得答应我一个要求。”

    众人脸色一变,没料到张幕还如此自信,他们可是近十位武林顶尖高手啊!

    “阁下有何要求?”

    “借慈航剑典一观!”

    “可以。”梵清惠欣然答应,心中所想的是,即便张幕能胜,剑典也不是那么好看的。

    “那就动手吧!”

    张幕看了一眼,身形鬼魅般消失,再出现时,已迎面一掌拍下。

    恐怖的真气掌印笼罩数人,让之只能狼狈躲避。

    嘭嘭!

    宁道奇拦在张幕前,瞬间和其交手数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