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7章 前往长安
    可张幕的速度比她还快,当一声震开她手中古剑,一指点在其眉心,真气成丝,游蛇般钻进其体内,将之经脉穴窍封住。

    师妃暄体内真气像被蚕茧束缚,无法动用一分一毫,突然的变化让她花容失色,身体一软,连剑都握不住,哐当一声落在地上。

    一只大手揽住师妃暄盈盈一握的细腰,轻轻一拉,将之带回身边。

    “别乱动,否则后果自负。”张幕凑近师妃暄晶莹小巧的耳朵,坏笑着道。

    丝丝热气让师妃暄娇躯一僵,不敢再挣扎,因为她发现所有的修为都被张幕诡异力量封住。

    “这才乖嘛,你说我抓住你,会有谁来救你呢?”

    张幕松开怀中人,莫名一声道。

    师妃暄暗叫不好,戒备道:“你想用我引诱谁?”

    “放心,我只是想和一些高手过过招,可没多少害人的打算。”张幕看着眼前亭亭玉立的美人,不在意道。

    “你到底想干什么?”师妃暄漂亮的眉毛抬起,有些看不透张幕。

    “我说想当天下第一,你信吗?”

    “就这么简单?”师妃暄不知为何,心中松了一口气,这副容颜变化,看的张幕心痒痒。

    “可惜,若非我不招惹这个世界的女人,你现在就足以让我心动。”

    张幕遗憾道,强行将心中的想法抹去,他有过决定,从不惹试炼世界的女人,师妃暄再美再让人心动,他也只能将之当成一件美好的事物。

    师妃暄有些没听懂,不过听到心动时,忍不住脸色一红。

    张幕的这具身体不算英俊,但气质却超然不凡,修为又如此惊人,足以吸引天下任何女人。

    “我不会伤你,也不会碰你,希望你能听话地跟着,等我目的达到,自然会放你离开。”

    张幕严肃地说了一句,安静坐下开始参悟融合功法。

    师妃暄脸色变换一阵,最终没有看到逃离的机会,只能幽幽一叹,捡起配剑等在一边。

    美眸转向张幕,近距离仔细观察下,一股神秘的气息扑面而来,她感觉张幕就像一片大海,难以看到底部,可谓是深不可测。

    “他的目的真的就成为天下第一这么简单吗?”

    她心中自问,却没有答案,张幕就像突然冒出来的一个人,让她难以揣度。

    天色渐渐明朗,早起鸟儿叽叽咋咋的欢快叫声中,张幕结束参悟,看着一身青衫,若洛水湖畔女神的师妃暄,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张幕的眼光让师妃暄有点不自在,撇过头去时,恰好看到傅君婥过来。

    两个女人都有些意外,前者以为傅君婥和自己一样,是被张幕抓来的诱饵,后者则有些惊艳傅君婥的美貌。

    “你们自己互相介绍一下吧,我去弄点吃的。”

    张幕不怕师妃暄跑掉,冲进林中猎了几只野味,很快返回时,引来两女各有异样的眼神。

    没多在意这些,张幕将肉以真气烤熟,简单吃些东西后,便带着两女上路,却没有向洛阳城而去。

    一路上,张幕都没有开口,傅君婥忍不住道:“你要去哪儿?”

    “京都跃马桥。”

    跃马桥三个字,让傅君婥脸色大变。

    “你怎么会知道!”傅君婥暗自回想,从来没向张幕说过杨公宝藏的事。

    那他又是如何知晓的?

    张幕淡淡地回头看了傅君婥一眼,简单说道:“有些事并不只有你一人知道。”

    师妃暄眼珠微微一动,蕙质兰心的她,隐隐猜出一些东西,心中有种意外之喜。

    她能肯定,让傅君婥震惊的事,多半是杨公宝藏。

    “去前面镇落买几匹马,我们直接去长安。”

    张幕的话,让她原本的猜测更加坚定,长袖中不着痕迹地丢出一个东西。

    对于这些,张幕都没有管,甚至刻意透露这些,多来一些人,才足够他打的。

    在他们行路之时,张幕只身一人破净念禅宗,夺走和氏璧之事逐渐传开,整个江湖都引来一场大地震,张幕的名头,一跃超过老一辈的宁道奇等宗师级人物,隐隐成为天下第一高手。

    与此同时,杨公宝藏可能在长安的消息,也忽然像一阵风般吹遍大江南北,让整个天下有野心的人都蠢蠢欲动。

    张幕听到这些消息,并没有太意外,只是遗憾主任务依旧没有达到完成的条件,看来不击败三大宗师级人物不行。

    三人依旧不快不慢向长安靠近。

    这依旧是他故意如此,途中不少江湖人物妄图劫走傅君婥,却都是灰溜溜败退,没有一人成功。

    随着越来越多江湖高手败在张幕手下,他的威名越盛,随之敢动手的人也越少。

    天下第一神秘高手的名头,让江湖人都记住,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论对象。

    路终有尽头,一周之后三个各有神姿的人出现在长安城前,一青一白两大美人瞬间吸引无数的目光。

    长安身为千年名都,即使此刻隋朝分崩离析,依旧热闹得惊人,城内车水马龙,街上人流涌动,商业繁华,不时能看到西域之人出没。

    这是这个时代的经济中心,是华夏民族繁盛的象征,即便此刻外面战乱不断,群雄割据,也对这里没多大影响。

    不过在这繁荣景象只是这个皇朝最后的夕阳,不用多久,怕是要遭遇战火洗礼。

    人群中,不时能看到手持武器的江湖中人,也有双眸精悍的军人,几乎都是被杨公宝藏吸引而来,一些想争夺宝藏,一些则想浑水摸鱼。

    张幕径直来到跃马桥,透视眼开启,很快就找到一些痕迹。

    “你们可以走了,傅君婥,那个皇帝的命,等此事过后,我自会取之。”

    他对着师妃暄一招手,将封印其修为的束神丝解除,师妃暄立马眼睛绽放光芒,修为全部恢复。

    深深看了张幕一眼,师妃暄迅速离开,担心张幕改变注意。

    “剑心通明,我可是学得差不多,还天天有美人看,不虚此行。”

    张幕喃喃道,身影射向一边,几晃便消失不见。

    傅君婥也迅速融入到人流中,改头换面,很快潜伏下去。

    但暗中的高手,却跟上张幕,没有轻易放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