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6章 剑心通明
    夜色之中,一窈窕身影出现,在张幕的眼中和白天没有任何区别,一眼就看的清楚无比。

    这是一个年轻的女子,一袭淡青色长衫随风飘扬,美眸清丽若星辰,弥漫神秘色泽,顾盼生姿,给他一股惊艳之感。

    在他面前,此女就像一朵受天地钟情的出水芙蓉,身带着惊人灵气,让天上的淡月都失色。

    “真是一个奇女子。”

    张幕暗赞,相比萧怜溪的秀美,娑的空灵,此女则有种出尘气质,就像一汪深山清泉,闲适飘逸,从容不迫。

    不过,在她的背上,挂着一柄典雅古朴的长剑,多了几分英气,也让其不再完全地出尘,有些可惜,却也更像个活人,有独特而热烈的感情和追求。

    秋水般的美谋落在张幕身上,女子神色微变,她没想到整个净念禅宗都拦不住的人竟如此年轻。

    “小女子师妃暄,和氏璧乃本派之物,不知阁下可否归还?”

    师妃暄丹红小唇微动,发出不含一丝杂质的柔美声线,就像一朵不染纤尘的荷花在水中轻摇,晃出一圈圈的涟漪。

    看着眼前仙气缭绕,动人心魄的美人,张幕可惜道:“你来晚了,和氏璧已被我毁掉,只剩下这点黄金。”

    他摊开手掌,一个揉成圆球的金团出现,正是和氏璧留下的边角。

    师妃暄灵动的娇躯一颤,呆愣道:“你怎么做到的?”

    “把里面的力量全部吸收,和氏璧自然就变为粉末,若是不信的话,可以进去看看。”张幕开口,现在对方就算是抢,也不可能将和氏璧取回来。

    师妃暄美眸一寒,除尘美姿弱化,背后的古剑轻颤,一股凌厉气势透体而出。

    她看了张幕一眼,没有立即动手,而是真进入山洞,看到地上一滩粉末,才相信这个结果。

    传承千年的和氏璧,真的毁在此人手中!

    “我说过,和氏璧不会出现江湖上,你们也能少掉一些纷争,这么一说,我还做了一件好事。”

    张幕淡淡一笑,丝毫不在意已然愤怒的师妃暄。

    “阁下将强盗行径说得如此冠冕堂皇,小女子佩服!”师妃暄若刀削的秀肩一颤,柔美的声音逐渐变冷。

    “强盗又如何,你们的和氏璧难道就不是抢别人的?我抢你们的,本质上也是一样的。”张幕倒没急着动手,尽情欣赏美色。

    “本派是为天下万民,你是为一己之私,怎可相提并论。”师妃暄轻笑,眼中带着不屑。

    这下可让张幕有点生气了,他一时和这女子怼上,反驳道:“你们用和氏璧来选天下明主,但天下之主岂非一块死玉所能决定的,不过是一种借口,一个欺骗天下人的谎言罢了!”

    张幕冷笑:“得人心者得天下,外物再好,若你们支持的人没得天下民心,就算建立一代皇朝,照样不得分崩离析,当今的杨广就是这个下场。”

    师妃暄一时语塞,她没想到张幕对天下权力相争的本质看得如此透彻,看来并不是只知武力的蛮夫。

    这下可有点难办,原本她是想以理服人,让张幕归还和氏璧,可现在并未占据上风,武力上她又有所不及,难道今天就要吃这个暗亏吗?

    张幕心中嘿嘿一笑,暗想来自几千年后的眼光,在皇朝更替上若还说不过你个封建时代之人,那可是笑话一件。

    师妃暄银牙暗咬,就想拔剑斩了此人,可还未等她动手,张幕就按在她的剑上,一股恐怖的威压让她身体一沉。

    “可别动手,不然你就得吐血回去。”张幕眼中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你既然过来,就陪我几天吧。”

    “你休想!”师妃暄想拔剑,却根本无法拔出,只得一掌拍出,但落在张幕身上,红白光芒一闪,就被一股巨力反弹。

    张幕一把将之手掌抓住,感受着柔软滑腻,他差点有点舍不得。

    不过任她在诱人,依旧是敌人,张幕只是微微有异样,便恢复正常:“若没有剑,你都无法伤到我,就别浪费力气了。”

    “登徒子,放开我!”师妃暄暗恨,真气涌出,却无法震开张幕的手。

    “看来不将你击败,你是不会放弃。”张幕眼睛一眯,忽然松开压制,后退数步,悠然道:“给你一个出剑的机会,若你不能伤到我,就得沦为阶下之囚了!”

    他打算将此女制住,身为慈航净斋的第一传人,怕是能引来不少高手。

    锵!

    古剑轻鸣出翘,锋芒毕露,师妃暄没有放过这个机会,拔剑之后,整个人都一变。

    之前被张幕影响而波动的心境,在握上宝剑时,即刻烟消云散。

    “剑心通明吗。”张幕眼睛一亮,忽然发现一件有趣的事。

    他修的是气剑之道,本质上也是剑法,不过是以真气为剑,依旧可达到剑心通明之境。

    这是一种意志上的状态,也就是传说中的意剑之道,可统领万法。

    一时间,张幕将师妃暄留在身边的心思更加坚定,剑心通明之境,他也想学习!

    铮!

    面前寒光一闪,一道无坚不摧的剑气吐出而来,让他都觉得有些刺痛。

    这是意念上的锋芒,是一种精神上的错觉。

    张幕手指点出,叮的一声,竟然将师妃暄的剑挡住,几乎是凭借肉身。

    “你的修为弱了些,或许再修炼个十年,有机会伤到我。”张幕评价道,师妃暄这种天才,若是在外界,怕是堪比娑那等的天才人物,可惜在这个世界差了不少。

    境界足够,修为不足,真气偏弱,是这个世界的特点。

    师妃暄没料到张幕强到这种地步,仅凭一根肉指就挡住她全力一剑,更震得她真气翻滚,难受无比。

    她看出原因,张幕的真气太浑厚,相对于她来说,就像厚布相比棉花,本质上就差太多,更别说张幕强横的肉身。

    “你到底是什么人,这种真气,就是三大宗师都不及!”

    师妃暄后退,手心开始冒汗。

    “这不是你关心的问题,你该关心的是该怎么逃走。”

    张幕的话让本就有退却之心的师妃暄脸色大变,一剑刺出,脚步却向洞口横移。

    她准备撤退,因为张幕想留下她,再不走的话,可能就无法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