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4章 强取
    “可真有钱,在这个时代,能全用铜浇筑这等大的殿堂,估计没几个吧?”

    张幕叹道,这寺庙之富有和当今百姓的贫苦形成鲜明对比,可见佛门聚集的财富,难怪史上会有三度灭佛。

    声音还未传开,张幕落在铜殿前的近百丈宽广的白石广场上,石板上纤尘不染,多是被经常打扫,在广场中心,供奉着一座佛像,也是古铜浇灌,骑着金毛狮子,高达两丈,正是文殊菩萨。

    和一般寺庙不同,在神龛旁还有药师、释迦、弥陀等三世佛,广场四周则均匀分部不同姿态的五百罗汉,皆是能工巧匠制作,可谓是栩栩如生,庄严有气魄。

    闻着神龛前香炉中冒出的香气,听着阵阵悠扬的梵唱颂经之声,让人心神一净,实乃向佛之人的圣地。

    张幕却没受任何影响,佛门修心,说到底就是精神,本质被他看透,便没有多少意思。

    直到此刻,依旧没有人发现他,不过在他来到铜殿前时,颂经声戛然而止。

    整个寺庙都安静下来,万籁俱寂,连虫鸣风声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一声阴柔的声音响起:“阿弥陀佛,贫僧不嗔,施主贸然来访,不知所谓何事?”

    “取一件东西。”

    张幕顿住,望向铜殿之后,目光平静,等待起来。

    他刻意露出声响,就是要惹起这里僧众的注意,再强行夺走东西,不然他完全可偷偷进入。

    在他目光下,一个个和尚双手合十,接连不断从大殿中走出,每个和尚都步伐轻盈,呼吸不闻,宝象庄严,佛法和武道修为都不浅。

    特别是领头的四个和尚,身着蓝色僧袍,一个须眉雪白,一个身材魁梧,一个高瘦,一个矮胖,容貌各异,却都气息厚重,算得当今江湖上顶尖高手。

    面对数百和尚,张幕面色不改,任由众人将之围住。

    “施主无声无息来到本寺禁地,身手之高,天下怕是没几人可比,不过和氏璧并非施主之物,施主何必强求?”

    不嗔开口,并未咄咄逼人,却有拒人千里之外的意思。

    张幕淡淡道:“和氏璧本非私人之物体,有能者得之,我来取它,你们能拦住,它自然继续是你们的。”

    不嗔眼睛一缩,手指捏着佛珠,沉声道:“贫僧乃本寺四大护法金刚之首,担负保护和氏璧之责,施主若想强取,就请先过了我们这一关吧。”

    “哼,无知狂徒,竟敢来佛门圣地撒野,还不赶紧离开这里,否则我不痴的降魔杖不会留情。”另外一魁梧蓝袍和尚却没有多少耐心,瞪着铜眸,手持降魔杖,气势凶猛。

    另外两大护法金刚,不贪、不惧亦神色不善,紧盯着张幕,一旦他有异常,将会立马动手。

    “我是不是有资格,你们马上就知道,先接我一指吧。”

    张幕倏然转身对着魁梧和尚屈指弹出一道真气,空气被拉出轰鸣声。

    嘭的一声,魁梧和尚闷哼,吐血后退三步,手臂颤抖不止,禅杖弯曲,脱手而出,当一声掉在地上。

    “弹指惊雷!你是江湖上刚冒出的神秘高手!”

    不嗔白须一抖,神色动容,心中无法平静,一指就震伤不痴,这是何等的实力?

    张幕没有回答,而是一步踏出,同时面对数百人,背着双手道:“给你们一个机会,一起出手吧!”

    “拿下他!”

    不嗔凝重开口,他知道在场任何一人,都不是张幕对手。

    顿时,四面都有劲风压来,三大护法金刚,附近的僧人,都同时攻向张幕。

    “太极爆!”

    面对足以击碎巨石的禅杖,张幕丹田真气释放,在太极真意极速旋转,再陡然爆发。

    恐怖的漩涡撕扯之力扩散,所有攻击之人都无法控制身形,在难以抵御的力量下,全部被震飞。

    整个广场都一震,但凡靠近张幕三丈内的人,都摔出去发出声声惨呼,离得远的人也身体摇晃,无法站稳。

    原本气势不小的阵型直接大乱,灰头土脸的僧人都恐惧地看着张幕。

    三大护法金刚首当其冲,承受大部分伤害,即便张幕为节省真气,并未将修为全部爆发,依旧让其身受重伤。

    不嗔踉跄站稳,衣衫染血,哆嗦着道:“道门的手段,你倒底是什么人!”

    “放心,我没什么背景,另外,除去道家手段,我也有佛门的武功。”

    张幕抬手,对着铜门推出。

    嗡!

    空气颤鸣,火红光芒从他手心绽放,一尊庄严的佛影在他身后浮现,似在吟唱什么,铺天盖地的威压,让整个寺庙都震动起来。

    原本对张幕手段骇然无比的众多僧人,看到辉煌浩大的佛影和巨掌,一时呆滞得说不出话。

    在他们不敢置信的目光中,丈大的巨掌横推出去,印在铜殿之上。

    当一声脆响,铜殿剧烈震动,火红光芒散去后,一个凹陷的掌印浮现,竟将整个铜壁都打穿,露出里面的光景。

    咳咳!

    一声声急促的咳嗽声,从铜殿中传出,一个人影脸色发白走出。

    这也是一个和尚,不过四十岁,身子修长高挺,面目俊秀,身穿黄色僧袍,具备一股难以形容的魅力。

    他没有开口,嘴角却带着一丝血迹,看向张幕的眼睛,带着敬佩之色。

    原本慌乱的众僧,全部神色恭敬,对着此人双手合十,可见其地位之高。

    “能挡住我半掌,看来你就是禅主了空,不知现在是否还要动手?”

    张幕露出一丝意外,他刚才将真气凝聚想将整个铜殿毁掉,结果却被此人挡住大半掌力,可见其实力不凡。

    这种人物怕是和宁道奇这等宗师差不多,只是不出名罢了。

    了空依旧没有说话,也没有让开。

    张幕没有再释放如来神掌这等耗费真气的神通,身形飘忽,一闪来到了空面前。

    嘭嘭嘭!

    两人瞬间交手十多招,强烈的劲气将石板都震碎,了空胸口衣服染血,再次被震伤。

    “就不要负隅顽抗了!”

    张幕手心真气吞吐,一股巨力生出,将了空震出三丈外,转身走进铜殿。

    噗!

    了空再也坚持不住,萎顿在地,让众僧惊呼,悲愤莫名,却没人敢冲进铜殿阻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