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3章 要搞个大新闻
    张幕没介意傅君婥的怀疑,淡然说道:“这是我能办到的事,不会戏弄你。”

    “希望如此吧。”

    傅君婥转身遍走,她前段时间故意当玉引出杨公宝藏,想引得中原人自相残杀,之前更是两次刺杀皇帝,张幕若能帮她做到,这次来中原的任务便能完美做成。

    张幕愕然,“就这么小看我吗……”

    他懒得解释,走到寇仲两人面前:“再过百里就是洛阳,我们该分离开了。”

    寇仲茫然道:“大哥,是我们哪里做得不对,惹你生气了吗?”

    “非也,是我有事要去做,况且我们不可能总是再一起,你们也该去闯闯。”

    张幕摇头,“记住,长生诀的要点在于道法天地自然,希望你们能成为一代宗师。”

    他拍拍两人的肩膀,对傅君婥示意,告别宋师道等人从旁边离开。

    张幕悠闲道:“我们走慢一点,好让那些人能够发现。”

    “你杀那么多人,不怕被武林众人群起而攻之吗?”傅君婥定定看着张幕,想看透眼前这个男人。

    可惜,一层浓浓的迷雾,让她无法看穿。

    “我杀人很多吗?只要不对我露出杀心的,我可没下过杀手。”张幕撇撇嘴,毫不在意。

    傅君婥仔细一想,还真是那么回事,几天来张幕杀的全部是露出杀心之人。

    一阵清风徐来,带起点点沙尘,张幕看着远方,喃喃道:“总算来了个看的过去的人。”

    “在哪儿?”傅君婥停步伫立,皱起秀美。

    “以他的速度,还要十来个呼吸吧。”

    张幕看着数里外的一处,依旧走得很慢。

    十个呼吸后,傅君婥才耳朵一动,听到一声破空声。

    来的是一个青年,面容英俊,高鼻深目,轮廓完美,皮肤像女人般白皙,一对眼神凌厉无比,穿着一身青色长袍,头扎红布,腰间挂着一刀一剑。

    他的速度极快,一掠三丈,不到两个呼吸就来到张幕面前。

    “说出你的姓名吧。”张幕依旧是同样一句话。

    青年虎目一闪,衣服陡然飘动,十丈内的氛围陡然一紧,森冷的气势席卷开来。

    “在下拓拔寒,前来领教阁下的弹指惊雷!”

    “原来是突厥这一代的天才武者。”张幕有点意外,难怪此人年龄不大,却比三十多岁的独孤霸要厉害。

    “不过,你依旧没有让我动手的能力,接我一指吧。”

    张幕屈指弹出,依旧是一道不凡的劲气,这一击除去同为宗师境界的存在,没人能挡住。

    拓拔寒瞬间爆发,锵一声将刀拔出,刀刃冒出凌厉刀气,刀影一花斩在小小的指劲上。

    两道力量撞击,虚空闷响,拓拔寒身体一震,无法控制地向后滑去,将地面梨出两条长沟,中途一口血溢出,神色萎靡倒下。

    傅君婥遗憾地看了一眼,依旧没有挡住张幕一指,这个男人就这么无敌吗?

    她觉得,即便是师傅,多半也不是张幕对手。

    “我怎么会这么想,他不是师傅对手的!”

    傅君婥暗自责怪自己,抬头看去才发现张幕已离开,只给她留下一个背影。

    “几天来,不下二十个江湖高手挡不住我随意一招,名声建立得差不多,但和天下第一还差得太远,得多干点轰动的大事。”

    “和氏璧,就是你了!”

    张幕看向洛阳方向,转身道:“你可知净念禅寺在哪儿?”

    “你要干嘛?”

    傅君婥听后脸色一变,净念禅寺可不简单,与慈航静斋并称武林两大圣地,隐为白道武林之首,而且一般不出世,寺内高手无数,想到张幕的一些做法,他就生出不好的念头。

    “自然是要去拿些东西。”张幕看着傅君婥,“没必要大惊小怪吧?”

    “拿东西?”傅君婥狐疑,总觉得张幕的目的不会这么简单。

    张幕不耐烦道:“别婆婆妈妈,你知道的话就指一下路,不然我去问别人也成。”

    “哼!”傅君婥听得来气,“我懒得管你,净头禅寺在洛阳南郊。”

    “多谢!”

    张幕略微改变方向,要去找净念禅寺取或者叫抢和氏璧,等他得手后,至少有天下第一的资格吧。

    若叫傅君婥知道他的想法,保证会转头就离开,毕竟都说了是武林白道两大圣地还敢去抢东西,她不怕都不行。

    知道目的地,张幕到没有急,依旧是悠闲自在前行,遇到妄图抢夺杨公宝藏的人,还能多解决一两个。

    这么一来,越多的人失败,就越能承托他的威名,一点点累积下去,再来个大新闻,保准能震惊天下。

    两人没去洛阳城中,花费大半天的时间慢行,才径直来到南郊,于一处小山下停住。

    抬头望去,一座宏伟的寺庙坐落在一处小山上,悠扬的钟声回荡,似能让人涤去心中烦恼。

    “这就是净念禅寺,你要取什么东西?”傅君婥看着偌大的寺庙,好奇道。

    “和氏璧。”张幕吐出三个字。

    傅君婥心神一震,以为耳朵听错,吃惊地看着张幕。

    “你没有听错,等下我去取东西时,你找个地方躲起来。”张幕脚步再次迈动,这次速度却是极快,只一步就到十丈外,转眼就只能看到一阵影子。

    “疯了吗,那可是天下武林一等一的门派,一个人就去闯,还是抢东西……”

    傅君婥有点转不过来,她依旧受到眼界所限制,觉得张幕再厉害,也无法抗衡千军万马,别说一个防守森严的武林圣地。

    张幕却哪里知道傅君婥的心思,在他看来,这个世界元气稀薄,也就最强那几人能威胁到他,一般情况下的人数,他并不害怕。

    即便净念禅寺内有不少防守之人,也依旧不会让他忌惮,更无法阻止他夺和氏璧。

    山上,百余间寺庙掩映在丛林中,规模比想象的大,不愧是武林的一大圣地。

    张幕点在树尖,就像天外飞仙,越过数十丈,飘然落在一座雄伟大殿上。

    念头散开,整个净念禅寺的情况落入他的心头,瞬间就在一处找到一股怪异的波动。

    那是一处铜殿,完全由金属浇灌而成的小殿,守卫力量明显超出太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