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0章 参悟长生诀
    “两次入宫刺杀皇帝又全身而退,你的大名自然有不少人知道,被我猜出来,不算什么怪事吧?”

    傅君婥戒备之色散了些,不满道:“哼,你们汉人就是心眼多!”

    “不说此事了,吃过饭后,我准备北上洛阳,你们要不要跟着。”

    三人面面相觑,徐子陵不舍道:“大哥你这么快就走吗,我们还要跟你习武,当然得跟着。”

    “我暂时不急,可以先跟你们去洛阳。”傅君婥迟疑片刻,依旧决定跟着。

    她是心思聪慧的女人,知道此时跟着张幕比她单独行动要安全不少,况且她心中也有点舍不得寇仲两人。

    “冒昧打扰,几位是要去洛阳吗,恰好在下也准备去,不知可否结伴而行。”

    一旁的锦衣青年忽然站起来,对着张幕这一桌行礼,客气地开口道。

    “你偷听我们说话?”寇仲不满地瞪着这人。

    “是在下的不对,这就给你们道歉。”锦衣青年充满歉意道,躬身一辑,让寇仲责备的话一时不好说出来。

    “我们去不去洛阳,关你什么事,为何要和你同行?”傅君婥却是冷冰冰道,她看的出,这人是为自己而开口,心中有点厌烦。

    锦衣青年没有尴尬,依旧耐心道:“在下见诸位都不是凡人,心起结交之心,恰好也准备去洛阳,便想要邀请几位。”

    “哦,看来你很有身份了,可我们凭什么跟着你?”寇仲忍不住插嘴。

    “这位小兄弟说的是。”青年没有生气,解释道:“最近杜伏威和东海李子通的义军联盟,大败隋军,有部分义军准备攻破历阳,西去的水路危险,陆路又难行,在下家中有几分薄面,道上的人不会轻易惊扰的。”

    说到这里,寇仲几人没再说话,而是看向张幕。

    “你叫什么?”

    “在下宋师道。”

    张幕眼睛一动,本来拒绝的想法改变,点头道:“那就劳烦阁下,我姓张名幕,她叫……”

    他本准备骑马上洛阳,可这个时代穷山恶水,交通不变,若他一人还好,但带着两个刚学武的小子,就有点麻烦了。

    主要在路上怕是苍蝇不少,若有宋阀的人挡住一些,也可清净地赶路。

    他一答应,宋师道自然是大喜,其实他对张幕几个男人倒没多大兴趣,只是看上了傅君婥,想找一个接触的机会。

    ……

    浩渺长江一个中,四艘巨舶逆流向西。

    二楼一处房间,张幕闭目参悟长生诀,全部的精神力都动用,准备在水路上这段时间将之剖析得差不多。

    长生诀不同于寻常武功,它是道家养生长寿之道的修炼之法,讲究激发人体潜能,道法天地,由于路数不同,寻常武林之人自然看不懂。

    说到底,它其实算一部修仙之术,目的是长生不老,所以对资质要求很高,不达到那个要求,断然无法修炼。

    即使是寇仲徐子陵这等天才,也不过领悟七副心法图之一,所以对张幕来说,也颇有难度。

    “天、地、人之道,每一副图都有一种意境,对应不同的穴窍、行气路线,若能全部修炼成功,怕是真有可能达到破碎虚空的境界!”

    张幕喃喃,他越是领悟,越能领会这门奇书的厉害。

    “不愧是上古名人广元子所创,不知与之齐名的另外三大奇书是何等模样。”

    想到剩下的天魔策、慈航剑典乃至战神图录,张幕就有点向往。

    光是长生诀,就不比他融合的功法差,若将这个世界的四大奇书融入,他有种预感,功法必然能再进一个大阶。

    接下来,除去偶尔指点寇仲和徐子陵,张幕几乎没有出门,全力研究长生诀。

    一周后,在张幕不吃不喝、彻夜不眠之下,总算将长生诀全部悟透,并将其中的精华吸收,让本身的功法提升一个小品阶,达到王阶上品层次。

    新的功法,加入了对穴窍的开发,特别是对身体穴窍力量的运用,等掌握新融合的功法后,他能更充分地调动**的潜能,真气浑厚度提升三成,爆发力和持久力都提升近一倍!

    “呼!”

    张幕闭眼休息,几个时辰后便将疲惫除去,想到很久没吃东西,便举步离开,准备吃点美食调节一下。

    这几天,他大脑基本处于高速运算中,参悟功法的消耗不下于随时和同辈交手,吃点东西能更快补充身体精气。

    天空澄碧如洗,两岸翠山林立,船队已来到三峡,进入巴蜀地区,江面明显变窄,水流湍急,船速下降不少。

    宋阀是当今四大门阀中最吃得开的一家,暗中的商业遍布江南,这次就是向巴蜀贩运堪称暴利的私盐,速度快不到哪儿去。

    张幕倒不太介意,将门关上,深吸一口外面新鲜的空气,正在前去叫仆人送点吃的,寇仲两人就立马跑过来。

    “大哥,现在不是教我们练武的时间,你出来肯定是有事吧,要不交给我们去办?”寇仲很会看情况,主动开口道。

    “只是准备吃点东西,此刻正是饭点,那就一起吧。”

    徐子陵佩服道:“大哥真厉害,都七天七夜滴水未沾了。”

    这时,一个娇美的侍女出现,低头作揖:“张公子,少主邀请你们前去的赴宴。”

    张幕微愣,想到什么,很快恢复淡然道:“带路吧!”

    原来,张幕一周不吃不喝,让原本没太在意的宋师道意识到他是个高手,想要结交一番。

    “哈,有美酒可尝了。”寇仲砸砸嘴巴,在回味上次宋师道宴请傅君婥时喝的美酒。

    船厅,一桌酒席已摆好,宋师道和另外两人正等着。

    张幕如常走进,看了一眼宋师道旁边的两人,一个白发白须的中年人,一个年轻妖媚的女人。

    听宋师道介绍,才知男的乃是宋家的高手宋鲁,外号“银须”,一手“银龙拐法”在江南有些名气,那千娇百媚的女人是其小妾柳箐。

    张幕只是淡淡点头,这般散漫甚至有些傲慢的态度让宋鲁和柳箐很是不满。

    可在看到张幕隔空让酒壶倒酒时,原本的怨言顿时烟消云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