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9章 打赌
    鱼很大,寇仲两个半大小子已条就吃饱,白衣女人也吃得差不多,只有张幕独自解决了三条。

    寇仲抹抹嘴巴,靠近张幕一些够谄媚道:“大哥,你这么厉害,能不能给我们讲讲这本鬼画书啊?”

    他鬼灵精怪,觉得张幕知道这武功叫长生诀,必然认识上面的字,见张幕挺好说话的,便想趁机问一下。

    “你说长生诀吗,这门奇功倒是有点适合你们。”张幕也没有端着,他强行借阅长生诀,指点一下两人也没什么。

    寇仲和徐子陵立马激动起来,徐子陵将长生诀翻来,客气道:“大哥,你必然是学富五车,我们该怎么练上面的武功?”

    白衣女看着,忍不住冷笑:“什么武功秘籍?只看那七个图像,就知是道家修仙的骗人玩意儿,那些符箓更三故弄玄虚,只有宇文化及和你们两个孩子,才会把它当成宝贝。”

    张幕眉头微皱,“你也想讽刺我吧,你都没有尝试过,怎么就确定这上面不是武功?”

    “这还不简单,古往今来,这东西害死多少人,有人练成过吗?”白衣女人撇撇嘴,她对中原之事了解得不多,但对长生诀却是知道得很清楚。

    张幕淡淡一笑,摇头道:“你只是听说,却从来没实践过,一般人没能练城,是他们天资不够,加上天地环境的限制,但并不代表无人可练。”

    “你就骗他们吧,练死活该!”白衣女人说不过,就瞪了寇仲两人一眼,吓得两人有点害怕。

    张幕看到两少年眼中的迟疑,只能无奈道:“你既然这么确定,那我们打个赌如何?要是他们能练成上面的一点武功,你就将奕剑术教给我,若是我输了,帮你做一件事如何?”

    白衣女人立马来了精神,张幕的实力比之她师傅傅采林都不差,若能帮她做事,这次来中原的任务就能更大可能完成。

    张幕继续刺激:“怎么?不敢?你不是很笃定吗?只要你能赢,让我进皇宫杀掉皇帝都行?”

    本来还在考虑的白衣女人,听到这话后直接答应:“好,我跟你赌!”

    “两位,你们有没有问过我们的感受……”徐子陵和寇仲哭丧着脸,怎么说来说去,倒霉的是他们。

    “放心,有我指点你们练不死的。”张幕满是自信道,他已算一代宗师,教两个没练武的少年很轻松,别说还有鬼门十三针这种顶级疗伤之法,可以随时救命。

    白衣女人有点不忍,她对寇仲和徐子陵有种莫名的心疼感,第一次在两人面前柔声道:“别怕,我会在旁边看着,一有问题就立马救你们。”

    徐子陵看着此时充满母性光辉的白衣女人,变得呆呆的,一时都忘记回话。

    寇仲拍了下徐子陵,有点退缩道:“大哥,能不能拒绝啊?”

    “你们不想成为高手?”张幕盯着两人,“难道想继续当混混,被人欺负,一辈子浑浑噩噩过去?”

    两人哑然,神色变得恍惚,但很快又变得坚定,异口同声道:“我们要练!”

    “两个傻瓜。”白衣女人幽幽一叹,在她看来,寇仲和徐子陵已过了练武的最佳年龄,在这种劣势下,还去练这种古怪东西,简直是找死。

    “你疗你的伤,不要多嘴。”张幕斥责了一句,让白衣女人气得抬头望月,没有再去多管。

    张幕没有多在意,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女人想的没错,但那只是以她自己的角度,并不知道长生诀适合寇仲两人。

    “我先练你们一些武学的基础知识。”没人干扰,张幕开始给两人启蒙,长生诀即便再适合,也不是随便练的,总得有一点武学基础。

    两人不愧是武学奇才,心思灵活,不拘一格,总能举一反三,一点就透,武学天赋之高,张幕都有点吃惊。

    不过他但依旧平静,不至于过多羡慕,继续道:“练武的基础境界,本质上就是练精化气,以意念搬运体内精气,与之联系,凝聚为一股气,若能将御使它,便可发挥出不菲的力量。”

    他用的是自己的武学之道,比这个世界的武道更简单明了,也更科学化,就是个普通人都能听懂。

    “大哥,也就是说,所谓的武功,其实就是搬运、凝聚体内精气的法门,只要能掌握这个法门,就算一个高手?”

    “差不多吧,不过实际上没你想的这么简单,里面包含不少窍门,不少禁忌之处……”

    张幕点头,进一步将武道的基础详细解释出来,每一句话,都能指出本质。

    原本不以为意的白衣女人越听越吃惊,不止吃惊两个少年的天赋,更吃惊张幕的武学理论。

    对她来说,就相当于是一个领先当前世界数千年的文明将武道基础理论展现出来,完全是不一样的风格。

    他们这个时代的武学,都讲得似是而非,没一点悟性都看不懂武学秘籍,哪能像张幕这般透彻,把一个复杂的东西拆解得简单易懂。

    最后,连她也认真听起来,张幕说的东西,基本是从另外一个角度阐述武学,让她原本一些东西豁然开朗,收获颇丰,比她苦修数年的效果都好。

    不知不觉间,天上的星辰消失,明月隐没,团团乌云汇聚在江上,哗啦一下,大雨便滂沱而来。

    “啊!下雨了!”寇仲怪叫,他听的太认真,都没有发现。

    白衣女人也回过神来,看着张幕的背影,眼中闪烁异彩,心中好奇无比。

    天地被大雨笼罩,洪水从陆地汇聚过来,让江水片刻便浑浊湍急起来,渔舟也剧烈摇晃,似要被滚滚波涛给掀翻。

    张幕身不沾雨,脚根稳扎在甲板上,没有受到一点影响,让旁边的的寇仲和徐子陵眼热不已。

    周围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不过对于张幕这等高手来说,依旧和白昼没多大区别。

    船头的白衣女人由于伤势在身,无法动用太多修为,转眼就浑身湿透,露出曼妙的身影。

    张幕手指对着天上一点,一道白光飞出,真气转眼化为一道护罩将大雨挡住,同时脚下一踏,剧烈晃动的渔船立马稳定起来,顺着湍流而去。

    “多谢!”

    白衣女人首次表达感激,短短几个时辰的相处,她对张幕的印象转变不少。

    这人也没对她做过什么坏事,反而帮她疗伤,就算想要她的奕剑术也没有乱来。

    “大哥,你简直像神仙,以后我们也能达到你这种程度吗?”寇仲佩服得五体投地,张幕这遮雨的手段太过不凡。

    “这是对真气的运用手段,一般武者只能发不能收,就算收发自如,也很难将之滞留在外,你们按照这个思路来,应该是能做到的。”

    张幕不确定道,他用的是神通,已是有固定的真气运行方程式,这种方程式比较复杂,没有一定的精神力根本无法构架,目前这个世界的武道水平有限,寇仲他们想要做到怕没那么容易。

    “我们一定会努力,将来有一天做到你这样!”徐子陵开口,眼神带着坚定,若他们之前没有一个确定的目标,现在有了,就是成为张幕这样的绝世高手。

    张幕淡淡一笑,他将自己的武学教给他们,两人也算自己半个徒弟,他还是比较期盼的。

    白衣女人此刻对张幕不再过多怀疑,略微迟疑后,抱着拳头一礼:“不知阁下如何称呼,在下傅君婥。”

    “哎呀,大哥教我们这么多东西,我们都还没自报姓名,真是该死。”

    寇仲拍了下徐子陵的脑袋,一副羞愧模样,赶紧对着张幕恭敬道:“小弟上寇下仲,他叫徐子陵,大哥授武之恩,小弟没齿难忘。”

    徐子陵瞪了寇仲一眼,埋怨其拍自己脑袋,听到寇仲的话,也作礼道:“大哥神勇无敌,不止能否收我们为徒?”

    寇仲心中赞了徐子陵一句,张幕能一掌挥出水龙,又拥有各种匪夷所思的手段,若能拜其为师,肯肯定能练成一身高深武功。

    他急忙应和:“对啊,大哥,你这么厉害,让我们拜你为师吧!”

    傅君婥看到这一幕,不知为何心中有点嫉妒,但张幕的实力摆在那儿,她无话可说。

    张幕却是摇头,“既然你们叫我大哥,没必要拜师,我平时居无定所,很难教导你们,要拜的话倒是可以拜她为师。”

    张幕随手将锅甩给傅君婥,他是真没时间,最多让两人踏入武学殿堂,接下来他没法多管。

    “哦,忘记说了,我叫张幕,夜幕的幕。”他想起什么,介绍了一下自己的名字,“今晚就到此为止,你们自己先吸收消化吧。”

    张幕看了一眼黑漆漆的夜空,雨依旧没停,分心保持护罩和渔船平稳,盘坐开始恢复。

    这世界的元气比较稀薄,大多时候都在动用体内修为,需要更多时间修炼才能保持体内的真气圆满充足。

    另外三人见他不说话,也平静下来,各做各的事,一夜很快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