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7章 我要了
    “滴!试炼世界选择中……选择成功!”

    “当前试炼世界为大唐双龙传,等级为5星高等。”

    “滴,由于宿主念力强度超出本世界最高水平,本次试炼将限制念力强度。”

    “试炼主任务:打败当前世界各大高手,成为当今武力值公认天下第一,成功奖励200000虚值,失败武道修为降低一阶。”

    “分任务1:得到武林四大奇书,其中:得到长生诀奖励30000虚值,得到天魔策奖励50000虚值,得到慈航剑典奖励60000虚值,得到战神图录奖励100000虚值。”

    “分任务2:学习奕剑术,奖励40000虚值。”

    “分任务3:学得不死印法,奖励50000虚值。”

    “分任务4:学得九字真言印,奖励50000虚值。”

    “分任务5:不依靠虚值情况下吸收邪帝舍利、和氏璧中的力量,奖励60000虚值。”

    ……

    扬州城中,街边一个落魄乞丐陡然睁开眼睛,满是污垢的脸上,一对眸子若星辰般明亮。

    对于附身到乞丐上,张幕早就习以为常,没有说任何抱怨的话,静静地站起身,用真气将身上的污秽震掉,在街道上闲逛起来。

    他此刻虽然依旧衣衫褴褛,但行走间却有一股独特的气质,不少衣着华贵的人见到他却下意识躲开,不敢与之对视。

    “哪来的乞丐,别挡大爷的道,给我滚开!”

    他刚走出一个小巷口,右边一队官兵走来,都带着刀剑,似乎有任务在身,见他挡在前面,不耐烦地一脚踢出。

    砰!

    几人眼前一花,都没能看清楚,那出脚的官兵就摔出去得,一时起不来。

    哐哐!

    街道上本来惧怕的百姓,怜悯地看了张幕一眼,缩头闭门关窗躲起来,转眼就看不到多余的人。

    “敢动我们御卫军,找死!”

    刷刷几下,明晃晃的大刀被其余官兵拔出对着张幕砍来。

    咔咔咔……

    张幕弹出数道剑气,所有人的刀都在瞬间崩断,碎片噗噗插进身体,被气浪震飞出去。

    “你……你要干什么?”

    几个大汉色厉内荏,哆嗦着道,偷偷地后爬,想要远离张幕。

    “我不会杀你们的,就问你们一些事,最好老实回答。”张幕揪住一人冷冷道,“你们在抓什么人?”

    “抓两个小扒手。”

    张幕立马确定是哪个时间点,一掌将所有人震晕,一晃跳上房顶消失不见。

    按照剧情,此刻宇文阀下的高手宇文化及来到扬州城,想要抢夺长生诀坑隋炀帝,让原本两个主角卷入天下风云中。

    “长生诀看来已在他们手中,得赶紧找到他们。”张幕摸着下巴站在虚空,看着繁华的扬州城,寻找两个主角可能的位置。

    忽然,他眼睛一亮,嗖一声射出。

    江面上三艘巨船出现,这些船是这个时代的杰作,一般只有官方或者世家大阀拥有。

    “与其自己去找,不如让宇文化及帮我找。”

    张幕眼珠一转,飞向山坡的高处,手指掐诀,真气散出,将本身的气息掩盖,然后闭眼修炼。

    他虽然能凌空飞行,但这个世界的元气依旧很淡,及外界的一半,消耗后很难快速补充。

    所以,这个世界由于天地的限制,最强者也不过宗师境,而且由于本身武道的限制,很难再做突破,

    不过他不敢小瞧天下英雄,特别是一个世界的顶级人物,在不动用过多念力的情况下,主任务若想完成,他必须得再提升一些,至少要达到宗师境后期才有把握。

    时间一点点过去,张幕正在不满元气的稀薄时,附近忽然出现强烈的真气波动,就像一个灯泡一样吸引着他。

    “打起来了,过去看看是不是他们。”

    树叶微微一摇,张幕不准痕迹离开,一步数丈点着树叶无声无息地靠近。

    这时,数里外一声长啸顿时吸引他注意,让他将具体位置锁定,脚下略微用力,若离弦之箭射出,迅速越过一座山头。

    长江浩浩荡荡的场景出现,在江边一人踏波而行,留下一连窜幻影赶向一艘小船。

    “找到了!”

    张幕眼睛瞬间看到舟上三道人影,此刻踏江杀过去的估计就是宇文化及了。

    他的速度陡然提升数倍,而且没有太大的呼啸声,一步踏出一步高,似乎面前有一台台阶梯,转眼踏上虚空,在宇文化及出手的同时,也来到其头上。

    脚下,没人发现张幕的存在,正要出手的宇文化及更没这个精力,他此刻眼中只有长生诀和渔舟上的女人。

    他将冰玄劲催到极致,四周的空气都若寒冬般冷冽,光是俯冲而来的汹汹气势就让小舟都下沉,随时有沉没的可能。

    锵!

    一声清亮的剑鸣从白衣女人手中发出,转眼无数剑芒冲天,将宇文化力的冰玄劲挡住。

    高手过招,瞬间百变,两人短短时间,就将压箱底的手段使出来,恐怖的风浪扩散,将江面都震得湍流翻滚。

    不过,一鼓作气再而衰,两人一番交手后,都力竭后退,宇文化及退回江边,白衣女也落回舟上。

    “好剑术,这就是奕剑术吗?”张幕开口,主动出声,缓缓落在小渔舟的布帆上。

    他一落在渔舟上,附近波涛汹涌的浪花就像被一只大手压下,瞬间风平浪静,渔舟也变得平稳,却像是被定在江心一般。

    本来互相忌惮的两大高手都被张幕的神出鬼没给吓得一抖,特别是白衣女人,她本就受伤,正想装着吓跑宇文化及,结果被别人一下,体内真气翻滚,气机混乱,再也控制不住。

    嘶啦一声,她用来遮住面容的竹笠四分五裂,露出秀美却苍白无力的容颜,更是一口血吐出,软坐在甲板上。

    “哎呀,不好意思,吓到这位姑娘了。”张幕有些歉意道,是否真心,估计只有他自己知道。

    本来疑惑张幕何时靠近的宇文化及看到这一幕,眼睛一眯,又蠢蠢欲动起来。

    “姑娘剑术实属了得,不过既然已受伤,就把这两个小子交出来吧。”

    宇文化及在远处开口,看了白衣女人一眼,又对张幕抱拳:“阁下不知有和见教,难道也要掺和进来?”

    “当然,长生诀我要了,滚吧!”张幕本就是拿长生诀的,不会故意客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