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4章 疯狂的女人
    “尝试着爬出去一些。”

    张幕无奈放弃,念力撑开头上的泥土,一点点向外面滑去。

    轰轰轰!

    外面的爆炸声连绵不绝,两大高手随便一个攻击落在地上都堪高能弹爆炸,若是在基地市,估计都已毁掉半边城市。

    “娑,你这么疯狂爆发,迟早会坚持不住,趁早离开吧,我可以不追究。”青年一刀震退女人,眼中露出温柔,“你知道我喜欢你的,为什么不理解我一下?”

    女人听后,反而恶心道:“哼,自私自利的男人,我以前是看错你,别再假惺惺的。”

    “贱人,给你颜色还当染坊了?”青年脸色变得狰狞,既然扯破脸皮,他也没有什么好语气。

    “黑水,图穷匕见了吗?我可得感谢那东西,让你这种人露出原型。”

    女人鄙夷不屑道,下一刻身影再次融入风暴中,出现在各个方位,招式狠辣,刁钻地攻杀对方。

    张幕抓住机会,向旁边的位置斜着往上,终于来到地下十米处,用念快速打通一个小通道,拼命呼吸起来。

    “从来没觉得空气是这么新鲜。”张幕有点幸福地体会着身体的舒爽,一时都忘记头上还有危险。

    锵一声,头上地泥土突然少了一层,张幕浑身冰冷,急忙收敛气息,不敢动弹。

    “谁在下面,滚出来!”一声冷呵让张幕心一凉,暗叫糟糕,那个男的似乎发现他了。

    “原来是个小杂鱼,还以为是你布置的后手呢。”青年淡淡一笑,原本紧张的神色消失。

    “我才没你这么卑鄙,黑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故意拖延,就是想等你那老爹过来吧?”

    “呦,被发现了,还是一如既往的聪明啊,没错,等我父亲过来,看你还怎么跟我争!”

    青年得意一笑,“知道又如何,你可以走啊,不要这个东西就是,要是你不走,可就没什么机会了。”

    “混蛋!”叫娑的女人有点气急败坏。

    “你要是不走,我还可以更混蛋的。”青年看着娑凹凸欺负的身体,舔着嘴唇道:“等抓住你,不知道你在我身下娇喘时,是不是还这么清高冷傲?”

    “你~”女人有点慌乱,眼神闪烁不停,一时无法决定是否离开。

    “你考虑吧,我顺手把这小虾米解决掉。”青年邪恶一笑,他就是要逼迫这个女的离开,不然打下去他都没有多少把握。

    至于刚才说的话,他倒是不敢乱来,这女人背后的人不简单,他也非常忌惮。

    青年锐利的目光落在地面,手中大刀直接斩下,一道通天刀芒飞出,向张幕劈来。

    “一个超凡五阶,还想捡便宜,找死。”

    他想当然地将张幕看做想捡便宜的人,所有一出手就是杀招。

    轰!

    大地就像一块豆腐,轻易就被斩开,张幕就算是十米深,依旧被刀气伤到,当场就差点吐血。

    “真他妈厉害,打不赢,我躲总行吧。”

    张幕被逼得向深处钻去,很快就来到二十米的位置,就算那人刀气恐怖,也一时伤不到他。

    “咦,还有点手段,不过你躲在里面,就真以为我拿你没办法?”青年冷漠地看着,又是几刀下去,将大地切开一道道裂缝,却没有找到张幕。

    他向下落去,想确定张幕的位置,背后却忽然一冷,他脸色难看地转身一刀。

    叮!

    两人同时后退,黑水脸色有点不信道:“你真要打下去?”

    “我说过,我的东西别人抢不走,去死!”女人此刻的眼睛变得苍白,一股远超之前的气息流露出,虚空都在微微颤抖。

    “你疯了,竟然动用血脉禁忌之力,你不想突破了?”黑水大叫,眼底浮现不信。

    “杀掉你,拿那东西弥补就是。”女人冷漠得就像冬天里的风,接着化为幻影,瞬间杀到面前。

    两人对拼一计,这次是黑水被震得后退,大刀嗡嗡颤动,他握着发麻的手,骂道:“你个疯女人!”

    可叫娑的女人根本没理会,只有一道道恐怖的剑光笼罩而来,四面八方都有,每一剑都几乎洞穿虚空,让他手忙脚乱,真元化出的浪涛都支零破碎。

    “什么血脉之力这么恐怖,感觉她的气息至少翻了一倍不止。”张幕倒吸一口凉气,修为越高,基数就越大,想再一倍倍的提升,难度也大得惊人,能在超凡七阶还能提升一倍战斗力的血脉,怕是最顶尖的血脉才能办到。

    所谓的血脉,本质上其实就是身体中蕴含的力量,在特殊的的模式下倍被引发出来,就像机器超负荷工作一样,这对身体基因组合要求非常高。

    一般情况下,血脉武者都是那些惊天动地大能者的后代,这女人看来背景不简单。

    那女人爆发,大地都有点承受不住,张幕所在的二十米,都能感受到明显的震动。

    附近的几座小山,本来就被破坏过,再被这么一搞,全部都轰塌,没多久便被夷为平地。

    张幕更不敢出去,只是期望两人能打远一点,他的愿望确实是实现,但余波的扩大,让他依旧没有脱离战圈。

    “真强啊这女人,难怪有那个底气说话。”

    张幕换气后,已不再担心被憋死,就躲在那儿,一边疗伤一边等待。

    十多分钟后,战斗的两人已远离,而且声响也感受不到,在那女人疯狂爆发下,张幕估计两人已差不多分出胜负。

    不过他依旧没有冒头,地下是最安全的,就算两人过来,也没那么轻易找到他,直到又要憋不住时,张幕才小心地回地面。

    在距离地面十多米的地方,张幕再次换气,再等了半个小时,依旧没有一点危险,他才一举跳出来。

    看到眼前的场景,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视线所及之处,连跟草都看不到,甚至连山都不见,满是战斗的痕迹,被剑气打出的深坑,或者是被一刀斩出的巨缝。

    “此地不宜久留,赶紧离开。”

    张幕嘀咕着,没想过去捡便宜,转身就要走,但一把极细的长剑,却诡异停在喉咙上。

    他的脚步立马停住,冷汗唰唰掉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