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章 怀疑
    萧怜溪还不知道这些,她坐在旁边的椅子上闭目养神,准备下一项考核。

    理论结束后,就是实际配制考核,需要配制出三种常规d级药剂,并且在成功率上必须超过三成。

    监控室中,吴冲脸色有些难看,他刚发表自己的意见,就被人立即打脸。

    实在是萧怜溪的成绩太好,若和吴进差不多还没什么,到现在排进前三千,加上百分百正确率,又怎么可能故意乱做。

    “没想到能出这么个天才,真是开了眼界。”

    “是啊,一般情况下跻能进榜单的都很少,别说进入前三千,回想了一下,我们西南区域似乎十多年都没有出了吧?”

    “上次前三前的是晨风药王吧。”

    这人的话让在场人都一静,心中生出一个念头,定定看着萧怜溪。

    “岂不是说,他有成为药王的潜能?”

    “确实,她在某些方面远远超出常人,堪比年少时的药王。”

    “我倒觉得她很有希望。”蒋琴肯定地开口,看着萧怜溪的目光,带着满满的欣赏,

    吴冲摇头否定:“太早了吧?能成长为药王的药剂师万中无一,她一个刚冒头的小学徒,先通过考核再说吧。”

    “我怎么觉得你话中酸里酸气的呢?哪个药王不是从小学徒一步步走来的,你这话等于没说。”

    蒋琴的话让吴冲怒火升腾,他讨厌女人违背自己,觉得女人就该在家中相夫教子,何必出来抛头露面的。

    他忽然想到一个事,开口问道:“这萧怜溪是谁的徒弟,你们谁知道?”

    其他人都摇头,包括蒋琴也不知道。

    “该不会是她自学的吧?”吴冲眼睛眯着,用战术手表拨通三中的人,询问过后冷冷一笑。

    “我查了下,萧怜溪两个月前还是个普通的学生,根本没参加多少药剂学的实验,现在莫名其妙就拥有这种惊人的水平,我觉得有问题。”

    他的话让在场众人脸色一变,这问题可就麻烦,可大可小,完全能够随意怀疑,很有可能影响到萧怜溪的考核。

    蒋琴脸色一寒,噌一下站起来:“你最好不要乱来!”

    “怎么,你跟她有关系吗,只要你能拿出一点证据,我都不会怀疑她的。”吴冲眼中露出恶意道。

    “我……”蒋琴语气一塞,她也是今天才知道萧怜溪,哪里能证明对方能力的来处。

    “将她的陪同叫过来,立马终止萧怜溪的考核,我需要先调查清楚。”

    “不可!”蒋琴气的不行,“我反对,你没有证据证明她有问题!”

    “但我有权利怀疑,要知道一个普通学生,都很少付费进行药剂学方面的学习和实验,又没有任何老师或者其他背景,却拥有这等惊人的学识,我怀疑她有问题。”

    “能有什么问题!”蒋琴咬着牙,“她考核前都经过各项检查,还会有什么问题?”

    吴冲看着气急败坏的蒋琴,心中却爽快得很,他淡淡道:“比如精神方面,神族前段时间可是出没在基地市过,保不定控制了她,或许她就是异类的傀儡。”

    在场人脸色大变,说到这里,情况可就严重了,不少人都觉得吴冲有点过分。

    “吴冲,等她考核完再检查吧,若她是无辜的,才不会有损失。”有人开口,想制止这场闹剧,在场人不是傻蛋,明白吴冲为何会这样,完全是赌气引起的。

    “不行,可能考核后异类就躲开,我们怎么发现,我觉得异能多半就在附近控制这个萧怜溪,否则她这么会如此惊人?”

    吴冲冷冷一笑:“不能放过任何可能抓到异类的机会,我这就提交细查申请,让警备队的过来。”

    “吴冲,你确定要这样?”蒋琴幽幽开口,“你要知道,贸然打断别人考核,完全是断人前程的事,再有一周就是大学招生的时候,萧怜溪失去这个身份,可能会再等一年的!”

    吴冲毫不在意道:“不是还有下次机会吗?在基地市的安全前,牺牲一下个人算什么?”

    说完,他打开战术手表,向警备队通知自己的怀疑。

    其他人都叹息一声,吴冲身后的背景他们得罪不起,不愿掺和其中。

    蒋琴也很无奈,她也没法阻止吴冲,只能愧疚地看了萧怜溪一眼,心中为平民而悲哀。

    半分钟后,吴冲拍着大腿站起来,高兴道:“哈哈,这个萧怜溪跟上次的红眼神族之死竟然有点联系,我就说嘛,她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达到这种程度。”

    “难道,萧怜溪真有问题?”

    不少人心中开始怀疑,有些动摇起来。

    “把萧怜溪陪同的人叫过来,等一下再中断萧怜溪的考核,不要打草惊蛇!”

    吴进吩咐下去,立马就有两个保安全副武装来到张幕面前,神色严肃道:“你是萧怜溪的陪同吧,请跟我们过来,有人怀疑萧怜溪和神族有染。”

    “不可能!”张幕当即脱口而出,直接否定,他当初就是杀的神族的人,再清楚情况不过。

    “这些话对警备队的人说吧!”两个保安举起枪,“马上跟我们走!”

    一旁的人疑惑看过来,目光都落在张幕身上。

    “发生了什么?”

    “他还像是萧怜溪的陪同,难道萧怜溪出事了?”

    “出什么事,竟让保安荷枪实弹?”

    “不会是萧怜溪作弊吧?”

    “估计没这么简单。”

    群众的想象力是很丰富的,七嘴八舌之下,各种可能都被说出来。

    张幕预感到不对,眼中流露出冷意,点头道:“走吧!”

    他说出这两个字时,整个大厅空气都沉重数倍,所有人嘴巴都下意识闭住,不然没法呼吸。

    两个保安差点把枪都掉在地上,冷汗忍不住刷刷流下,他们感觉面前的人只要有一个念头,就能随意捏死他们。

    太强了!

    他们颤抖着,暗暗叫苦不迭,怎么随便一个人都这么厉害,还是一个少年,简直比他们队长还要恐怖。

    “怎么?你们不是要让我跟你们走吗?”张幕面无表情,收敛部分气势,“带我去见见你们的负责人!我看看是谁这么无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