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章 药剂师考核
    “根基太浑厚也有弊端,一百块高品元石足够别人提升到巅峰,而我才勉强达到宗师中期。”

    张幕苦笑,这百块元石花掉一亿多信用点,若不是上次资料卖了一大笔钱,他绝对没法这么用。

    他估计要再提升一个小境界,还得两三百块元石才行,幸好有不少资金支持。

    咚咚。

    “幕哥,早饭准备好了。”

    萧怜溪悦耳的声音像一阵清泉,让张幕嘴角露出笑容,起身打开房门,看着静静站在门前的萧怜溪。

    两人眼中都有淡淡的情意浮现,就像三月的春风吹过心头,平淡却沁人心脾。

    “今天是你参加药剂师考核的日子吧,等会儿我陪你去。”

    “嗯。”萧怜溪点头,脸上忐忑又开心,忐忑的自然是药剂师考核的事,开心则是因为张幕。

    两人吃完早饭,简单收拾后,张幕牵起萧怜溪的小手,后者轻轻握着他,一起向基地的药剂师工会走去。

    在一个多月前,张幕想培养萧怜溪成为药剂师,后来经过天尹的事,张幕更是全力支持。

    恰好,萧怜溪真有惊人的天赋,对药材有种天然的亲和力,而且感应力和控制力也非常优秀,综合来说,她是一个药剂方面的天才。

    这结果让张幕加大了支持力度,特别是赚了百亿的资金后,便购买各种基础药材,让萧怜溪随意学习和训练。

    在上亿资金砸入,加上萧怜溪在药剂学上惊人的悟性,一个多月的时间,萧怜溪就彻底入门,成为一个高级药剂师学徒。

    现在,就是再进一步,通过药剂师工会的考核,成为一名正式的药剂师。

    这样一来,萧怜溪就能考入华夏大学,而不必困在这个地方。

    所以,这是最近张幕最重视的事之一,自然要亲自陪同,不能出一点意外。

    基地市不禁止近距离飞行,张幕带着萧怜溪很快飞到一栋淡绿色大楼前,这栋一百八十多层的大楼正是药剂师工会的分部。

    由于药剂师考核是半个月一次,不少人都早早过来,有参加考核的,也有像张幕这种陪同的人。

    一楼大厅面积广阔,除去电梯外,就只有几个服务窗口,一些穿着制服的保安正在维持秩序,不时有穿着药剂师衣服的人走过,引来在场人敬佩的目光。

    药剂师,是如今时代一个特殊的职业,和以前的药剂师不同,现在的药剂师要求很高,是一个综合性职业。

    他们制作的药剂不是普通批量产品,是专门为超凡者使用的,要求非常高,特别是高级药剂,不止药材难得,而且机器根本无法单独制作,只能靠药剂师才行。

    药剂师分学徒、初级、中级、高级、大师、宗师等层次,对应超凡前五阶,而且每一个层次都比同阶超凡者尊贵,因为他们能创造更大的价值。

    “幕哥,我有点紧张。”萧怜溪手心冒汗,紧紧握着张幕的手。

    “别怕,保持正常状态即可,你没问题的。”张幕摸着萧怜溪柔顺的头发,鼓励道。

    上百的人群中,忽然走出一个青袍女人,神色带着高傲,低眼看着萧怜溪。

    “咦?这不是萧怜溪吗,听说你才学不到两个月,现在就想成为药剂师,有点好高骛远了吧?”

    张幕眉头微皱,他认识这女人,叫做胥琳,乃是北三中在药剂学上的天才,从小是众星捧月,心中高傲,看不起才开始学习的萧怜溪。

    但他没有说话,将机会留给自己的女人,他相信萧怜溪会解决的。

    萧怜溪看着高傲的胥琳,不卑不亢道:“上次我们比试融合药材,我记得是你输掉,你现在说我没有资格,岂不是在否定自己?”

    “哼!那次不过意外而已,真以为自己厉害?”

    胥琳冷哼,高傲的脸色一垮,她就是因为此事看不惯萧怜溪,她顺风顺水惯了,突然比不上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人,心中极其不平衡。

    “厉不厉害,等下就见分晓,而不是靠嘴巴说出来的。”

    萧怜溪平静的话让胥琳有点不知如何反驳,只能气愤地瞪了一眼,“你会明白现实的!”

    说完,她气冲冲转身,依旧抬着头,像一只高傲的孔雀。

    人群另外一个华装青年摇头看着胥琳,“小琳,你跟她赌什么气,那只会凭白拉低你的身段。”

    “看着她就觉得不爽。”胥琳不情愿道,斜着眼瞥了萧怜溪一眼。

    可后者却根本没看她,而是紧紧靠着张幕说话,她顿时大怒,但想到张幕的实力,只能将口中的恶话吞下去。

    “你刚才说话的样子很漂亮。”张幕小声道,惹得萧怜溪脸颊微红,白了张幕一眼。

    看到萧怜溪可爱的模样,张幕都想亲一口,不过想到现在状况加上之前的约定,张幕只能下意识握了握萧怜溪软软的小手。

    胥琳的事只是个小插曲,其他人都没有多在意,他们心思都放在即将开始的考核上,都有些忐忑,因为每次通过考核的,比例非常的小,不足百分之一。

    因为配制药剂过程中意外太多,浓度、温度、压力、空气状况、辐射等变化的环境因素,心态、状态、控制力、冷静状况这些个人因素,过程中千变万化,一个小小的差错就会失败,难度非常大。

    在场参加考核的人,除去年轻人外,不少人都到中年,甚至有几个白发苍苍的,全部都是学徒,一些甚至考过上百次都没有成功。

    张幕摇摇头,觉得制作药剂真的太麻烦,他尝试过几天,但经历大量失败后,他就不想再将精力放在这上面。

    术业有专攻,他不觉得自己是天才,还是专心修炼最好。

    距离九点还有十分钟,两个身穿淡绿色制度,露出修长白腿的女人从服务窗口走出,其中稍高的开口对着众人道:“各位,不少都是参加药剂师考核的吧。”

    见大部分都点头,她淡淡一笑:“请考核的药剂学徒跟着我来,陪同的跟着这位。”

    药剂师考核,马上就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