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0章 双人格
    红白色的乾坤罩流转着虎鹤双形,太极之意弥漫,胸口的位置就像有一圈涟漪,在渐渐地消失。

    张幕脸色有点不好,他是真没发现这人的异常,因为他从来没想过,这人会是黑狱的人!

    刚才要不是他有护体神通,加上一直潜伏在周围的灵念,换一个超凡五阶来,不死也得重伤。

    “你们狼狈为奸,不怕泄露出去吗?”张幕心中有点愤怒,因为他有吃了一堑,这代表他的思维还不够缜密。

    飞莺后退一步,她看出不是张幕对手,开始拖延时间,“什么狼狈为奸,我不过是得到消息,潜伏在你们中间,找机会反杀你们罢了。”

    飞莺此时有些慌张,心理防线减弱,张幕恰好透过读心术探测到一些心里话:“哼,你能证明吗?我可以告诉你,那个集团确实是要抢我们的研究成果,至少明面上是这样,至于暗中,你们不过是送过来用于交易的研究材料。”

    “原来如此,这两方的计划估计很完美,就算不是事先商定,那很可能是一种默契。”

    张幕心中感叹着,看着对方狠辣的双眸,他好奇道:“你之前是怎么做到的,一点都看不出来。”

    “知道人格分裂吗?那不过是我第二人格,我们是互相独立的,只要是她在的时候,那就跟现在的我没多少关系,你当然没法轻易看出问题。”

    看着飞莺洋洋得意的模样,张幕有点无语,没想到还有这种操作,不由遗憾道:“还是之前那个你看起来比较让人喜欢。”

    “切,你不会是看上她了吧?你们这些男人都喜欢小白兔吗?”飞莺冷笑,“要不要我把她叫出来跟你说说话?”

    下一秒钟,飞莺眼中的毒辣诡异地烟消云散,手中匕首也不再凌厉,一对干净的眸子,神奇地出现。

    “夜幕,对不起,我……我不是有意要害你的。”飞莺声音柔弱,眼中充满愧疚。

    张幕看的眼皮直跳,他想起一句话,精神病人是没法用常人的思维去看待的,真的太古怪了。

    “你这一善一恶两种人格,是怎么形成的,吃药还是特殊遭遇?”张幕瞥了眼围过来的三人,继续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飞莺有些悲伤道:“是……特殊的遭遇,小时候的我太软弱,才会有个她出来帮我。”

    张幕叹息道:“你也算个可怜人,让她出来吧,我要杀人了!”

    话说完的同时,他身上的气势像火山爆发般冲天而起,转身就是一掌。

    嗡嗡!

    浑厚的如来神掌向支援的三人照顾而去,他本体则一闪,鬼魅般杀到飞莺前,一掌打向其胸口,杀意毫不掩盖。

    不管对方几个人格,既然敢阴他,就得做好死亡的准备。

    “不要杀我。”飞莺慌忙后退,在冰冷的杀意下,她的瞳孔忽然一黑,邪恶狠辣之意浮现,同时无数黑色的真气透体而出,绕着身体旋转,瞬间将自己化为一个蚕茧。

    张幕一掌落在蚕茧上,刚猛的力量突然转化为阴柔,透过蚕茧打入。

    “哼。”飞莺闷哼一声飞出,撞在通道石璧上,无数蛛网般的裂缝蔓延开,整个直接凹陷进去。

    这时另外一边才传来巨响,通道都抖了抖,三个刚冲过来的人吐血倒飞,通道又被砸出三个大坑。

    张幕一晃杀到近前,三道剑气几乎同时射出,吓得三人强行逃走,依旧被斩下两只手臂一条腿。

    “咳咳,你的修为怎么会如此深厚,力量也如此古怪。”

    蚕茧中响起一个虚弱的声音,接着黑色的蚕茧,一边忽然冒出白光,一股比之前强大两倍多的气息弥漫开来。

    张幕转身看去,眼睛眯着,带着一丝郑重,“你的功法更古怪,一半光明一半邪恶,倒是挺适合你。”

    黑白蚕茧一点点变淡,一个娇小的声音漂浮在空中,她的面纱碎掉,露出一张精致得堪称完美的脸,嘴角带着鲜血,格外的诱惑。

    可此时的美脸,却一半是黑暗,像是被阴影笼罩,剩下一半才如美玉般莹莹洁白,她的眉心浮现两个蝌蚪大小的符文,也是一黑一白,正在不断伸缩,像是有生命一般。

    在这种诡异状态下,原本修为不过普通超凡五阶的飞莺,竟达到了这个境界的巅峰状态!

    “我很好奇,你修炼的是什么功法?”张幕明白,这个时候的飞莺才算全盛状态,一种奇怪的状态。

    “我会在地狱告诉你的。”飞莺冰冷道,张幕要杀她,原本的善良人格,也被迫反抗,彻底得到她的控制。

    “希望你有那个本事吧!”张幕淡淡道,手指向后弹出,噗呲几声,三个准备逃走的蒙面人,被他给当场斩杀。

    他可不想和一个武道修为不弱于他的人战斗之时,旁边还有人虎视眈眈,他不允许再有意外发生。

    至于使用灵念对付飞莺,或许能碾压,但他暂时不想用不属于这个阶段的力量去欺负别人,还是一个同阶的女人。

    要战,就好好战上一场,他很好奇,想要看看这个善恶共存的功法厉害,还是他的太极之道厉害。

    哗啦!

    空气被撕碎,绚烂的光芒闪烁,两人眨眼间撞在一起,嘭嘭嘭一连串闷响,空气炸裂,狂风大作,瞬息间对了十多掌。

    轰隆一声,对撞的力量太强,整个通道都坍塌,两人嗖一下射到另外一边,继续激烈交手。

    飞莺的力量很怪异,就像两个人再同时出手,左右手是不同的套路,一边凌厉狠辣,一边堂堂正正,速度快得惊人,眼花缭乱,让人猜不透,必须心分两用来应对。

    张幕胸口太极旋转,头顶虎鹤环绕,左手烈火般燃烧,右手阴柔之气弥漫,动作不快不慢,从容地接住飞莺所有招式。

    他的气息含而不发,飞莺足以轰爆巨石的力量落在他的身上,首先就被吸收一成力量,两成被太极之道卸掉,只有七成不到的力量能威胁张幕。

    而且,每过一秒,他积蓄的力量就强上一分,一百招后,一道排山倒海的反击被张幕推出。

    这力量远超出飞莺的极限,瞬间将之打飞。

    嘣……

    一道黑白身影撞碎坚硬的岩石,依旧止不住,深入数丈穿到了另外一边。

    “哇~”

    飞莺脸色涨红,接着一阵发白吐出一口鲜血。

    她来不及说话,面门冷风一紧,只能狼狈滚开,张幕的拳头擦过她的脸颊,砸在后面的岩壁上。

    地面一震,张幕的拳头闪缩太极光芒,并以拳头为中心,岩石纸糊的一般,轰然爆开,碎石散飞,将丈厚的岩壁砸穿,土石倾泻到隔壁的通道,发出哗啦啦的声音。

    连着两边的岩壁被毁,通道摇晃着直接倒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