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章 不敢置信
    一大片黑压压的怪虫从天上落下,当头取扑来,让人退无可退。

    噗呲……

    张幕手上挥出一道剑光,黑铁虫鳞片根本挡不住,轻易被斩为两半,残碎的肢体、腥臭的液体满天飞。

    一道剑光下,就有数条黑甲从死掉,但再其可怕的数量面前,却是远远不够。

    其他人也发现这个问题,没有刻意去杀,而是急速脱身穿过虫潮,向峡谷内部冲去。

    他们暂时不敢用炸弹,那几乎就是提醒对方他们来了。

    嗖嗖嗖~

    所有人都快速向里面冲去,强行越过拦路的巨石,一个个洞穴出现在崖璧上,数量多达十五个,洞口都还有一些人影正在撤退。

    峡谷的中心,用石头简单堆了些房子,里面有不少东西,张幕看后,脸色忍不住阴沉下来。

    因为里面全是死人,残缺的尸体横陈,有的被开膛破肚,有的没有脑袋,发白干瘪,而且没有一具是完整的。

    “哼,又是在用活人做研究,全部杀光,一个不溜!”

    黑牙小队的一人冷冽说了一句,五人便杀向一处山洞。

    嘭嘭嘭!

    各个山洞都有人开枪,火花急闪,枪林弹雨笼罩而来,打在一个个护罩上,又射出点点火星。

    众人虽然没事,但在密集的火力下,酝酿的攻势却被打断,接着飞来炸弹,轰隆一声,让不少人色变。

    “大家各攻一个点,不能让他们继续!”

    有人喝了一声,各自己的同伴杀向最近的山洞,一道雪白的刀光闪过,将几台机枪连着人都斩为两半。

    张幕手指逃出数道剑光,不断射击、扔弹的人脑门出现一个血洞,当场死亡。

    也就是这里是野外,对方没法轻易全自动化,不然可不会这么简单解决。

    张幕落在山洞前,看了几人衣服上的标志,是一道笼罩着黑雾的栅栏,正是叫作黑狱的邪派组织。

    他和几人向深处探查,没走多远,就多出两个通道,几人再分开,结果很快又出现分叉口。

    “看来是地下迷宫!”

    张幕减缓脚步,没有再快行,同时灵念迅速扩散,开始找其他人,发现越来越多的通道出现,非常混乱。

    不过他能探到的距离很远,发现黑狱不少人隐隐向一个方向,当机立断追过去。

    飞莺很快发现张幕是在有目的的前进,试探道:“你似乎有把握找到他们的老巢?”

    “找到一些痕迹,相信我的话就跟着吧!”张幕在地上一踏,利箭般射出,速度加快了数倍。

    转过一个通道,前面一个穿着蒙面的黑狱成员正在急行,听到破空声,脚步加快想逃走,却被张幕一把抓住。

    他想要立马自杀,却被张幕发现,真气微微一震,切断其行动能力,冰冷道:“听话一点,可以给你个痛快!”

    “我死都不会说的。”蒙面人嘴角流血,浑身无法动弹,只能怨毒地看着张幕。

    “那要你能死掉才行,先好好思考一下吧!”张幕手掌一翻,将一道生死符打进其体内,然后将之提在手上继续前进。

    “好痒,你对我做了什么?”很快蒙面人发觉浑身痒起来,想要去挠,四肢根本没法动,只能更加难受。

    张幕真气一动,强行将其嘴巴封住,这下连惨叫都没法发出,只有一对眼珠中的痛苦越来越浓烈。

    几分钟后,看到对方眼中的绝望和求饶,张幕将真气松了点,“现在说不说,不说的话就将你丢在这儿去找另外一个。”

    “说!我说!你想让我说什么都行,只求你给我个痛快!”蒙面人吓得眼珠差点爆炸,急忙应答,他怕张幕真扔掉他,那他将会在那种让人绝望奇痒中一直到死。

    “你们这个据点在研究什么?”

    “研究外骨骼,基因药物。”

    “哪些基因药物?”

    “基因优化类、强化类,从兽类、虫类基因中提取有效片段,用活人实验,找到后遗症最小或者是效果最大的极端药物。”

    “有成果没?”

    “我只是个外围研究员,不太清楚。”

    张幕沉吟片刻,差点吓得蒙面人想解释,他才换个问题:“这里有多少守卫力量?”

    “有一位超凡六阶的大人坐镇,超凡五阶应该有十多人,总体来说不是很多,你们来这么多人,我们多半是挡不住的。”

    “好,你可以死了!”张幕将之心脏震碎,随手扔在一边,通过几句话,他用读心术将对方大部分秘密都弄清楚。

    这人大部分的话都没错,但在守卫力量上少说了至少一半,并不是太容易解决。

    “我们的目标就是研究资料,看来雇主多半是要摘桃子。”张幕意味深长道,黑狱违法研究,这个后面的雇主抢夺研究成果,都不是什么好鸟。

    飞莺不以为意道:“这种事很正常,早知道那些合法组织是没法全力研究这些的,自然就会打它们的主意。”

    她想起一些事,脸色有点无奈,“我们这些人都是赚点小钱,还会有生命危险,而对那些庞然大物来说,我们只是工具,最后得到最大利益的还是他们。”

    “我倒不太介意,各拿各的利益,互不干涉才最好。”张幕并不觉得作为别人工具有多大问题,这本身就是一种价值的体现。

    轰隆的沉闷声打断了他们的交谈,整个通道突然剧烈震动,泥土剥落,不少裂缝浮现,一副要垮塌的模样。

    “看来有人想把通道炸掉,不让我们通过。”张幕意念中感受到数处的通道都垮塌,泥土落下来将不少人都堵住。

    “不对,有人杀过来,他们是想将我们分散!”

    张幕目光落在旁边一个通道,他感受到在另外一边,有几个蒙面人出现,正向他们两人而来。

    当!

    一声刺耳的金铁碰撞声,让张幕不敢置信地转身看去,原本站在旁边的飞莺,手中正握着一把幽幽的匕首,被他自动护体的乾坤罩震退到丈许外。

    “你真的很不一般,不止洞察力惊人,还有这种护体神通。”飞莺遗憾说道,她此刻的眼睛变得黑幽幽的,哪儿有之前的纯净,就像饿狼一般,浑身都冒着危险的气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