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章 不会抛弃
    苦恼地想了许久,张幕只得出一个办法,那就是走一步看一步,若两人合适的话,自然就不是什么问题。

    张幕坐在床边,打开属性面板,开始梳理自己的情况。

    ……

    宿主:张幕

    权限等级:5级(可一次性兑换百万虚值以下任何东西,时间流速比十万比一)

    权利:物品回收(40%)、世界投影(100%)、实力反哺(40%)、物品兑换

    虚值:8460点

    技能:现代枪法(宗师级)、鬼门十三针(第6层)、拳法(大师级)、剑法(大师级)、医术(大师级)、掌法(宗师级)、身法(宗师级)

    功法:虎鹤阴阳功(大成)、乾坤大挪移(大成)、天山折梅手(大成)、天山六阳掌(大成)、不老长春功(小成)、如来神掌(大成)、太极拳(大成)、狮吼功(小成)、琴波功(大成)

    神通:太极爆(初级)、乾坤罩(初级)、御水化龙(初级,残缺)

    精神:652(灵念)

    悟性:推衍级(37.6/100)(普通人为1)

    根骨:初级灵根(20.7/30)(普通人为1)

    体质:中级灵体(33.5/100)(普通人为1)

    力量:607.3(普通巅峰大武师为200)

    敏捷:576.5(普通巅峰大武师为200)

    真气:1050.9(普通巅峰大武师标准为300)

    近战:863.2(普通巅峰宗师为900)

    远战:1350、2(150点六脉神剑加成、点灵念加成)

    ……

    各项数据中,精神上的变化最大,原本他以为会有1100点左右,结果缩水近一半,只有652点。

    不过精神力却是发生蜕变,在天尹的紫狱魂火不断灼烧下,质量提高不少,居然变为了念力!并且提升太快的后遗症也消除大半。

    这算是一个不小的惊喜,总算对的起当时的折磨,那段痛苦没有白白承受。

    同时,精神力的质变,让他远战能力大幅度增加,结果大大超出武道修为。

    经过这么一番变故,现在他真实的实力算是超凡六阶,算是人类中的中层高手。

    “没想到回来调查一件原本不太危险的事,却闹成现在这个模样,真是世事多变啊。”

    张幕有些嘘嘘,突然他想到一件事,暗中问道:“虚,吸收天尹的魂晶,应该有东西留下吧?给我一下。”

    “有一些东西,这就传给宿主。”

    虚冷冰冰地应了一句,将魂晶被吸收后剩下的东西一股脑传给张幕。

    后者脸色一阵变化,脑海中出现一大串的神通。

    天罗幻境、紫狱魂火、束神丝、困神印、搜神术。

    整整五个神通,前两个还是中级神通,让他都有点惊呆。

    难怪能几次都压制他,要知道他到现在,也不过三个初级神通,还有一个是残缺的,若他有这些神通,他一样能做到。

    张幕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波动,开始仔细观看,这些神通个个都比他的乾坤罩要精妙。

    这五种神通,都是对精神力使用之法,天罗幻境重在变化万千,紫狱魂火重在精神杀伤,束神丝和困神印就是制住他的神通,对武者有非常大的克制,而搜神术修炼要求不高,但危险很大,限制不少,只能对精神比自己弱的灵魂施展。

    两门中级神通,三门初级神通,除去紫狱魂火需要血脉之力辅助,其他四门他都能够修炼。

    等他将之掌握,以后他对敌的手段更加多样,而且有针对精神的攻守之法,将原本的短板彻底补全。

    “这家伙这么富有,怎么没有空间器物呢?”

    张幕有些疑惑,刚才他搜遍天尹全身,都没有找到空间戒指之类的东西。

    “估计这家伙根本没带在身上,可惜了!”

    摇头将脑袋清空,张幕开始学习束神丝和困神印,他得赶紧将身上的东西解掉。

    一晚上过去,清晨淡淡的微光散进屋内,张幕依旧盘坐在床边,身上一缕缕紫色光线在蠕动,胸口则有一个紫色光印浮出。

    “给我解开!”

    他张口吐出一口气,原本密密麻麻的束神丝脱离张幕身体,一丝丝飞出,卷为一个光团。

    而丹田上的困神印一阵模糊,上面的纹路被打乱,整个印记一点点灰飞烟灭。

    十多分钟后,当困神印散去时,张幕丹田和周身一百零八穴窍绽放耀眼光芒,一圈柔和的红白太极光芒扩散。

    他丹田的真气失去压制,汹涌地在体内奔腾,气势节节攀升,原本的修为也增进不少,特别是对天地元气的控制,从原本的方圆两百米扩散到三百米,达到超凡六阶的程度。

    丹田中,真气呈现太极形状,虎鹤双形流转不停,似乎能承载一切。

    而在识海中,原本淡蓝色的精神雾气化为了雨滴状,正散发着惊人的力量,只是有些杂乱,是我因他对这股暴增的力量控制度还不够。

    张幕睁开眼睛,先是太极光芒在眼中闪过,接着是淡蓝色光芒在眉心一晃,颇为神异。

    发现萧怜溪还没有醒来,张幕伸手摸向玉手,开始检查身体,但很快萧怜溪的脸和脖子,都浮现一层红霞。

    他不由一愣,明白是为何,起身温柔道:“我先出去,你洗漱一下吧。”

    等他离开后,萧怜溪耳根都是红的,黑长的睫毛眨动,怯怯地睁开眼睛。

    见屋内没有人,她才羞涩地爬起来,看到身下的血迹,脸色又发烧得不行。

    “这不是梦……他应该会负责吧。”

    她捂着脸,脑海中回想起梦中荒唐的一幕幕,是那么的真实,结合现实的一切,她明白此时已算张幕的人。

    萧怜溪心情复杂,她想到了张幕当时的无奈,也知道自己的被迫,但发生的已发生,她没有多少选择。

    “如果他不喜欢我,讨厌我,就当它是一场梦吧。”

    萧怜溪幽幽一叹,心中有些不是滋味,她明白自己的身份太卑微,想留住张幕这种人,是何等的困难。

    一番梳妆打扮,萧怜溪走出房间,粉色的休闲服,长发披肩,面容红润,美得不可方物。

    “怜溪,我让人给你准备早餐,快来尝尝。”张幕看的愣了一下,尴尬地将餐桌旁的椅子挪开,微笑着道。

    “嗯。”萧怜溪此刻面对张幕,依旧很羞涩。

    张幕知道她多半有那时候的记忆,并没有主动提及,说得再多也不如实际行动,所以他言语动作间比以前温柔不少。

    这让萧怜溪松了一口气,她怕张幕讨厌她,结果却和她想的相反,一时间心中有些触动。

    陪着萧怜溪吃过早饭,张幕才开口:“怜溪,我教你一门功法,这门功法叫长春功,可保容颜不老。”

    听到容颜不老四个字,萧怜溪眼中浮现极大的兴趣,接下来就很方便,张幕手把手教下来,萧怜溪很快就记住。

    “你有不懂的随时问我,另外,以后我会陪你上学,周末我一般会有事去处理,也会让人保护你。”

    “嗯。”张幕的话让萧怜溪心安定下来,甚至有些甜蜜。

    “走吧,我们去上课。”张幕拉起萧怜溪的手,向学校行去。

    他此时已定下目标,要让萧怜溪在一个月内成为药剂师,随着他去超凡大学!

    只要萧怜溪没有讨厌他,张幕就会尽力让其跟上自己的脚步,不会看不起,更不会抛弃。

    接下来两天,一切都很平静,没有谁再找来,多半是天尹莫名其妙消失,让神族也忌惮起来。

    ps:五更奉上,求一波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