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章 头疼的事
    “搜魂术!”

    一阵诡异的波动散开,张幕灵魂颤抖,记忆中的东西一点点展现在他面前。

    他一点点翻看起来,从最近的记忆开始,一点点向过去流转,张幕的痛苦、不甘、愤怒,再到被他拉入天罗幻境,再到他出现施展神通。

    “快了,马上就到了!”

    天尹激动起来,张幕精神力突然变化的原因就在下面,他渐渐看到一个片段。

    “虚?虚值?是什么东西?”他看到一些东西,脸上浮现疑惑,顺着这个线索,向更深处窥探。

    突然,一股强大的阻力出现,张幕的本能依旧在隐藏,他冷笑一声:“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多少力量阻止?”

    他哼了一声,搜神术全力摧动,眼前一个模糊的东西出现,似乎是一扇门?

    就在他想看清具体是什么东西时,门忽然晃动、模糊,一股恐怖的波动扩散。

    他心中生起恐惧,想要后退,但那波动太快,一接触他的精神力,整个搜神术瞬间瓦解,就连他的精神力也凭空不见。

    “什么东西!”

    骇然中,他准备逃走,但波动已扫过他的灵魂,接着他比张幕都强大不少的灵魂,直接化为一片虚无。

    就像他的灵魂,从来不存在这个世间一般。

    瞬间,整个幻境空间在这股力量下,也全部消失,不是崩溃,而是被瓦解,虚空中只剩下张幕的灵魂光球。

    若张幕还清醒着,就能听到刚才虚说了句:“触发警戒程序,开始消除威胁……威胁消除成功。”

    这话说完的同时,天尹就彻底消失,就连其身上的保命神通都没能挡住。

    “宿主**存在,即将归位。”

    随着虚的声音,张幕的灵魂在虚空中跳出,射入他**的眉心,消失不见。

    张幕只觉得做了一场梦,记忆都变得有些模糊,他在一片火焰中挣扎许久,才知道自己是谁,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想起了发生的一起,愤怒地一吼,才终于感受到身体的存在,艰难地睁开沉重的眼皮。

    于此同时,原本**的一些记忆传入他的意识,全部是一些原始的本能动作,这让他瞳孔迅速聚集,清醒过来。

    “糟糕!”

    他脸色一变,手臂旁边一片柔软,一具雪白的身体正被他压在下面,依旧保持着连接的状态。

    萧怜溪脸色潮红,已昏迷过去,正紧紧用玉臂抱着他,空气中弥漫着怪异的味道。

    张幕神色露出愧疚,低头看去,床单上带着血迹,显然有些事已经脱离他的控制。

    这种结果,让他有些慌乱,随即是无比滔天的愤怒,真想将天尹给碎尸万段。

    “嗯!”

    由于长时间的摩擦,萧怜溪的身体有些受伤,本能疼地吟了一声,柳眉皱起,让张幕眼中的寒光,转化为怜惜和愧疚。

    身体上的封印依旧存在,但没有天尹的控制,已无法封印他所有力量,张幕强行释放出淡淡的真气,一点点梳理萧怜溪的身体。

    触碰到对方的肌肤,张幕身体忍不住颤抖,身体留下的记忆,让他差点想抱住萧怜溪。

    “我不想要的,却偏偏发生,这就是身不由己吗?”

    张幕苦笑着,他对萧怜溪原本只停留在有好感的阶段,陡然突破这么大一步,他有些无法面对。

    用鬼门十三针修复萧怜溪受伤的部位,张幕真气轻轻一震,意念从空间取出一身衣服,帮着萧怜溪穿上。

    用虚值弥补萧怜溪受伤的精神,让其安稳睡在床上,张幕才打开门,脸色冰冷地走出。

    套间大厅中,一个白衣人躺在地上,依旧活着,但灵魂被灭,脑袋都成了一团浆糊。

    若他不是神族,早就死去,只是此时还保持着简单生命活动罢了。

    张幕握着拳头,空气都一阵扭曲,他恨恨看着尸体,神色复杂。

    他很想亲手杀掉对方,但现实很残酷,他实力还差了一些,如果不是虚罗之门,他早就死掉。

    这次他能活着,真的纯属意外,若不是对方在没有灭掉他的灵魂前就去窥探虚罗之门,让那道门本能地反击,也不会这么诡异死去。

    本意和现实的对立,生与死之间的区别,让他不知道该不该感谢虚罗之门。

    “你让我明白了许多事,也让我做错了一件事,你该死,但也死得有价值。”

    张幕将天尹翻过来,其双眼已爆掉,地上染着淡紫色血迹。

    他手中出现一把匕首,破开对方的脑袋,挖出一个拇指大小的六棱体晶体,流转着淡紫色光芒。

    这是神族的晶核,类似人类的丹田,兽类的内丹,乃是力量之源,价值连城。

    “虚,帮我将他处理掉,不能留下痕迹。”

    张幕花费虚值,将天尹的一切都抹掉,就连晶核也被虚直接吞掉,化为缩减冷却的能量。

    由于天尹强行施展禁术,晶核能量大量消耗,加上虚罗之门灭掉了其灵魂,晶核中的力量不足原本的三成,只缩减了一个月的时间,但也堪比上次墨鳞蟒的内丹。

    做完这些,张幕却有点意兴阑珊,他这次是败了,而且败得很彻底。

    这对他的自信心打击很大,一时都有点转不过来。

    目光落在房门上,想到里面的女人,张幕就有点头疼。

    按理说,他刚才根本没有主导自己的身体,萧怜溪也是受到天尹的控制,两人都不是有意识在做那种事。

    但问题是,这事是真的,而且暂时无法抹除一切,他也不可能无动于衷。

    还是得负责才行!

    张幕站起来,他现在没有资格去颓废,里面有个女人,一个他没有保护好的女人,他只能继续不断地变强,才能在以后绝对不允许再出现这种事!

    打开门,萧怜溪依旧睡着,张幕有点不知道如何面对,他们不是情侣,却发生这种事,以后该用什么关系相处?

    真是一件头疼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