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章 狼狈逃走
    天上,张幕变为古琴,受到某些规则的影响,他的精神攻击力果然更强,阵阵琴音轻易挡住围攻,不少幻化出的人被斩得七零八落,场面一度血腥。

    “好!好!你让我更有兴趣了!”由敌人变化出的萧怜溪脸上浮现笑容,似乎发现了一些乐趣。

    唰唰唰!

    残破的肢体消失,一道道人影再次出现在街上,数量减少大半,已不足五十,每个人的气息却是变强大数倍,达到超凡五阶的程度!

    “杀!”所有人大喝,手中刀剑挥舞,轻易将音波挡住,飞起来斩向张幕精神本体。

    当当当~

    琴音变得急促,无数剑气凌空飞射,将虚空划出道道白痕,一些人被伤到,效果却大不如之前。

    张幕无奈后退,但这个幻境是由对方主宰,很快就被人堵住,两刀下来,就将他的变形破掉,狼狈抵挡。

    “手段用得差不多,没必要拼命了!”张幕心中想着,没到绝境他没有动用虚值,现在这个情况,必须得有所决断。

    “虚!用最便宜的方式,让我脱离幻境!”张幕沟通虚罗之门,被迫发布一道命令。

    “滴,消耗1万点虚值!”

    虚没有感情的声音让张幕心疼无比,那可是一万虚值啊,这么一下就没了。

    一道白色光芒从张幕眉心射出,噗一声洞穿围杀来的众人,并将整个天空都射出一个大窟窿。

    “什么!你!”

    在幻化的萧怜溪惊呼声中,张幕随着白光消失,强行破掉他的幻境,逃脱控制。

    外界,张幕身体一震,眼中呆滞突然散去,射出两道精光,此时他正站在街道上,一只手依旧揽着萧怜溪。

    只是此时的萧怜溪双眼无神,随着他的动作,身体一软,直接晕过去,张幕急忙将其接住,一晃不见。

    从张幕陷入幻境再清醒,现实中不过一分钟时间,路人都没有多少察觉,只有当时人知道其中的凶险。

    在张幕破掉幻境逃走时,一间街道旁的咖啡店中,响起一声惨叫,来源是一个抱着头的青年。

    此时他的鼻孔流出鲜血,诡异的是,血带着淡淡的紫色,被他快速抹掉。

    “先生,你没事吧?”一个美女服务员走过来,关切问道。

    “我没事,刚才头有些疼,你给我上一杯雪地咖啡。”青年摆手,颤抖着抬头看了一眼张幕逃走的方向,露出一张让服务员眼睛发光的俊美面庞。

    “好的,先生。”女服务员乖巧地点头,转身急忙去准备。

    俊美青年摊开手心,一滩紫血正出现,他脸色有些难看,“没想到一个超凡五阶的天才,还有这等强大的精神保护手段,连我的幻界都破掉,真是让我意外啊!”

    青年眼中紫光一闪,手中的紫血蒸发,转头微笑接过服务员端来的咖啡,浅浅喝上一口。

    “这人越来越有趣,我得看看,他还有什么手段。”青年嘴角浮现一丝弧度,似乎是在享受咖啡的美味,让一旁的服务员看的心醉。

    ……

    张幕连着跑出三条街,感应到没有危险后,才心有余悸地停下,一指点在萧怜溪眉心,精神力轻轻抚过,小声道:“怜溪,快醒醒。”

    可萧怜溪依旧软趴趴的,没有一点反应,若不是呼吸还在,他都以为没救了。

    用鬼门十三针检查了一下,发现身体上没有任何问题,张幕皱眉看着面前的秀脸,嘀咕道:“多半我破掉幻境时,让她的精神也受到波及。”

    张幕在精神上几乎没有多少手段,沉吟片刻还是暗道:“虚,帮我修复她的精神。”

    “滴,花费500虚值。”

    萧怜溪差不多是普通人,精神修复很便宜,要是张幕自己,估计剩的虚值都不够。

    虚值起了作用,萧怜溪长长的睫毛动了动,精神上没有问题,只是下意识睡着了。

    就在张幕想叫醒她时,由于他抱着一个昏迷的少女,早就引起不少人的注意,一个毛脸壮汉看到萧怜溪如此漂亮,觉得张幕不像好人,挺着胸口站出。

    “小子,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欺负一个弱女子,还不快放下她?”

    张幕听着这话,觉得有点熟悉,随即想到自己的样子,抱着一个昏迷的而且又水灵灵的女子,确实有点像坏人。

    他有点郁闷,这种事发生就算了,怎么他是坏人?

    “咳咳。”张幕尴尬道:“她是我妹妹,刚才因为意外晕过去,马上就醒过来。”

    “谁信啊?”毛脸大汉以为张幕心虚,顿时气势高涨,大声对围观的人喊道。

    有人开头,原本畏畏缩缩不敢出面的人几乎都跳出来,一起否定或是指责张幕。

    “看他们两人也不像,绝对不是兄妹!”

    “年纪轻轻就干这种令人不齿的事,真是丢脸!”

    “让他把女孩交过来,可不能让他祸害。”

    “这女孩多半是被下药了,听说不少有权势的子弟都这么干过。”

    “多漂亮的姑娘,不能给这种人糟蹋。”

    毛脸大汉听到这些话,得意地走到张幕前,质问道:“快把她交给我,不然大家可得给你点苦头吃。”

    “若我不呢?”张幕脸色沉下,这些人说话越来越难听,真以为他没火气吗?

    “哈哈,小子,还冥顽不灵,看大爷不教训你一顿!”

    毛脸大汉找到出手的机会,一把抓过来,脚步沉稳,出手有力,有不弱的武学底子,勉强算是一个2阶超凡者。

    “滚!”

    张幕仅仅张口一喝,瞬间狂风倒卷,吹起满地的灰尘,一道音波像是狮子般扑出。

    毛脸大汉骇然间想要后退,哪里又来得及,嘭一声被撞飞,狼狈地滚到十米外才停下。

    “还有谁来教训我?”

    张幕冷冷看了众人一眼,所有人都赶紧后退一步,之前开口的人都禁闭嘴巴,不敢再出头。

    “还是得靠实力,只要有实力,走到哪儿都管用!”

    瞥了一眼惧怕的众人,张幕也不在乎自己被人看成坏人,脚下一轻,一步数丈,化为一道幻影消失在街头。

    “唉,什么世道啊!”

    “好厉害!”

    “要不报警?”

    “你能确定这是真是假?就算是真的,你不怕那人报复?”

    “算了,别多管闲事。”

    众人又议论起来,比之前还要激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