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 幻境
    张幕没有妄动,若无其事地走着,精神力探测过去,却并未发现异常的人。

    “麻烦了,看来是个高手!”

    他心中警惕起来,他的精神力堪比超凡四阶,都没能找到目标,说明盯上他的家伙很强!

    “怜溪,靠近我一点。”张幕小声提醒,大手伸出揽住萧怜溪的肩膀,真气蓄势待发,一旦有异动才能反应过来。

    “幕哥,有什么危险吗?”萧怜溪疑惑地左右看去,发现此时周围有不少人,难道有人敢在大庭广众下对他们不利?

    “你不用管。”张幕深吸一口气,他察觉危险越来越近,却偏偏没法找到具体的源头,心思不由下沉。

    “敌人到底怎么做?”张幕目光落在人群中,陡然瞳孔一缩,精神力狂涌而出。

    “这种感觉!”他喃喃自语,“好像做梦一样!”

    “是幻境!”

    轰!张幕汗毛倒立,体内真气奔腾起来,道道红白光芒扩散出,将自己和萧怜溪给笼罩,凝重地停下脚步。

    “咦,这么快就发现,不愧是能杀掉我族的人类天才。”一声戏谑之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原本路上的行人,全部转头看向张幕,男女老少,脸上都带着笑容,就像是他们在说话一样。

    “你是谁?”张幕脸色变化一阵,吃惊、忌惮之色浮现,不过依旧保持着镇定。

    “我?一个神族使者罢了,原本只是过来看看,没想到你真是杀害卫天刹的人,有意思。”

    他是怎么知道的?

    张幕心中一惊,眼角瞥见萧怜溪,又一阵剧烈变化,他刚才揽着的人,居然凭空不见了!

    “幻境,这是幻境!”张幕不断提醒自己,不让自己慌张,精神力收缩而回,将眉心灵台保护住。

    “反应真快,精神力和意志也足够强,让我都没能控制住你的神智。”

    空气微微扭曲,萧怜溪忽然出现,站在张幕的面前,啧啧称赞地看着他。

    “能影响我的感知,不知不觉让我陷入幻境,阁下是神族中的紫眼一脉吧?”张幕眼睛微眯,没有多少惊讶,心中却连连叫苦。

    紫眼神族,擅长精神一道,眼下对方如此轻松让自己着道,怕至少是超凡六阶!

    “很有见识,听这小姑娘说,你是叫张幕吧,我听说人类最近增添了一个天才,想来就是你,若将你给杀掉,或许是个不错的功劳。”萧怜溪嘻嘻笑着,神色狰狞,满目寒光地看着他。

    “你把她怎么了?”张幕心中咯噔一下,暗叫糟糕,看来他想的没错,此时萧怜溪被对方控制,不然没法这么快知道他是凶手。

    “自己都保不住,还在管别人,准备受死吧!”萧怜溪哼一声,手中出现一把长剑,对着张幕刺来。

    张幕下意识一掌打出,骇然发现自己的修为衰弱太多,勉强达到超凡四阶的程度。

    不过超凡四阶的掌力也不弱,轰的一声,将长剑挡住,但他手心却被剑气刺穿。

    萧怜溪得意一笑:“哈哈,在我的世界中,你能动用的就只有精神,去死吧!”

    “连高贵的紫眼一脉都来调查我,想来这次破坏了你们不小的生意吧。”张幕冷笑,既然要杀他,何必再客气。

    “你知道就好!”萧怜溪脸色不好看,张幕这次一搞,他们在第三基地市大半的据点被毁,损失非常大,否则他也不会过来。

    “你偷偷进来,就不怕被发现后走不掉吗?”张幕看着手中流淌的鲜血,面无表情道。

    “精神上的交锋,天眼哪儿能发现,那些高手还能守着你不成?”萧怜溪不在乎一笑,将手中长剑一挥,“杀!”

    原本路上的行人,手中都出现一把剑,每个人的修为都不弱于超凡四阶,全部都杀向张幕。

    同阶之下,张幕才知道什么叫做双拳难敌四手,刚就算能够挡住,也耗不起。

    噗噗!

    背后中剑,随着利剑拔出,鲜血飚射,真实的痛苦让他眉头一皱,反身将两人打飞。

    “嘿嘿!”

    所有人都坏笑着,根本不在乎自己被打中,全部都是以伤换伤,在他身上刺出一个个血洞。

    “很真实吧,精神上的痛苦其实比**更真实,所以在这里死掉,你也会真的死掉。”

    幻化的萧怜溪抱着双臂,冷漠地注视着他。

    张幕没有回答,他正激烈肉搏着,浑身都是鲜血淋漓,他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根本不知道如何应对。

    “如来神掌!”

    他低喝一声,一掌拍出,凭借意念化出火红掌印,不过大小不及正常的十一,只有两丈大小,将十多人砸爆。

    但周围的人何止一百,而且那些被他打死的人一阵扭曲,又恢复如常攻刹而来,简直是不死不灭,无穷无尽。

    “你别妄想了,虽说你的精神力比同阶武者强大不少,但和我比起来却是差的太远,还想跟我消耗吗?”萧怜溪讥笑地看着张幕,一副吃定他的模样。

    张幕有些恼怒,这家伙简直在玩他,用这种手段一剑剑刺伤他,让他像被千刀万剐,却不发出致命攻击。

    “是不是很生气?你当初可也是这么折磨卫天刹的,将他骨头一寸寸打断,现在该轮到你了!”萧怜溪冷冷看着张幕,“我会将你一剑剑消磨,让你尝尝那种痛苦,不然哪儿来的意思?”

    张幕听到此话,不以为意道:“希望你能做到!”

    “嘴硬,若我想立马杀掉你,轻易就能做到。”萧怜溪眼神一寒道。

    张幕没理会,在其说出这话时,他脸上若有所思,整个人像烟尘般忽然崩溃,接着向天上冲去。

    “你!”幻化的萧怜溪首次露出吃惊,“竟然能领悟精神变化之法,倒是有几分天赋!”

    张幕的精神烟尘扭动,迅速化为一架古琴,叮当一声,道道音波扩散,就像一柄柄利剑,将一个个的人头斩下。

    他从不断施展功法上明白,在精神的世界,自己有能力变化所知的一切,不止模拟武功,还能变化为其他物品,只是和对方幻化出整条大街,数百个人还差上不少。

    但这却种悟性不一般,让出手的紫眼杀心更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