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章 不配
    宋晴穿着黑色的连衣裙,黑丝包裹着修长的美腿,披肩的鲜红散发,画着浓装,性感艳丽,根本不像个学生。

    她听到萧怜溪的话,面色不自然一变,目光落在其身上的衣服和旁边的张幕,不知为何心中妒忌之意大起,尖酸道:“或许是你之前早就破掉了,昨晚服务了几个男人?难怪现在有钱买这衣服,怕是要好几千吧?”

    “你……你怎么是这种人!”萧怜溪看着宋晴,此时面前的人,哪里有昔日好友的一点影子?

    变化太大了!

    宋晴却是恼羞成怒,用染着鲜红指甲油的手指点着萧怜溪:“我怎么了?允许你清纯地卖,就不许我妖艳卖吗?萧怜溪,你我都是一样的人,就不要装清高了!”

    哗哗……

    附近看好戏的人顿时炸开,这可是杀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啊,不少人都激烈议论起来。

    “没想到萧怜溪会做那种事。”

    “可惜了,我还偷偷喜欢她呢。”

    “看她身上的衣服,一晚上得不少钱吧,难怪宋晴会不舒服。”

    “两人以前都是好朋友,该不会早就在干那种事吧?”

    “大爷我就想知道,多少钱一晚上?”

    ……

    各种异样的目光,充满恶意的议论,让宋晴得意地仰着下巴,既然我下了水,你也别想干净。

    萧怜溪脸色越来越白,浑身的力气都像被附近的人抽去,她喃喃道:“我没有,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可这个时候,看戏的人又怎么会相信,相反目光更加鄙夷不屑。

    “还在立牌坊!”

    “有什么不可承认的,以后我会照顾你生意的。”

    “多啊,用身体赚钱,没什么丢脸的,老娘高一就在卖呢。”

    张幕听到这些话,眉头狂跳,现在风气都这么开放吗?你们都还是学生啊!

    “咳咳,怜溪,我头一次来你们学校,带哥哥我转一下吧!”

    他手掌按在萧怜溪肩膀上,温和笑道,随即踏前一步,将其揽在身后,一股强大的气息释放而出。

    瞬间,在场数百人都感觉呼吸一滞,心头就像被一块石头压住,就连超凡三阶的几人都不例外,一时间所有人都闭嘴,瞬间安静得可怕。

    “你们不上学吗?哪儿来这么多的废话?”

    张幕的话传遍所有人耳边,却没有人敢回应,不少人额头都在冒汗,双腿发抖,有些承受不住张幕恐怖的气势。

    噗通!

    首当其冲的宋晴摔在地上,瞳孔放大地看着张幕,在她的眼中,张幕就像个恶魔一般恐怖。

    张幕淡淡瞥了她一眼,“我妹妹不配有你这种朋友,以后也不会再有,给你说一下,他身上这件衣服,是我这个刚回来的哥哥给她买的,以后只会有更好的,不过,这些事都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说完,他大手揽着萧怜溪,人群迅速让开一条通道,两人扬长而去。

    直到张幕离远,众人才放松,抹去脸上的冷汗,震惊地看着张幕的背影。

    “好厉害,我们学校第一天才向左也不过如此吧?”

    “他竟然是萧怜溪的哥哥,还是转校过来的,萧怜溪看着那么穷,竟然还有这种亲人!”

    “看来她是不可能做那种事的,估计是宋晴嫉妒才这么说的吧。”

    “是啊,我都嫉妒,别说宋晴了。”

    在场人都看了呆呆的宋晴一眼,逐渐散去。

    远处,几个人正凝重地看着消失在门口的张幕,其中一个少年开口:“好强大的气势,怕是学校的学生武力第一得换人了!”

    “或许吧!”

    “这人很神秘,让我查查。”

    “本来快要毕业,没想到还会有好戏可看。”

    几人说着,也跟着走向学校,一些学生看到几人,男的都敬畏地让开,女的则满脸花痴。

    萧怜溪将眼泪擦干,感受着肩膀上结实的手掌,她从来没这么安心过,心中对张幕的好感,立马增加不少。

    “别说谢谢,这种事我能帮你一次,以后就得靠你自己,我会给你一定帮助,你可得尽快强大起来。”

    “嗯。”张幕有些冷漠的话,让萧怜溪反而觉得很踏实,她知道张幕是在对她好。

    张幕很满意萧怜溪的懂事,将手收回,目光放在学校的布置上,随口道:“那就开始给我介绍你们学校吧,我一直在战场上厮杀,都不知道你们现在的生活是怎么过的?”

    “哦……”萧怜溪抬头看了张幕一眼,这个人是在外面那种危险的环境中过来的吗?难怪冷漠又暴力,这或许只是他的保护面具吧。

    “你们这么现在还上学,没放暑假吗?”

    萧怜溪歪着头,秀气的大眼睛疑惑道:“现在是要上课啊,暑假是什么?我们只是在12月会放一个月的长假,其余时候都在周末放假。”

    “呃,我不太清楚,乱说的。”

    张幕这才想起教育机制和千年前完全不同,这里的小、中、高分别是5、4、3年,6岁上学,大部分人没法上大学,而且除去文化知识,还要习武、了解异类,夏天又不太热,每年基本都在学习,没有暑假很正常。

    “这是我们的主教楼,里面有很多仪器,用来考试和训练,那是食堂,普通的饭菜很便宜……”萧怜溪没有怀疑,开始给张幕介绍学校内的建筑物。

    张幕一边听着,一边询问,十多分钟时间,就将学校了解了个大概。

    他总结了一下,现在的学校特点就是实用,除去必要的文化知识,平时学习训练的都是以技能为主,目的是将每个学生都培养成有用的人才。

    比如,有人武学天赋高,就会以修炼为主,若没有武学天赋,就以文化知识为主,一武一文下,或许走超凡之路的地位更高,但学文的却不会变为废材,若能掌握某些能力,依旧前途光明。

    就像有人主修药剂学,若能成为药剂师,地位比同级超凡者还有地位,有人在机械上有天赋,可成为修理师,收入可非常观,有人精神上有优势,通过训练可成为机甲战士,受人尊敬。

    这个时代的学校,人类中有强有弱,有巨大的阶层,但教育中却没有绝对的废物,除非自己不想学,不然每个人都能在未来找到一份好工作。

    张幕抹着下巴,看着萧怜溪漂亮的小脸:“这么说来,你是以修文为主,想成为药剂师?”

    萧怜溪被看得脸一红,有些羞愧道:“我只是想想,由于没有钱,一直没有多少机会配制药剂。”

    “那你觉得自己有没有这方面的天赋?”张幕直接问道,心中开始思量,若萧怜溪真有天赋,完全可以为夜幕组织培养一名药剂师。

    “我……我不清楚,只是几次制作实验,都觉得很简单。”萧怜溪有些心虚,从小困苦的人,缺的就是自信。

    “我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在配制药剂上有天赋,我会让人培养你,这是你改变命运的机会,要做好准备。”

    “嗯,我一定会努力的!”萧怜溪坚定地点头,她穷不代表她傻,她会抓住一切机会摆脱自己卑微的命运。

    张幕满意地点头,“营养液每天喝一成,先改善体质,你虽然在文化部,但还是要练武,总得有点自保之力。”

    两人在学校乱逛,由于上课的时间是上午3个小时、下午3个小时,晚上并没有课,安排比较宽松,上午9点才是上课的时间,所以时间允许张幕彻底将上千亩的校园逛得差不多。

    他们悠闲逛着之时,校门口,三中的校长却是急匆匆来到学校,这人老人模样,头发花白,脚步倒挺矫健,此刻老脸上红光闪闪,一副激动的模样。

    他刚才得到消息,今天刚转来的学生,竟然是个天才,而且是被天眼都鉴定过的顶级天才,未来必然能去华夏大学。

    这简直就是天上掉下的馅饼,砸得他都有点晕头转向,要知道整个学校上万学生,但每年达到华夏大学录取条件,能够打通任督二脉,顺利成为超凡四阶大武师的,也就一两个,有时候或许还没有。

    突然冒出一个现成的指标,他欢喜得牙都要掉下来,急忙赶过来就是要当年感谢,可不能让这个人转走。

    在众多学生、老师不解的目光中,他以最快的速度冲到监控室,喘着气道:“马上帮我找个人,我要见他!”

    值班的中年人吓得一抖,将手中的书扔掉,站起来扶住校长:“吴校长,是哪个学生又犯错了吗?”

    “帮我查一下,现在到校的有没有刚转学的一个叫张幕的学生!”吴校长背着手,语气还是有些急切。

    若不是在外无法查询学校内部系统,他早就直接过去找张幕了。

    中年人见其很急,也不废话,快速打开界面,几下操作,就跳出一个人,没有照片,只有一些基础信息。

    “就是他,让我来。”吴校长哈哈一笑,用校长的权限将张幕照片调出,便转身道:“立马准备礼仪,我要亲自欢迎这位同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