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6章 捡了个妹妹
    神族手下的丧尸非常多,数量多达上百亿,但能称为神族的却非常少,就跟人类中超凡者数量少一样。

    在进化的道路上,每进一步都是一道天堑,超凡者每提升一阶都要跑掉一大半人,别说达到在神族中,只有达到4级才算是神族。

    就算神族能繁育后代,但不大的基数加可怜的生育率,导致神族数量不过丧尸数量的万分之一,他杀掉一个,还是用的虐杀办法,说不被报复,他自己都不相信。

    要想减少麻烦,就要把在场的全部杀掉,至于天网系统,人类最高层才有权利干涉,自然不会在意他这点小事。

    张幕眼中冰冷无比,转身看着角落中的女人,抬起手指,就要一道剑气射出。

    “不要!不要杀我,我认识你!”

    萧怜溪尖叫着,不断挥手,凌乱的头发下,一张恐惧又苍白的5脸让张幕一愣,还真是见过一面。

    他现在才发现这个没有丝毫威胁的女人,竟是下午他选择袖手旁观的对象,还真有点巧。

    稍微一想,他大致猜到这女人为何在这儿,一时间不由迟疑,这女人的命运两次都落到自己手中,算是缘分吗?

    可惜,一路厮杀过来的他,早已没有多少好人心,只能摇头叹道:“不好意思,我不想有人知道这事。”

    “不!我跟你有关系,你不能杀我!”萧怜溪哭了,这个男人太冷漠,太绝情,就不知道怜香惜玉吗?

    “别怕,我很干脆的,不会让你有太多痛苦。”张幕手指向萧怜溪眉心点去,手指冒出火光,只需要一道剑气,萧怜溪就会痛快死掉。

    “我认识萧木兰!”萧怜溪闭着眼,急忙道。

    张幕的手指停在半空中,疑惑道:“你认识谁?”

    “萧木兰,她是我小姑,你说的那人肯定是我小姑,她是不是两个多月前被一个醉汉杀死的?还是我帮她收尸的!”

    怕张幕杀她,萧怜溪一口气将所有话都说出。

    说完后,没有感觉到通,她忐忑睁开眼睛,看到一对复杂的眸子。

    张幕此时呆呆的看着她,奇怪的眼神,让她松出一口气,她总算没有看到冰冷的杀意。

    “她是你的小姑,为什么没和你们住在一起?”

    张幕收回手掌,心中已相信对方的话,虽然他的记忆中从来没有萧怜溪的印象,但此时仔细看去,依稀能从其眉目间看到萧木兰的一些影子。

    这种相似确实是近亲间该有的,加上他的精神感知,能够确定萧怜溪没有乱说。

    “我爸好赌,曾欠下一大笔钱,让小姑……小姑像我今天这样,被……被人……后来小姑便和父亲决裂,那时候我才五岁,对小姑印象不太深,直到今天我才明白,她为何会离开。”

    说到这里,萧怜溪想起自己的遭遇,原本的泪水更多,哗啦啦掉个不停。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张幕叹息一声:“我明白了,跟我走吧,我不杀你,但你也不能单独待着。”

    拉过萧怜溪的手,张幕一把将其抱住,脚下生风,急忙离开房间,从一边的窗户飞走。

    他前脚刚走,酒店外面就出现一辆辆装甲车,接着一大队全副武装的军人出现,向他刚才待的房间而来。

    基地市出现神族,还是红眼啃种,算是一件大事,所以天眼系统立马将信息发给当地的警备队,便出现了这一幕。

    张幕连一个人都不愿留,更别说见其他人,即使是警备队,他也不相信,因为人为了利益什么都能做出,别说出卖他的信息。

    飞过两条街,找到一个隐秘角落,张幕才缓缓落下,感受着怀中温软,鼻孔间的淡淡馨香,他不动心思是不可能的。

    在他心中,修炼才是最重要的事,没有实力的感觉他体会过,不敢再懈怠。

    但美色他却无法隔绝,人有七情六欲,除非抛弃这些东西,否则无法无动于衷。

    张幕轻咳一声放开萧怜溪,手中的温暖让他有些不舍的,看到其害怕的模样,他笑了笑:“还怕什么,我都说了不杀你的。”

    “真……真的吗?”萧怜溪声音若蚊,低咛道,都不敢看张幕。

    张幕无语地摸摸脸,“我有这么可怕吗?又不会吃了你。”

    萧怜溪很想说张幕冷漠又变态,却不敢说出来。

    张幕无奈道:“我杀他们只是怕麻烦,毕竟神族可不简单,所以当时想杀你也是这么考虑的,我是一个很实际的人。”

    “不过,你既然是母亲的侄女,那我自然不会在下杀手,反而会保护你的。”

    “啊!”萧怜溪惊讶地抬头,“你是?”

    “我是你小姑,也就是萧木兰的养子,这次来就是为母亲报仇的,只是没想到会遇到你。”

    张幕解释道,他说到萧木兰时,没有用妈,而是用的母亲,因为他的心中还是有点过不去这个槛。

    萧怜溪眼睛瞪大,指着张幕,又指着自己,“我们是……”。

    “对,你算是我的妹妹,我怎么会杀你呢。”张幕强迫自己变得温和,露出一丝笑容道:“走吧,去换一身衣服,你现在这样子可不像个学生。”

    萧怜溪这才发现自己穿着暴露得很,顿时耳根发红,脸上浮现两片红霞,羞得无地自容。

    见其恢复到正常状态,张幕一把拉住她的手,向外面行去。

    两人很快融入人流,萧怜溪漂亮性感的的身姿立马引来不少男人的火热目光,她更加害羞,自己从来没穿得这么暴露,不由将头靠着张幕的肩膀,一时间倒像一对情侣。

    基地市中,看不到一点战乱的迹象,街上灯红酒绿,两边高楼大厦林立,各种商店鳞次栉比,不少人进进出出,逛街玩耍。

    张幕看到一间服装店,便拉着萧怜溪走过去,进门道:“服务员,给她跳几身合适的衣服。”

    萧怜溪看到琳琅满目的漂亮衣服,却有些不好意思,“这儿的太贵了,算了吧,我回家去换。”

    “不必,你直接换上就行。”张幕摇头,对他来说,普通的东西,已不算什么钱。

    强行让萧怜溪换上一身休闲服,又多买三套各种衣服,张幕才带着形象大变的萧怜溪离开。

    妆容、衣服对女人的影响真的很大,换上一身衣服,萧怜溪的性感消失,再次变为原本的秀气少女。

    “谢谢你,其实我可以不用这些的。”萧怜溪不好意思道,四套衣服就要上万,任何一件都是她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你知道这点钱对我来说不算什么,就不要再介怀,说正事吧!现在你有什么想要办的,可以给我说,以后你得跟着我一段时间,不然有生命危险。”

    萧怜溪沉默片刻,忐忑道:“我想借10万信用点。”

    “你还想管你那个混账老爹?”张幕皱眉,眼中寒光一闪:“我可以帮你把他杀掉,以后就不用有烦恼了!”

    “不要!”萧怜溪被吓一跳,使劲摇头,“他毕竟是我父亲,我恨他,但我并不想他死。”

    “那我把他废掉吧,这样他就不会赌博了。”张幕又换个方法道。

    “别,你不要管他。”萧怜溪吓得眼泪都快流出来,这个男人怎么这么暴力,动不动就是打打杀杀的。

    “好吧,但你不能回去,家里还有没有其他人?”

    萧怜溪有些落寞道:“没有,我妈妈在我三岁就病故,老一辈的也很早去世,小姑前一段也去世,只有父亲一个亲人了。”

    看到萧怜溪手上的粗茧,张幕暗叹一声:“你很不错,如果你同意杀掉你父亲的话,我可不敢把你留太久。”

    张幕眼中露出欣赏之色,“你现在上高几?”

    “高二。”

    “多少岁?”

    “刚满16。”

    张幕点点头,“这样,白天你继续上学,晚上跟我住,或者去我指定的地方,等过一段时间,风头过去,我再安排你。”

    “嗯。”萧怜溪没有意见,也不敢有意见。

    当即,张幕带着萧怜溪来到一处酒店,要是一间套房住下。

    他当然不会对萧怜溪做什么,他不屑于做强迫女人的事,以他现在的能力,若想要女人,轻易就能找到,何必恶心自己。

    见张幕丝毫没有心思,萧怜溪第一次在张幕的标签上加了个好人,才安然睡去。

    一夜平静,张幕修炼到天明,和诸葛旭联系交流一番,准备等三天后就回去。

    萧怜溪简单吃了早饭,和张幕一起向三中走去,张幕昨晚让诸葛旭搞了个学生身份,一边保护萧怜溪,一边顺道去现在的高中看看。

    “这几天可能会有人来调查,你就说什么都不知道,记住没?”

    张幕拿着千年都没绝种的油条豆浆,一边叮嘱萧怜溪,他拦在养母的面子上,已将其当做半个亲人,不想让其出事。

    “记住了。”萧怜溪乖巧地点头,语气间亲近许多,她发现张幕若不杀人,还是比较好相处的。

    “把这个拿着,你的身体素质太差,先喝着改善一下吧。”张幕取出一只以前买的高级营养液,塞进萧怜溪手中。

    “我……”萧怜溪想拒绝,但想到张幕给她买的衣服,知道没法拒绝。

    “你就当我是在帮母亲照顾你,不比有心理负担。”张幕拍拍萧怜溪的肩膀,暗想有个妹妹其实也不错。

    “咦,萧怜溪,你今天还能来上学啊?”一个尖尖的声音从远处响起,说话的正是昨天见过的宋晴。

    她嘀咕道:“不应该啊,你是第一次,又是被那些家伙弄,怎么还能走路?”

    萧怜溪怎么会不会明白,脸色瞬间羞恼无比:“宋晴,我的事跟你再没有一点关系,希望我们不要再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