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2章 调查
    临时租下的一处房间,诸葛旭本在统计今天的收获,忽然战术手表跳出一条消息,看完后他小声道:“张幕,你让我注意的那人有消息了。”

    “如何?”张幕一下来了精神,他知道是谁,就是那个被他盯上的王庞。

    “走火入魔,废了。”

    张幕笑道:“那岂不是生不如死。”

    “差不多,听说他经脉俱断,除非s级药剂,否则根本无法修复,关键是心神受损,血气大散,就算能够修炼,也远不及以前。”诸葛旭点头,将详细情况说出。

    “嗯,这么一来,他多半要被王家外围化,等过一段时间,再让人……”张幕做了个割喉的动作,意思不言而明。

    “没问题,只要不被抓到把柄,一个废物很好解决。”诸葛旭点头,他不会去管张幕是如何做到的,只关心自己该做的事。

    张幕笑容渐渐收敛,询问道:“另外一件事你查得怎么样?”

    “有一些眉目,但你的信息在军方系统中,很难查到,你的养母确实是个普通人,那个醉汉也是个普通人,结合在一起看,当初的事很可能真是巧合。”

    张幕皱眉,他让诸葛旭查的就是他养母的死,这是他这句身体一直以来的执念,现在有机会,自然要解决。

    “你能调查到那醉汉之前和谁接触过吗?还有我养母接触的一些人?”

    “这个很麻烦,时间隔得太久,贫民窟人流又混乱,需要多给我几天试试。”

    “麻烦了。”张幕没有强求,他一直很疑惑,就算人喝醉酒,也不至于乱杀人吧,何况是一个没有多少威胁的女人。

    他觉得这中间肯定有问题,不把它搞清楚,张幕觉得心中都不舒畅。

    现在的境界重在感悟,一切的自然变化、人生百态,都需要去体会,要做到本心通达,不然容易陷入迷惑状态。

    接下来几天,白天和诸葛旭等人狩猎,基本每天收入都能接近两千万,晚上修炼、感悟,推衍武功,日子过得还算平静。

    直到一周后,诸葛旭突然找到他:“上次的事调查得差不多,根据我的分析,你养母的死,确实有蹊跷。”

    张幕站起来,急切道:“有什么问题?”

    他继承这具身体的记忆,虽说是他占据绝对主导,但依旧有一些影响,对这个死去的养母,真的是当做半个亲人。

    “醉汉原本是不常喝酒的,他家有个儿子在上学,花销很大,听其邻居说,这人连酒都不舍的买,这是一个疑点。”

    诸葛旭慢条斯理道:“第二,醉汉死后,他家似乎得到一大笔钱,远超联邦的慰问金,而你当初被扔进炮灰营,按理说不可能赔偿他们的。”

    “第三,你养母死后,你们家立马被谁翻过,就像有人在找东西。”

    诸葛旭手指点着膝盖,“这些都是很琐碎的细节,若不是派人认真查,很容易被忽略,我感觉有人在掩盖这件事,即使它是一件不太奇怪的事。”

    “你的意思是,有人要的杀我养母,醉汉只是个工具。”张幕眼色变冷,他之前只是怀疑,那现在他已有几分确定。

    “多半是,只是我不明白,你养母只是个普通人,会得罪谁呢?”

    张幕沉吟道:“这事我亲自回去调查。”

    “我跟你去吧。”

    张幕摇头,“不必,你继续带他们狩猎,我假装闭关修炼。”

    他担心被人知道他的用意,那想查清真相,可能会更加困难。

    “行,你快去快回。”诸葛旭立马就明白,果断离开,布置下一步事情。

    张幕给赤雷说了一声,偏偏返回基地市,他用易容术改变外貌形体,来到第三基地市外的贫民区。

    时隔两个多月,回到白杨街,张幕脑海中浮现一些记忆,大部分是前身的,一部分是他醒来时的那一段。

    陌生又熟悉的矛盾感,让他有些烦躁,随意按照记忆胡乱逛着,不时看到一些熟悉的面孔,可惜这些人都不再认识现在的他。

    这里的人,都是为生活艰难奔波,他们大多是没有任何异能,也没有练武天赋的普通人,每天的劳作,勉强让家人吃饱就不错,更别谈在基地市买一套房。

    而基地市的人,却能享受完善的基础设施,便捷的现代科技,各种资源,生活水平非常高。

    这种巨大的贫富差距,在这个时代很寻常,整个人类的生存压力都很大,资源只会给有贡献的人,加上个人实力非常强大,科技手段也很重要,富裕的人要不具备超凡实力,要不掌握丰富的技术。

    这样,底层的人凭借微不足道的体力,注定无法分配到太多资源,不少人脸色暗淡,愁眉苦脸,年纪不大却白发夹杂,隐隐能看到一座大山压在他们头上。

    张幕微微一叹,他同情这些人,但无法改变,除非是人类像千年前一样,成为地球唯一的霸主。

    他没有信步走道街头,走进一个小巷口,来到一个潮湿阴暗的小楼,在三楼角落里有一间不足十平米的屋子。

    这里曾是前身的家,也是他们母子相依为命的地方,可现在一眼看去,里面一片狼藉,蛛网之下,不少蟑螂爬来爬去。

    精神力释放,在屋内转上一圈,里里外外察看后,并没有一点异常,不知暗中的人为何要搜来搜去的。

    张幕疑惑地离开,准备去找醉汉一家,转过一条街后,发现醉汉的家门紧闭。

    他探出精神力,发现里面也一片混乱,还有个家伙在里面偷东西。

    嘭!

    张幕一脚将门踢开,手爪一拉,一股吸力生出,衣柜倒在地上摔碎,滚出一个衣衫褴褛,抱着肚子惨叫的家伙。

    “你是谁?这里人呢?”张幕皱眉看着摔得七荤八素的乞丐。

    “大爷,这里早没人了,我只是饿了进来偷点有价值的东西去卖,不算犯法吧?”乞丐缩头缩脑道。

    张幕脸色微变:“这里的人去哪儿了?”

    “搬走了,昨天就搬走了,不然我怎么敢偷偷进来。”

    “搬去哪儿了?”张幕若有所思,难怪诸葛旭的情报有误差,原来是换地方了。

    乞丐羡慕道:“搬到外城的卡塞小区了,别说,他们家儿子挺厉害,年纪轻轻就成为了一名超凡者,有前途得很呢。”

    “你认识他们家儿子吗?”

    乞丐眼睛一亮,拍着胸脯道:“认识,这条街不少人我都认识。”

    “五百信用点,带我去找他!”

    乞丐立马跳了起来,激动道:“没问题,很快就能给你找到。”

    他眼珠滴溜溜一转:“这个……能不能先给一百。”

    “账号!”张幕见其连战术手表都没有,多半是用的生物芯片,只能询问身份账号。

    “56493……”

    很快,100信用点到账,乞丐得到信息,脸上笑容满面,带个路就赚取一周饭钱,何乐而不为?

    “跟我来,他就在北三中高三c7班,我昨天就跟他见过面呢。”乞丐一边走一边解释,他看出张幕不是缺钱的主,若展现出自己的价值,或许还能赚上一笔。

    这时,已是下午四点,两人走进基地市,张幕叫上一辆飞车,很快就来到基地市的北三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