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 你败了
    擂台之上,看见自己全力一剑被挡住,秦阙面色大变,另一只手按在剑柄上,体内真气狂涌而入。

    寒冰巨剑光芒大放,冰冷凌厉疯狂释放,就连乾坤罩上都染上一层白霜。

    “给我破!”

    他咬牙低吼,尽可能御使附近空间的元气让寒冰巨剑的威力增加。

    张幕还是很有压力的,顶级筑基和完美筑基也就差一倍,而秦阙境界比他高,轻松弥补这点差距。

    他的优势就是精神够强、修为深厚,念动之间,太极之力运转,将大部分力量卸掉,并渐渐吸收积蓄。

    两盒呼吸后,张幕眼睛一眯,双手轻轻一推,太极图激烈一扭,然后反向旋转,一股远超之前的撕扯力释放。

    寒冰巨剑在这股力量下,被弹得向上一跳,接着咔一声,一道裂缝生出,在秦阙瞪大的眼睛中,生生被震断。

    “你也吃我一掌吧!”

    张幕悬浮在半空,踩着太极图,神色淡漠,手掌发光,抬起一个翻转,对着秦阙推出。

    如来神掌!

    整个空间都刹那光芒万丈,张幕身后浮现一尊淡淡的佛像,随着张幕的动作,一掌推出,缕缕火红的气流汇聚,化为一个燃烧着火焰的巨掌。

    空气在燃烧,原本的寒冰之气,节节败退,霸道威猛的掌意下,附近的空间凝重十倍,擂台都剧烈颤抖,四方的能量护罩晃动,似乎承受不住这一掌。

    台下年轻一代的下巴刚要收回,又被这一掌威势惊得没法闭合,若太极之罩有取巧的嫌疑,这道掌印彰显的力量,让他们心生佩服。

    超凡者往往都看中攻击力,毕竟防守在强,也很难有多大效果,很容易给人好欺负的形象。

    而在场的各大家主和大势力头领,看到的东西更多。

    “这小子,竟然兼顾佛道两家的绝技!”赤雷眼中浮现笑意,这是团今天他坐在这里的第一次。

    李家的家主赞叹不已:“太极之道,阴阳变化,可刚可柔,守之可以弱可强,攻之有阴阳之力,这种天才,怕是只有我李家那小子能及。”

    “他怎么可能掌握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陈家的家主陈兵玄更加震惊,他修炼的是大阴阳真经,明白让阴阳如此融合有多难,就连他都只是掌握极阳之力,无法参与阴阳共存。

    他看了一眼赤雷,很想问张幕修炼的是何等功法,可到嘴却是止住,他明白以赤雷的个性,是不会说的,只能另想办法。

    至于血煞和刘庄悲脸色则变得阴沉,他们心中有点不好的预感,原本的信心散去不少。

    场中,秦阙肩头一沉,感受到巨掌的毁灭之力,心中无比忐忑,他竟然没有把握接下。

    “喝!”

    他将心中的不安吼出,周身七十二穴窍连成一片,大量真气注入手中白玉剑,让剑身更加晶莹。

    “剑盾!”

    喃喃中,他将手中剑握住挥舞,道道剑影中,虚空出现十二柄丈长的冰剑,所有的冰剑汇聚,变为一道由利剑组合成的剑盾,守中有攻,攻中有守。

    剑盾刚成,如来神掌就轰来,一声巨响中,整个大厅都抖了三抖,护罩被动厚上一倍,才将余波给挡住。

    擂台中心,能量流乱串,寒冰力量和炎热力量互相侵蚀,空气发出轰鸣声,秦阙身体不断后退,眉头冒出一滴滴冷汗。

    张幕的如来神掌太过刚猛,他的剑盾也带着刚猛,刚开始还能分庭抗礼,接着却是他占据下风。

    合金地板在这等力量下也开始变形,秦阙退到护罩边,退无可退,不得不吐血强行止住。

    “你败了!”

    张幕平淡的声音传来,让他脸色不甘:“我没有,再来!”

    “你确定?”张幕手中开始冒出火光,他之前主动接对方一剑,就是要借助太极之力为基发出凶猛反击,并且接下来的每一掌只会更强,若秦阙要玩,他不介意让其躺着下去。

    “哼,今天你运气好,下次再切磋!”秦阙冷着脸认输,他看出张幕正在势头上,打下去胜算不大,没必要自取其辱。

    “既然你输掉,那以后不要来纠缠赤霓裳。”张幕强硬道,这家伙敢找他麻烦,就得承担相应后果。

    秦阙脸色更黑,这种事太过丢脸,他只能忍着怒气,转身下台离开,没有再说话,相当于是默认。

    张幕缓缓回到自己的位置,人群都投来敬佩的目光,他知道今天的目的基本达成,便不再多管,静静吃东西喝酒。

    “喂,挺厉害的嘛,看来我爸爸的眼光不错。”赤霓裳拍了一下张幕的肩膀,眼中带着丝丝异彩。

    “以后叫我名字好不?别一会儿喂,一会儿小弟的,太乱了。”张幕揉着太阳穴道。

    “好吧,张老弟。”

    张幕有点凌乱,知道跟这女人说不清,懒得再多说,低头消灭糕点、异兽肉,专心填饱肚子。

    此时沈星的目光带着敬畏,端着酒敬了张幕一杯,称呼为改变:“张兄弟,以后还要多合作,你不是组建一个赏金猎人小队吗,我们可以建立长期合作的。”

    “好啊,到时我会让负责人和你联系。”张幕没有拒绝,一个组织需要不少合作伙伴的,既然有资源,自然不能放过。

    有沈星开头,不少人也跑过来表达合作意愿,他们都看好张幕的未来,若张幕以后够强,他们便能借到不少的力量,这对他们未来争夺家族地位很有帮助的。

    “霓裳师姐,那个秦阙是什么人?一个学校的吧?”张幕见秦阙不见,陡然才响想起一些事。

    “对,我们都是一个华夏超凡大学的学生,他大二我大一,至于他的背景,千年世家秦家的嫡系,比在场大部分人的地位都高。”

    “那这次不是得罪他了,我可是帮你的,到时他来找麻烦,你得帮我才行。”

    “切,现在怕了?”

    “你这样子,不会不想管吧?”

    “你们打的架,我一个女人掺和什么。”

    见赤霓裳一副赖皮样,张幕转过头去,他发现自己真的说不过女人。

    在他们之后,又有一些人上台切磋,多是超凡四阶甚至三阶,没多大的动静,不过能看到各家的一些绝技,也算开了眼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