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 不用兵器
    秦阙手中一道光芒闪过,出现一柄雪白的长剑,冰冷的寒气弥漫,似乎这一把剑是万载寒冰铸成。

    “这难道是玄冰玉剑?”有人惊呼。

    “肯定不是,玄冰玉剑那可是极品灵兵,乃秦家的镇家之宝,怎么可能给他,这就是个仿制品,一把高级元兵罢了。”

    “那也不一般,配合秦家的玄冰劲,没几个人是对手。”

    “咦,这张幕怎么不取兵器,难道要空手接白刃?”

    “该不会是没兵器吧?”

    下面的人激烈议论起来,特别是有人见张幕迟迟未取兵器,更是各种猜测。

    赤霓裳脸色担忧,手中出现一把火红色的细剑,“我把剑借给你。”

    “不必,我功夫不在兵器上,不用兵器。”张幕摇头,他说的是实话,不管是掌法、剑气、还是音波功,都用不上剑。

    这却被人看做是自大,就连第一排各大家主和势力头领都有不少摇头,觉得张幕不会是对手。

    “赤雷,看你并不怎么担忧,觉得你这徒弟是对手?”一个穿着血袍的光头怪笑地道。

    赤雷淡淡道:“血煞,我就不用武器,你还不是照样打不过我?”

    被这么不客气揭短,血煞脸色立马就黑下来,冷哼一声,不愿承认,“你不过是靠天赋异能罢了,你这徒弟难不成也有雷系异能不成?”

    “他虽然没有异能,但不会受到太大影响的。”赤雷摇头,很有信心。

    血煞没想到张幕根本没异能,他更觉得张幕不会是对手,眼珠一转,“不如我们打个赌怎么样,你徒弟要是输掉,你们赤雷这次在战场收获的心头血全部给我,若是秦阙输掉,我给你十瓶血粹丹。”

    他们血煞帮修炼的就是血道功法,非常需要上等血液,这次过来战场,就是要收集大量的异兽心头血,若能白白得到赤雷收获的心头血,便可省下不少功夫。

    赤雷变得沉默,目光放在台上刚站好的张幕身上,他们组织收获的心头血价值数亿,若用来打赌,输掉损失不小。

    “怎么,不敢?十瓶血粹丹可是能让你们上百人都能弥补到大量生命力,可是一点都不亏的。”血煞蛊惑道。

    赤雷不知想到什么,忽然变得果断:“好,赌吧!”

    “两位这么有兴致,要不加个刘某吧,赤雷,我拿一份药剂大师的笔记赌你徒弟输,我若是赢了,你给我一块天雷金如何?”

    附近的众强者都转过头来,天雷金可是稀有东西,能炼制不少威力强大的灵兵,一般在天然雷霆中可以诞生,但却很危险,只有高级的雷霆系异能者或者武道强者才可从危险的雷霆中取出。

    赤雷勉强能做到,所以在他们同阶中,就只有赤雷有天雷金,他们可是眼馋无比。

    “我也只有一块存货,既然你想要,那就赌一把了。”赤雷迟疑了一下,没有拒绝。

    其他人露出遗憾之色,刘家的家主刘庄悲和血煞对视一眼,都有些得意。

    口头上赌博也就几句话,此时台上的张幕刚也才刚说完自己不用武器,一边的裁判走上来。

    “同阶切磋,点到即止,不可恶意伤人!”

    他说完,身影一晃,就退到角落边,挥手表示开始。

    “你自己找死,别怪我欺负你没兵器。”秦缺很不乐意地用白玉长剑指着张幕,他觉得对方这是看不起他。

    “什么都不信,和你说话真累。”张幕摇摇头,手指随意点出,咻一声,一道红色剑气射出。

    六脉神剑,中远距离下,速度惊人,威力也是最大的。

    叮一声!

    秦阙毕竟是超凡五阶宗师,轻易将这一道剑气挡住,并且周身寒气弥漫,迅速化为一件寒冰铠甲,覆盖在身体表面,看起来颇为神俊。

    真气化甲、化兵,正是宗师境界标志性手段,张幕目前只能勉强做到,远不及秦阙。

    所以他懒得化甲,手指快速点出,空气扭动中,道道火红灼热的剑气飞出,刚好和对方的寒冰真气截然相反。

    一时间,擂台空间冰火两重天,特别是秦阙一方,地上都浮现一层寒霜,这还是有能量护罩隔开,不然波及的范围更广。

    秦阙手中白玉剑化出道道剑影,不时挥出丈长的剑气,轻易将张的六脉神剑挡住。

    “你就这点手段吗?让你见识见识我秦家的玄冰真气!”

    他眼中白光一闪,一股更加冰冷的气息释放而出,空气都咔咔作响,飘落下雪白的晶莹冰屑,绕着他手中长剑旋转。

    “飞雪卷云,斩!”

    一声低喝下,秦阙发出绝招,身上有七十二处星辰般闪耀,赫然是顶级筑基之身。

    力量释放下,元气动荡,整个擂台上百米内的空间,都冰冷刺骨,无数水蒸气凝为微小的冰花,向他的长剑汇聚,铮一声剑鸣,一道十丈长的冰雪巨剑横空斩下。

    下方不少人都被这股气势惊到,暗中自愧不如,就连同样追求赤霓裳的周风鸣,也摇头苦笑,“我不是他的对手。”

    “不愧是秦家的天才,这一招同辈中,估计没多少人能接住。”血煞赞叹,满脸笑容。

    赤雷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张幕,其身影瞬间就被剑光笼罩。

    “张幕!”赤霓裳惊呼,她不想看到因为自己,让张幕受重伤乃至死去。

    当!

    璀璨的剑光中,响起一声清脆声音,就像是剑斩在金铁上,一抹红白光芒升起,将整个巨剑挡住。

    那是一个圆形的太极图,不同于寻常黑白太极,这个是红白之色,从张幕的双手上凝聚而出。

    吼!唳!

    虎吼鹤鸣声响彻大厅,在那太极图中,一虎一鹤跳动飞翔,互相旋转着,生出一股奇特力量,让寒冰巨剑,无法再下落。

    “他接住了!”有人不敢相信道。

    “我的天,用的还是一双肉掌!”有人惊得嘴巴都能塞进鸭蛋。

    赤霓裳哼道:“还挺厉害嘛。”

    李雨丹和沈星的眼中都闪过震惊,他认识张幕,正因为认识,才觉得不可思议。

    特别是李雨丹,她都没有把握接下这一招,这个当初不过普通超凡者的张幕,何时成长到这么地步?

    这也太快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