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8章 没法低调了
    时隔两个月,再见到李雨丹,张幕的心态完全不同,很平淡地看着这个高傲的女人。

    “超凡五阶宗师境后期,这就是她现在的实力吗?”张幕心中有些嘘嘘,曾经他只能仰望这个女人,现在却觉得不过如此。

    他有自信,李雨丹不是他的对手,包括旁边的上官红月。

    李雨丹也看到张幕,眼神中带着意外,她今天忙着军中事务,还不知道张幕的情况。

    “李学姐,我们刚说你,你就到了。”赤霓裳走上前,俏皮着说道。

    “霓裳,红月,好久不见。”李雨丹笑着,她的笑容很美,整个大厅都一亮,在场众女也就赤霓裳和上官红月没被这光芒掩盖。

    三女同台,一个青春洋溢,一个仙气飘飘,一个高贵典雅,各有特色,让周围的男人眼睛发光,女的忍不住嫉妒。

    李雨丹看了张幕一眼,没有主动说话,张幕也没有走过去,只是淡淡点头。

    “张幕,你怎么在这儿?”沈星靠过来,有些惊讶道。

    赤雷的消息早上才传出,他也没有及时看到。

    “怎么,很意外吗?”张幕没有多说,这事不必多解释。

    “我不是那个意思。”沈星知道话没说对,按下心中的好奇,开始正常聊天,“你最近如何?”

    “组建了一个赏金猎人小队,没事猎杀一些异兽。”张幕简单带过,感受着沈星的气息,“一个多月不见,看来你收获不小。”

    “运气不错,顺利开辟穴窍。”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聊着,至于赤霓裳几个女的,话就更多了,欢声笑语不断。

    张幕有点疑惑,难道这个晚宴就是喝喝酒,交交朋友?有点没意思,还不如回去修炼。

    这时,原本舒缓的音乐停止,正在聊天的众人,也都随之安静下来。

    周围光芒一暗,只有大厅的中央亮着,原本的合金地板忽然升起一大块,转眼变为一个舞台。

    在舞台和餐桌前,也有一个个座位浮现,接着另外一边,赤雷和另外十多人出现,都坐在第一排座位上。

    “搞什么?”张幕转头看向沈星。

    “你不知道?”沈星眼神古怪,随即恍然,“你应该是第一次来吧,这是世家酒宴中的拍卖交易环节,有些宝贝就会在这拿出来。”

    沈星有些期待道:“每个人都可以上去露面的,“这场都不是缺钱的人,你要是有好东西卖,能卖到比市面高不少的价格,你要不要去试试。”

    “我没什么宝贝,不去。”张幕随意坐在旁边的位置上,兴致缺缺,他是真没什么好东西,功法倒是有不少,可没必要在这里卖。

    一个唐装中年人走上舞台,咳一声道:“欢迎各位来参加我李家的晚宴,老夫也不多说废话,这次的宝贝交换就此开始,老夫先开个头吧。”

    中年人手对着面前平台一挥,一个青色圆珠出现,有婴儿拳头大小,散发着强烈的波动,画面通过仪器,传遍全场。

    沈星有些激动,“没想到李家主一来就是内丹,大手笔啊!”

    不止是他,在场不少年轻一代都窃窃私语,很是吃惊。

    “不少人应该认识,这确实是内丹,是老夫曾经斩杀一头6级青风鸟得到的,不符合老夫修炼的属性,所以想换一颗同阶的水属性内丹或者其他水属性灵药。”

    他的目光落在第一排的十多人身上,这种层次的交换,年轻一代基本是拿不出手的。

    “哈哈,李兄,我王某恰好有一颗水莲蛇的内丹,不知愿不愿意。”一个马脸中年人开口,询问道。

    “李老弟,我这也有一株蓝海藤,不知是否感兴趣。”另外一人也提出交换意愿,年轻一辈则听得滋滋有味。

    “这是我的爷爷沈千元,那位是王家的王长连。”沈星见张幕露出疑惑,主动解释道。

    张幕点头,这酒宴倒是个交流交易的场所,有很多宝贝不是钱能买到的,便出现这种以物换物的现象。

    他确实升起很大兴趣,那可是真的内丹,若是让虚罗之门吸收,不知道会得到什么神通。

    可惜,他没什么值钱的宝贝,只能干看着,当做是长长见识。

    十多分钟后,众多超凡六阶的强者交换得差不多,年轻一代上场,依旧是李家的人带头。

    赤霓裳也跑上去卖了一份药剂,张幕才知道她是一个身份颇为高贵的药剂师。

    这可是一个很有技术含量的职业,受到不少人推崇,社会地位非常高。

    “怎么样,是不是很意外?”赤霓裳故作高深地道。

    张幕暗想有赤霓裳在,以后想买药剂都方便许多,随口道:“确实很意外,你能不能制作凝神药剂?”

    赤霓裳笑容消失,瞪着张幕:“那可是s级药剂,得药剂宗师才能制作,我才是高级药剂师,连大师都没达到,怎么可能制作出来?”

    张幕尴尬一笑:“这个……我不太清楚,以后买通过你买凝神药剂,能不能便宜一些?”

    s级药剂已非常稀有,就算诸葛旭通过若水柔买也非常困难,但若通过药剂师的渠道,应该要轻松不少。

    “叫姐姐就可以便宜一些。”赤霓裳坏笑着道。

    “师姐。”张幕无语,言不由衷道。

    赤霓裳却不依不饶:“叫姐姐,什么师姐啊?”

    “不一样吗?”张幕嘀咕,他真有点叫不出来。

    “切,师姐就师姐吧,我的小弟弟。”赤霓裳用小手拍拍张幕的脑袋,很是兴奋。

    话虽有歧义,张幕却有股别样的感觉,正因为这种亲切感,才让他没有抗拒赤霓裳的手。

    一边的沈星此时得知张幕的身份,在看到两人亲昵的模样,恍然大悟。

    但有人却误会了,一个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的青年径直走过来,凝视着张幕,“你就是那个幸运儿吧,听说你刚刚突破,我也突破不久,要不切磋一下。”

    张幕看着青年,莫名其妙道:“你是谁?我凭什么要跟你切磋?”

    “秦阙,你没事干吗?”赤霓裳讨厌道,她怎么会不知道秦秋为何会这么说。

    秦阙脸色难看,看着赤霓裳,温柔道:“霓裳,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我说过,别叫我霓裳,我跟你没这么熟!”赤霓裳转来脸,直接不再理会。

    张幕郁闷地感受着秦阙变得恶意的目光,他可是什么都没干啊,是赤霓裳摸他头的!

    “我真是无辜的,简直是躺着也中枪……”

    他暗中嘀咕着,继续吃自己的糕点,懒得理会这个孔雀般的家伙。

    可人就是个奇怪的存在,越是不被在意,反而越觉得这是一种挑衅,秦阙越看张幕越不顺眼,恰好此时简单交易会结束,开始同辈的切磋。

    他直接大吼:“张幕,可敢和我秦某一战?”

    张幕差点将喝的酒吐出来,他迷惑地看着赤霓裳,“这不是酒宴吗?还可以打架?”

    赤霓裳认真道:“可以啊,这叫切磋,不少世家经常都会搞的,快去把他打趴下,你就能扬名立万!”

    “我怎么感觉你在坑我?”张幕摸着下巴,觉得不对劲,“能不能不接受?”

    赤霓裳点头,“可以啊,你后你会被大家看成是怂货的,连我都看不起你。”

    “你幸灾乐祸什么?”张幕无语,觉得头大,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过来,他只能无奈站起来。

    “哪儿打?”他很不情愿道,原本以为很快结束,那样就可以赶紧回去修炼,结果居然还他妈有活动。

    “哼,有胆!”秦阙没回答,哼了一声,昂着头,走向中央的位置。

    原本的高台再次变化,咔嚓咔嚓化为一个擂台,有上百米的直径,边缘升起一道能量罩,一看就适合打架。

    见势不可为,张幕没再纠结,反正今天就是来露脸的,也算完成赤雷的任务。

    秦阙踏进擂台,见张幕还慢吞吞走来,便气不打一处来,拳头捏得嘎吱响,暗下决心要张幕好看。

    万众瞩目的感觉让张幕有些不自在,他是一向低调的人,不喜欢出风头,当然,换句话说就是没见过多少世面,不由心中有点复杂。

    “没法低调了。”

    他遗憾地想着,明白不管今天如何,他的名声都将在西南区域传开,而且会以一个天才的形象扩散,这些都是和他原本情况不符的,却又是最适合他未来的。

    察觉到赤雷期盼的目光,张幕不再担忧,既然他接受赤雷的安排,就要坚定地走下去。

    收回思绪,张幕踏上擂台,能量护罩开启,嗡嗡一声,整个空间封闭,头上脚下都是坚固的合金,理论上开说,超凡五阶是打不坏的。

    秦阙冷笑地看着张幕:“我会让你知道有些人是不能靠近的!”

    张幕嘴角一抽:“大哥,能不能搞清楚状况,你这样说话很无脑啊!”

    可误解一旦形成,就是随便能改变的,这话又被当成是奚落,他根本没意识到张幕对赤霓裳并没有男女之情。

    毕竟,不是每个人看到美女,都一定会爱上,不少人如此,张幕也是这样。

    见到秦阙满眼冒出凶光,张幕想起一句话:爱情让人失去智商,他知道解释没用,只能用拳头了。

    幸好,这也是他所喜欢的方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