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7章 指点
    一对带着怒火、杀意的目光看来,主人正是王庞,他没想到张幕真是他当初想随手搞死的蝼蚁。

    “他怎么会是赤雷的徒弟!”王庞低头,下意识握着拳头,当初没将一个炮灰解决,他可是丢了大脸,对张幕的印象很深刻。

    “难怪我没能玩死了,有这个背景在,我得顾及一点了。”

    王庞抬头时,变得满脸微笑,张幕的身份改变,不再是当初任他拿捏的炮灰,他不得不放弃报复的打算,就当作当初那件事没有发生过。

    他却不知道,张幕已盯上他,若不是酒宴上有强者,张幕可能都出手杀他。

    张幕走上前,吓得王庞肥肉一抖,他有些心虚,感觉张幕的目光似乎能看透他一般。

    “你好,我叫张幕。”

    “你好,王庞。”

    两人简单认识后,便擦肩而过,王庞没有注意到,在张幕和其握手的时候,一道常人无法察觉的光芒一闪。

    有赤霓裳这个美女在,张幕没多久便认识不少的年轻一辈,算是彻底踏入这个圈子。

    “虚,你确定这个小手段能让他无声无息死去?”

    张幕心中正在和虚交流,刚才他用虚值兑换一个邪法小手段,打进了王庞体内。

    “有很大的几率让其走火入魔,但并不能保证百分百成功。”

    “算了,暂时就这样,若这次没杀掉他,再谋划下一次即可。”

    张幕将杀意控制住,王庞以权谋私,差点害死他,也是导致黄光身死的罪魁祸首,在他心中,已是必杀之人。

    只是在这酒宴上强者太多,他不好动手,只能用一些小手段,暗中偷袭。

    至于是否光明正大,他不太在意,这本就是生死仇敌,难道还要介意怎么杀死对方吗?

    “喂,你在想什么啊,我跟你说话呢?”

    赤霓裳不满地瞪着张幕,这家伙竟然敢在她面前走神。

    “呃,你说的什么?”张幕确实没注意,因为赤霓裳话太多了,听着听着就被他自动忽略掉。

    “你!”赤霓裳咬着银牙,忍着不满道:“我让你帮我挡一个人。”

    张幕看过去,一个青年正举着酒杯,迷恋地看着赤霓裳,缓缓走过来。

    他有点无语,“你的追求者啊,干嘛让我来挡?”

    “你就说帮不帮?”赤霓裳眼神很危险,威胁道:“信不信我告诉爸爸说你欺负我?”

    “……”张幕有点郁闷,自己怎么成护花使者了。

    “他来了,快把他拦住。”赤霓裳有点急切道,她很讨厌被人纠缠。

    张幕只能迎上对方,伸出手道:“你好?”

    青年二十出头,面色英俊,被拦下倒没有生气,和张幕握手,“你好,你就是张幕吧。”

    “对啊,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周凤鸣。”

    “好名字!我看你就觉得一见如故,来来来,我们喝酒杯。”张幕见其不是冷漠之人,顺手将之拉到一边,倒上一杯酒敬上。

    见周凤鸣还想去找赤霓裳,张幕不得不小声道:“看你的样子,很喜欢霓裳师姐吧?”

    无奈下,张幕只能称赤霓裳为师姐,也算是正确的称呼。

    周凤鸣脸色一红,不好意思地点头,喝上一口酒,没有说出来。

    “你这样不行啊,师姐最讨厌纠缠不停的男人,不然我也不会过来拦你。”张幕随口就将赤霓裳卖掉,反而生出一个怪念头。

    周凤鸣有点慌:“啊,难怪霓裳看到我就掉头,我该怎么办?”

    “你得这样……”张幕开始支招,说得周凤鸣不断点头。

    几分钟后,张幕拍拍他的肩膀,“以后你就照我说的做,师姐反而会更在意到你的。”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多谢张兄指点。”周凤鸣很是感激。

    “嗯,那我先过去。”

    张幕和周凤鸣分开,走到赤霓裳面前,“搞定了,以后他不会纠缠你的。”

    “真的,你们说什么了?”赤霓裳不信。

    “说什么你就不用管,你看他现在不就没过来吗?”张幕可不会承认教周凤鸣泡妞办法,不然赤霓裳会打死他的。

    “还真是。”赤霓裳笑着看了周凤鸣一眼,“办的不错,回去姐姐赏你。”

    她这一眼,看得远处的周凤鸣心花怒放,暗中决定要贯彻张幕的方法。

    张幕撇撇嘴,在他眼中,赤霓裳心理岁数比他要小不少,真的不想承认这个姐姐。

    “你什么眼神啊,姐姐会骗你不成?”赤霓裳气得张牙舞爪,鄙视地看着张幕,“年纪不大,还装成一副老气横秋,听说那些为成年男孩都喜欢装成熟,看来你也是这样。”

    张幕额头冒出黑线,懒得跟这女人理论,抓起一块糕点品尝。

    “喂,姐姐跟你说话呢,听见没有啊?”赤霓裳插着腰,不满道。

    旁边忽然想起一个惊讶的声音:“霓裳,你什么时候有个弟弟了?”

    说话的是一个穿着红色长裙的女人,二十出头,身姿绰约,长发飘飘,面若桃花,眼若秋水,气质出尘,如仙女一般。

    张幕似乎在哪儿见过这个女人,脑中灵光一闪,当时他还在炮灰营的时候,在地上瞥见过此人。

    想到当时就能凌空飞行,说明和李雨丹一样,都是超凡五阶的宗师!

    赤霓裳转过头,惊喜道:“上官学姐,没想到你也在啊!”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红裙女温柔一笑道。

    “他呀,我爸爸收的徒弟,一个不听话的小子。”

    张幕听得眼皮狂跳,不敢让其再乱说,主动伸出手:“你好,我叫张幕。”

    红裙女礼貌性地一握,声音如珠玉落盘,“我叫上官红月。”

    赤霓裳瞪了张幕一眼,继续道:“上官学姐,你都来了,李学姐估计也在吧,怎么没看到她?”

    “她啊,忙着打仗呢,估计要晚一点才会过来。”上官红月红唇轻启,语气有点无奈。

    就在他话刚落下时,入口处不少人骚动,走进来不少人。

    李雨丹穿着黑色晚礼服,身材凹凸起伏,带着一股英武之气走在首位,同行的有人中,还有个张幕认识的沈星。

    几人都带着一股军人的气质,想来都是刚从军队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