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章 弹指之间挡千人
    听张幕这么一说,两人才终于缓过来神,发现自己背后全被冷汗打湿,真的是被吓到。

    他们身为杀手,经常主宰别人的小命,可当自己的性命落在别人手中时,才能清楚感受到那种恐惧和绝望。

    忽然,他们想着,若这次能安然退走,便隐退江湖,不想再干这种危险的事。

    外面真的太危险了,原本以为天下就一个火云邪神,一对神雕侠侣能威胁他们,结果碰上眼前这人,连动都没法动弹就差点死掉。

    张幕不知道两人悲苦的心思,继续弹了一曲后,天色渐暗,百鸟归巢,几个身影蹒跚着爬上楼。

    人还没有靠近,就有明显的药草味道钻入鼻孔,他淡淡看了一眼,是包租公、包租婆等人,并没有觉得意外。

    见张幕没机会他们,包租公尴尬地拱手:“高手,你看之前的事纯属意外,我们夫妻都没有害你的心思,能不能将我们体内的异种真气抽走?”

    苦力强几人跟着说好话,不然包租婆两人伤势一直都没法好,说不定还会暴毙。

    “凭什么呢?”张幕眼皮动了动,当时几人可是站在自己对立面,自己动手是有理由的,现在再出手,还是得有个理由才行。

    “你想要什么才会出手?”包租婆夫妻俩看了一眼,知道必须得付出一点什么才行。

    “我对你的狮吼功,还有他的太极拳很感兴趣。”

    两人沉默不语,狮吼功和太极拳都是他们的绝技,哪能随便给外人。

    琴声响起,张幕优雅弹起,没有再多说。

    包租婆和包租公明白,这事没有商量,他们没有讨价还价的权力。

    一时气不过,两人离开,准备再想想办法。

    “等两天,你们去做一件事,就可以离开。”

    对天残地缺淡淡说了一句,张幕继续沉寂在琴声中,心绪平静,就像将心灵的杂质,一点点给剔除掉。

    张幕沉迷于弹琴,忘记了时间,直到某一天下午,远远能看到,有一群黑衣人涌来,密密麻麻,就像黑压压的蚂蚁。

    斧头帮倾巢而出,大街上全是人,各家各户吓得逃回家中,紧闭房门,附近数里门可罗雀。

    人群中,只有一人没有穿西装持斧头,格外显眼。

    “火云邪神!”

    包租婆看着最中间穿着拖鞋的秃顶中年人,脸色难看到极点。

    “完蛋,若他不出手,就算这里所有人一起上,都打不赢火云邪神。”包租公扶着墙站起来,坚定地看着对面。

    “你要?”

    “一点功夫罢了。”

    两人决定以狮吼功和太极拳换张幕出手,否则猪笼城寨必然要被斧头帮夷平。

    ……

    “你们说就是,我听着,顺便弹琴。”

    张幕指着一边,让两人将修炼之法说出,并且叮的一声,琴音回响而开。

    楼下,上千斧头帮的人恶狠狠走进,琛哥听到琴声,抬头看了一眼,见没人出来,直接命令道:“谁他妈的在弹琴,给老子滚出来!”

    他没看到,火云邪神的脸色很凝重,死死盯着楼上。

    “敢得罪斧头帮,给我砸!”琛哥哼一声,手下小弟大吼,将手中斧头扔出。

    刹那,数百把斧头,向对面飞去。

    叮叮叮……

    琴音大作,楼上虚空波动,无形的飞刀,突然狂涌而出,一刀刀斩来,当当当碰撞声中,所有斧头就像被人一刀斩中,散乱地落在地上。

    这一手太厉害,震住不少人,胆子小的心中一慌,忍不住后退。

    “谁敢后退,老子弄死他!”琛哥狰狞着脸,一脚将一个后退的家伙踢飞,指着楼退:“冲上去!”

    众小弟互相看一眼,硬着头皮挪动,耳边琴音一跳,砰砰砰,向前的人被什么东西打得飞起,吐血摔回来。

    这一次,上百人受伤惨叫,趴在地上起不来。

    琛哥见识到厉害,骂了一句没用,腆着脸来到火云邪神前,“邪神,还得请你老出手。”

    火云邪神看都没看他,拖鞋在地上使劲一踏。

    嘭!

    地面凹陷一个愣,一圈一圈的,灰尘扩散,火云邪神嗖地射出,在三楼一点,跳向楼顶。

    咚!

    琴声有些沉闷,虚空流动,就像一头牛奔驰。

    火云邪神刚跳上来,就察觉不妙,嘭一声被琴波打中,倒飞出去,呈抛物线落在地上,又砸出一个大坑,弥漫无数的灰尘。

    他修为深厚,十多米高落下,也屁事没有,反而是被张幕的琴音震得气血翻滚,一时喘不过气来。

    斧头帮的这次真被吓到,数百人飞斧被挡,火云邪神这样的高手一个照面就吃亏,楼上的人到地多厉害。

    “嘿嘿。”火云邪神的笑声,莫名响起,笑得诡异又古怪,带着喜悦的疯狂。

    在斧头帮众人不明白的目光中,火云邪神趴在坑中,腮帮充气一般鼓起。

    呱!

    一声沉闷的蛤蟆叫声,震得斧头帮众人头晕眼花,一圈气浪以火云邪神为中心扩散,吹得附近的人差点摔倒。

    嘭!

    一声爆响,大地裂开,火云邪神就像一枚炮弹,咻得射出,将楼板射穿,撞向上面的张幕。

    “不错!”

    他赞叹一句,蛤蟆功除去卖相不太好外,威力没得说,至刚至强,同阶罕见有多少人能接住。

    可对他来说,仅仅是不错,他手指弯曲,拉住三根琴弦,嘣一声放下。

    嗡,空气化为一面无形的墙壁,厚达一丈,瞬间挡在火云邪神前。

    二者碰撞,虚空都一阵扭曲,火云邪神将墙壁撞碎大半,力量散去,反震力释放,将之震回去。

    天残地缺张大嘴巴,一丈气墙,这是何等的功力!

    就连说着狮吼功和太极拳修炼之法的神雕侠侣,都呆呆地忘记继续。

    “快点说完,别浪费时间。”张幕瞥了神雕侠侣一眼,心中很平静,挡住火云邪神的蛤蟆功,对其他人是很难,但对他来说,不算问题。

    他依旧只用了一成实力,但却堪比大武师巅峰,不过方法变化,上次是如来神掌,这次是琴音。

    他这么做,一是没必要用太多力量,二是这古琴材质有限,无法承受他太多的真气。

    嗖!一道破空声中,火云邪神再次射来,他不甘心,不愿就此败掉。

    咚,这次是四弦被拉开,一丈多厚的气墙壁浮现,他回去的速度更快,将地面砸得一抖,一口气喘不上来。

    接着,五弦、六弦,地面的除去坑变大,楼板被撞得更碎外,依旧没有结果。

    七弦同拨,火云邪神吐血,被震得出现内伤。

    “你靠的古琴,我不服!”

    火云邪神躲在十多米宽的大坑中,斧头帮的人早就跑掉,他望着楼上恨恨叫道,他觉得是那架古琴,让张幕功力才如此强。

    张幕嘴角一勾,弹指间镇压敌人,风姿优雅,看起来轻松无比,确实让人误会,以为他是靠琴才做到的。

    “楼都快被你拆掉,也是该结束了!”

    张幕起身走出,将古琴放在一边,手掌勾动,让火云邪神继续。

    嘭!

    火云邪神冷笑,抓住机会跳出,飞撞而来。

    张幕手掌一翻,对着火云邪神盖下,虚空中火红光芒绽放,汇聚成一道十米大的掌印。

    如来神掌,天佛降世。

    一道巨掌从天而降,刚一出现就让虚空凝固,恐怖的压力让火云邪神的速度越来越慢,接着被巨掌盖住,轰得拍在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