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章 教教我如何
    看到几人如此,包租婆的泼辣散去,夺了几分温和,她沉吟片刻,开口道:“你们可得做好准备,不要后悔。”

    三人摇头,多年藏在这里,生活很艰苦,可他们喜欢这种平平凡凡的日子,对这里已有了感情。

    为自己爱的地方,再次打打杀杀,即使很无奈,却也不会后悔,他们愿意这样做。

    酱爆拖着音调,指着一个房间:“不是还有那人吗,他那么厉害。”

    其余几人都神色一凛,房间内突然陷入沉寂,包租婆和包租公受伤导致的急促喘息声,都能清楚听到。

    “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出手。”包租婆摇头,取出一根烟,夹在嘴角。

    “他隐藏这么久,今天都没出手,估计不会的。”包租公推测道。

    几人再次沉默,张幕实在是太强大,不管对方是否出手,他们都不敢干预。

    一时间,几人都有些无奈。

    太阳再次升起,炎热的一天继续到来,猪笼城寨的人睁开眼时,都下意识看向一个方向,就连做事说话,都下意识小声不少。

    这些变化,当然逃不过张幕的感知,他没有去多管,也懒得管。

    今天,包租公和包租婆没有出现,但能远远闻到各种药香,不用想都知道两人在疗伤。

    张幕嘴角微微一扬,被他伤到,哪有那么容易治疗,不将体内异种真气化掉,伤势只会越来越糟糕。

    见苦力强三人没有离开,张幕露出一丝笑容,计划在按他想的进行下去,还算不错。

    另外一边,被斧头帮请来的杀手天残地缺,悄悄来到猪笼城寨,开始探查情况,准备实施暗杀。

    普通人依旧忙碌着,只有一些隐藏的武林高手,才能感受到越来越沉重的压抑。

    一个随时报仇的斧头帮,一个恐怖如天神的张幕,足以让他们有些喘不过气。

    张幕依旧在修炼,剩下的两个穴窍,正在被他一点点开拓,体验开辟穴窍,并将整个境界的根基和感悟,不断的圆满。

    从修炼之初的彷徨,到现在的谨慎认真,张幕算是正式踏上武道,他承认虚值的巨大助力,也要求自己必须付出足够努力。

    修炼不止是要结果,过程更重要,需要他去体会,去感悟,那样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为何会拥有这份里力量,而不是一片茫然。

    阿星被他打发出去调查斧头帮的动向,凭借其现在的实力,除非是火云邪神,已没有多少人能威胁到阿星。

    白天在平静中过去,张幕打通一半穴窍,之后的难度逐渐加大,显然一天没法完全打通。

    苦力强三人警惕着斧头帮的报复,却没有发现任何斧头帮的人,越发不安。

    包租公和包租婆,绝望地看着沸腾的药壶,外伤好治,内伤根本就没一点好转,更是在恶化。

    两人看了一眼对面,包租公开口:“要不要求求他,毕竟多年的邻居。”

    “邻居个屁啊,他住在我们的对面,平时根本就不熟。”包租婆心情不好,对张幕又恨又怕,让她求饶,哪里愿意。

    阿星在傍晚回来,他今天只看只打听,并没有动手。

    “今晚看戏。”

    张幕简单说了一句,就继续闭眼修炼。

    半夜,月色笼罩大地,猪笼城寨安静下来。

    外面,一辆黑色轿车出现,同时两个戴着墨镜,背着大古琴的人走进大门。

    他们没有等到猪笼城寨的人离开,只能进来动手,在他们看来,这里面的三人,还是逃不掉。

    这是他们的自信。

    张幕睁开眼睛,阿星也根本没睡,急忙挤过来,“大哥……”

    “不用说话,看戏就是。”

    接着,他影子一晃,再次出现时,已在屋顶上,静静看着下面。

    两个杀手分开,一人在院中摆下琴,一人走进裁缝店,不久传来打斗声。

    一声破响,两个人影跳出,杀手抓着阿胜手腕,打得不可开交。

    另外两个房间,很快冲出人影,阿鬼手持长棍杀来,苦力强脚步迅捷,一腿对着杀手踢去。

    叮!

    琴音响起,天残缓缓弹动古琴,悠扬的声音回荡,让苦力强三人皆是色变。

    地缺抽身退走,来到天残面前,冷脸看着三人。

    “糟糕,是杀手榜上的天残地缺,斧头帮竟然把他们请来杀我们!”

    阿鬼惊呼,忌惮无比。

    楼上的包租婆两人,更是脸色一白,他们此时重伤,根本没有抵抗力,若是苦力强三人挡不住,他们多半也逃不掉。

    “苦力强和阿胜一腿一拳,完全被那人的音波克制。”包租婆听着变得急促的琴音,摇头叹息,“他们不是对手!”

    “老婆,你看!”

    包租公突然开口,指着对面的楼顶,那里有一人静静站着,沐浴着淡淡月光,不是张幕是谁?

    “他?他怎么也出来,难道要出手?还是仅仅看戏?”包租婆一惊,心中有些期盼,“他若能出手多好。”

    叮咛……

    琴音起伏,琴弦在天残手中一拉,空气微微一颤,一道无形的飞刀射出。

    苦力强躲开,嘭一声,后面的房门碎裂。

    叮叮……

    琴音急促,一道道无形杀机飞出,密密麻麻飞来,苦力强只能不断躲避,阿鬼用长枪抵挡,还算稳当。

    不过,叮一声,阿胜手环冒出火星,被音波变化的大刀斩断,本身都被震得倒退。

    短短时间,三人都忙于应对,特别是阿胜和苦力强,都没有武器,陷入危险状态。

    好在这次是三人合力,分散不少杀机,阿鬼一杆长枪飞舞,拦住大部分攻击。

    阿胜和苦力强抓住机会,跑到一边的石磨边,抬起一转扔出去。

    天残地缺脸色一变,首次合力,古琴竖力,拉住所有琴弦,嗡一声弹出。

    两人的真气汇聚到音波中射出,飞舞的大石磨一顿,转眼倒飞,嘭地滚在地,将对面的房屋砸出一个洞。

    天残快速几拉,刚猛的力量接见飞出,阿鬼艰难接住,被打得气血虚浮,踉跄后退。

    天残地缺将琴一甩,单膝多蹲下,将琴放在另一只腿上,同时弹琴。

    无数音波飞刀出现,随着随着两人越弹越快,沙土弥漫,大地出现道道痕迹,漫天都是杀机。

    “一起上。”

    阿鬼喝道,将背后的长枪一抛,先行冲出,将音波挡住,以一只只长枪断掉为代价,强行靠近天残地缺。

    苦力强和阿胜跟在后面,积蓄力量,要给对方全力一击。

    琴音快捷,摧命之音化为无数飞刀,却被阿鬼用五郎八卦棍挡住。

    当只剩下最后一杆枪时,三人终于冲近。

    撕拉……

    三人的衣服破碎,此刻你死我活,没谁会停止。

    咔嚓!

    最后一杆枪再也无法寸进,被震为碎片,阿鬼倒退,一口气吐出。

    “啊!”

    苦力强怒吼,一脚踢出,无形的力量,和其相撞。

    阿胜双拳打出,几乎要贴近天残地缺。

    但差一毫厘也不行,天残地缺真气涌出,使劲一拉琴玄,将两人震退。

    苦力强腿咔嚓脆响,被当场震断,阿胜虽说受到反击小一些,也是胸口发闷,逆血上涌。

    即使三人合力,依旧没有伤到天残地缺,这就是差距。

    好在,这番围攻下,天残地缺也步好受,因为太过频繁激发音波,手指流血,气息有些不稳。

    “完了!”

    看到这一幕的包租婆,叹息一声,想出手都没办法。

    下一刻,琴音再次响起,她已看到三具血淋淋的尸体。

    她知道,其他隐藏的家伙,不会出手。

    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她这么想,那些故意躲在这的人,也会这么想。

    不逼他们出手,他们就不会出手。

    阿鬼他们,还是得死,早知道让他们逃走,或许还能活下一两个。

    包租婆有些后悔。

    突然,她抬头看去,对面的人影消失,而琴音也停下。

    难道?

    院落中,张幕从天而降,落在天残地缺前,有些好奇道:“把你们这门功夫教练我如何?”

    他是真的好奇,觉得这琴音波功,是一个不错的种类,千变万化,很有意思。

    至于阿鬼三人,先随手救一下,等会儿要报酬就是。

    门外,车内,琛哥一把拍开眼镜男,骂道:“又他妈挡着我,这人哪儿来的,找死吗?”

    眼镜男开口:“天上飞下来的。”

    “那岂不是个高手,一并杀掉更好。”

    他不知道,此时的天残地缺,冷汗都冒出来,在张幕恐怖的气势下,竟然没法动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