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章 一掌一指
    白天的事,起因就是阿星,不少人都将之记住,所以刚靠近,就有人脸色气愤地围上来。

    人越来越多,将大门都堵上,眼神不善,看的阿星尴尬一笑,招手道:“大家晚上好啊!”

    “混蛋小子,你害得大家被斧头帮欺负,还敢过来?”苦力强露出胸膛,危险地看着阿星。

    “对,都怪他!”

    “如果不是他,斧头帮怎么回来?”

    “快打死他!”

    群情激愤,说着说着,就挽起袖口,拿起木棍,真的想揍人。

    阿星摆出一个手势,心虚道:“喂!别乱来啊,我可是会武功的,不想打伤你们。”

    人群反而走得更快一些。

    他吓得躲在张幕后面,全然不知自己有群殴的能力。

    张幕踏前一步,衣衫飘动,散发一股稳如泰山的气势,空气都在刹那间沉重数分。

    人群的脚步缓慢下来,都惊讶地看着张幕,特别是苦力强几人,他们没想到张幕也是隐藏的高手。

    “你们觉得,错只是在他吗?”

    张幕的声音很平淡,也不响亮,却清晰在每个人耳边响起,楼上看戏的包租婆和包租公,皆是脸色剧烈变化。

    “好深厚的修为!”

    包租婆咬着烟,目光落在张幕身上,越发觉得深不可测。

    “我们看走眼了。”包租公开口,他们两人身为这里的主人,第一次没将人看清。

    猪笼城寨门口,淡淡的灯光下,张幕的身影在上百人群前,拉出瘦弱纤长的影子,他只是一个人,却有种一人可挡千人的气势。

    人群从发愣中反应过来,立马就有人嚷嚷回答:“不是他还是谁,若不是他来捣乱,会炸到斧头帮的人吗?”

    “对,如果不是他把祸事推到我们身上,又怎么会发生后面的事。”

    阿星脸上浮现愧疚之色,今天确实因为他的缘故,让那对母子差点被烧死。

    他走上前,躬身道:“对不起,是我混蛋。”

    诚恳的话,让不少人下意识放下手中砖头、石块、木棍……怒火减弱了一些。

    张幕有点意外,但只是一点点,他看着众人,特别是苦力强几人。

    “他确实有错,你们几个,也有错。”

    哗哗。

    人群沸腾,就像烧开的水。

    “他们救人哪儿的错?”

    “没有他们,斧头帮早就把我们这里砸掉了。”

    张幕哼一声,一人盖过百人声音,虚空又凝重数分,人们就像被掐了喉咙的鸭,突然安静下来。

    “我没否定这个,我只是说,他们错在没有杀掉斧头帮的头领,以那群人的狠辣,迟早要杀掉你们示威。”

    苦力强三人脸色一变,他们惶恐的就是这个,张幕说到他们心上,无可反驳。

    “而且,你们担心的该是斧头帮的报复,而是无意中引发这一切的人,所以,让开吧!”

    人群骚动,一部分让开,一部分没有。

    “你可以进去,他不可以!”一个威严的女声,从人群后传出。

    包租婆嘴角含着烟,踩着拖鞋,就像一只刚下蛋大母鸡,威武地走出来。

    苦力强找到主心骨,都主动站过来,拦在入口前。

    气氛,越发凝重,阿星迟疑片刻,小声道:“大哥,要不我就不进去了?”

    张幕看着他,“你刚才又犯错了,遇事不该退避,你要强势一点,因为你有这个资格。”

    “就像现在,我有资格让你进去,他们也有资格不让你进去,至于谁更有资格,可以看拳头说话。”

    “是吧,包租婆。”

    包租婆眼睛一眯,“你要动手?”

    “对,这里该换个说话的人了。”

    张幕点点头,不管包租婆难看的脸色,手腕抬起,真气汇聚掌心,虚空微微一颤,轻轻推出。

    如来神掌第一式,佛光初现!

    他的悟性已达到小推衍级,加上修炼虎鹤阴阳功,兼顾道、佛之力,短短时间的时间就将如来神掌前七式掌握。

    这是他第一次使用这掌法,不止深得其中精髓,更是因为修为太强,随便挥出一掌,就让方圆百米风云变换。

    嗡嗡!

    空间震颤,璀璨金光从射出,照亮夜空,煌煌无边的力量从张幕手中泄露而出,笼罩包租婆,让其衣服都紧紧贴在身上。

    “好强!”

    所有人都是这个念头,他们此时感觉就像面对天神,似乎有一尊神佛出手,天地都被金色光芒照耀。

    首当其冲的包租婆,感受到生死威力,不得不拿出压箱底绝技,深吸一口死,烟头已肉眼可见的速度燃烧,胸口剧烈鼓胀而起,接着一口刺耳尖叫,冲天吐出。

    “啊……”

    蕴含惊人力量的音波,带起地面的沙土,极速席卷,就像一片能毁灭一切的海浪海浪,迎上金色的佛光。

    无形的音波,和金光碰撞,就像海浪遇到堤坝,只是粉碎一层金光,就被漫天金光吞噬。

    嘭!

    包租婆倒飞,轰隆一声将小楼砸出一个洞,没了声响。

    若不是他控制力量,刚才这一掌,就能将整个楼都拍碎,那可就没法住人了。

    “狮吼功,挺不错,就是功力低微了一些。”

    张幕淡淡地评价,他只用不到一成修为,就将之碾压,并不是狮吼功差,而是对方修为差。

    没有打通任督二脉,连一个连大武师都没达到的人,在他面前当然远不是对手。

    这也是为何虚不让他主动灭掉斧头帮,因为那实在太轻松,超凡四阶巅峰的实力,普通的人数已没有意义。

    嗖!

    黑夜中一道影子一闪,包租公脸色严肃地攻向张幕,想为老婆出气。

    对于这种,张幕只是屈指一弹,空气爆炸,狂猛的力量下,任他如何卸力,也不得不倒飞回去。

    噗呲。

    一口鲜血从包租公口中吐出,他虽是太极高手,但在超出他的力量下,四两能拨千斤,却挡不住万斤。

    他,也败了,败在一根手指上。

    其他人傻眼,看神人一样看着张幕,一掌一指,看起来很厉害的包租婆和包租公,就彻底落败。

    人群再退了些,怕张幕打他们。

    “走吧,该睡觉了。”张幕提醒一边发呆的阿星,踏着浪迹的地面,向租房走去。

    人群赶紧让开一条路,苦力强几人,惧怕地躲远,跑去看受伤的包租公和包租婆。

    楼上,狭小的出租屋,阿星崇拜地看着张幕,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将自己的力量掌握好,你也能轻易打败他们。”

    “哦,原来我这么厉害。”

    “睡吧,你还得去灭斧头帮呢。”

    张幕将灯关掉,开始修炼,打通最后两个穴窍。

    另外一处,灯火通明,包租婆和包租公脸色苍白地坐在椅子上,周围是苦力强、阿胜、阿鬼、酱爆等人。

    他们现在,已知道包租婆两人,就是当年江湖上神雕侠侣,正因为如此,才更加恐惧张幕。

    “包租婆,你们没事吧?”酱爆欠扁地慢慢问道。

    “还死不掉!”包租婆冷冷开口,随即脸色一红,忍不住咳嗽,嘴角流出一丝血。

    “老婆,别激动。”包租公摇头,这次他们败得太彻底,几乎没有反抗之力。

    一阵沉默。

    包租婆缓过来,看着苦力强三人,“他说的没错,斧头帮迟早会报复,你们明天走吧!”

    “这怎么行,要是我们走掉,此时你们受重伤,就更不是斧头帮的对手。”苦力强焦急道。

    “还有我。”酱爆开口,被苦力强一把拍开,“我们三个都留下来,不管斧头帮来什么人,都由我们扛下。”

    “对,我们不能走。”阿鬼点头,若他们走掉,受伤的包租婆他们绝对不是斧头帮的对手。

    本来,他们不会想这么多,但张幕的实力太强,话自然就变得有道理,斧头帮必然会不死不休。

    以那些人敢隋朝烧杀的个性,迟早会再来,甚至下次来时,会请武林高手,那可就不是普通人能对付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