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你真的想当坏人吗
    矮小破烂的四层小楼,不少人影进出,气氛热闹,人声嘈杂,皆是忙碌着生计。

    他念头一转,接受到这具身体的信息,明白自己正是猪笼城寨的一名穷苦租客。

    还没询问剧情还有多久开始,就听的下面一个欠扁的声音:“包租婆,包租婆!”

    哐当,对面靠外,向阳位置一扇红木窗户被推开,夹着一头卷发器,嘴角含着一根烟,身着白纱衣的肥胖中年女人不耐烦地看下去。

    酱爆仰着头,双手横抬,询问道:“为什么突然间没水了呢!”

    嘭!

    包租婆将窗户关上,接着一阵哒哒哒急促脚步声,下一秒就从二楼推门而出,快速来到院中。

    “水费不用钱哪?你们这些混蛋。”包租婆本就是泼辣爱钱的人,想到最近不少人没交房租,便气不打一处来,指着众人就骂起来。

    熟悉的场景,让张幕呆呆地看着,记忆的海浪,忍不住波动,泛起点点浪花。

    曾经,他多次看过这部电影,对他来说,这些都是虚拟的东西,现在却活生生展露在面前,反而那些和自己同时代的真人真事,几乎全部消失,再也看不到。

    这有些可笑,真的淹没在历史长河中,假的却变为真的世界,带着淡淡的熟悉和情怀。

    一时间,张幕觉得很孤独,他有些想念千年前的世界,那个时候,他至少还有根在,此时的根在何处?

    或许,这不是一时能得到的回答,需要想一片落叶,经历一番飘零,才能找到根。

    下面,包租婆将用停水作威胁,训得众人不敢回话。

    “一个个鬼哭狼嚎什么,找死啊!”

    包租婆骂骂咧咧,一边骂一边走,油炸铺的阿鬼恭敬一礼:“goodmoning,包租婆。”

    “good你妈个头!你要是再不交房租,我就烧掉你的铺子!”

    “笑什么啊,笑就不用交租啊?老屁股!”

    “呵!这么有力气,活该你一辈子做苦力……”

    “别以为你晓得帅我就不打你!”

    ……

    包租婆插着腰,指一个骂一个,气势十足,他重点照顾的几人,都是隐藏在这的高手。

    可惜,任他们有多厉害,也难倒在一分钱上,交不出房租,根本抬不起头。

    张幕暗暗摇头,一分钱难倒英雄,或许钱不是万能的,可对于这些穷苦的人来说,却几乎是万能的。

    “五郎八卦棍,铁线拳,谭腿,三个武学高手,沦落到这个地步,不该啊不该。”

    他嘀咕着,靠在围栏边,心中开始思索,这些人的悲惨遭遇,不仅仅是环境和外来的危险,还和其本身有关系。

    很简单,这几人性质太软弱,遇到危险,唯一的念头就是逃避,根本没有去解决问题,结果在准备躲避的当晚,就命丧黄泉。

    不管他们是因为什么而躲在平民窟甘于平凡,但在危险来临之时,绝不该逃避,那只会正中斧头帮的下怀,结果死得更快。

    张幕觉得,必须改变这些人的想法,才能顺势借助他人之手,将斧头帮给灭掉。

    砰砰嘭的揍人声音,将张幕拉回来,他刚一抬头,就看到包租公被暴力扔出,几滚落在地上,一个花盆砸下,咔嚓一声。

    张幕嘴角一抽,这包租公若不是修为深厚,估计早就被打死无数次了吧?

    太阳高高升起,空气渐渐扭曲,外面忽然响起哭声,几个熊孩子跑回来,显然是被谁欺负。

    张幕眼睛一亮,知道好戏就要开场,依旧没有下楼,只是挑个好位置,找根板凳坐下,静静等待起来。

    不久,两个戴着草帽,一胖一瘦的人影出现,径直进入酱爆的理发店。

    这两人正是阿星和肥仔聪,装着是斧头帮的人,想来敲诈一点钱财。

    然而,这里本就是贫民窟,又有多少油水,况且此处藏龙卧虎,酱爆本身就是个高手,岂会怕两人?

    转眼,几人一群人围过去,阿星想找几个下手,却是根本没有成功,被下去的包租婆,用拖鞋打得狼狈后退。

    “你有种啊,我叫人。”阿星依旧想狐假虎威,取出一支炮仗,跑到一边火堆点燃。

    “我看你叫谁!”

    包租婆冷笑,她怎么会看不出,阿星就是个想骗吃骗喝的小混混,根本不是斧头帮的。

    阿星没有退路,只能继续下去,看着燃烧的火信,念叨:“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他并不知道,这拙劣的炮仗,一看就不像是斧头帮的,毕竟一群西装革履的黑帮,怎么会用这种东西。

    甩手将炮仗扔出,嘭的一声,鸡鸣,狗没有叫,人却被炸到。

    “你死定了你,别走啊你,你赶快买棺材吧你!”阿星强装镇定,准备先离开再说,可转身一看,心中暗叫糟糕,他没想到真的斧头帮居然出现。

    他依旧镇定着,若无其事地走过去,心中已有些后悔。

    一群西装男出现,整个猪笼城寨的气氛都凝重起来,天上乌云汇聚,似乎风雨欲来。

    其实,斧头帮出现在这,并不是意外,他们最近将大半个上海滩都收入麾下,就差这这个平民窟,刚好过来看看,顺势铲除掉。

    对于他们来说,不管是贫困还是富饶的区域,都该由他们斧头帮掌管。

    带头的草帽被炸个鸡窝般的洞,阴沉着满脸横肉的脸,一边擦汗,一边冷冷道:“谁扔的?”

    阿星硬着头皮走上前,哪儿敢承认,只能糊弄道:“自己人,大哥。”

    接着,轻易就将矛盾转向在场猪笼城寨的人。

    斧头帮众人,眼神不善地走来,天上阴云流动,遮天蔽日,狂涌而来。

    包租婆咬着香烟,没有露出惧怕之色,却不想得罪斧头帮,转身哼道:“你们这么多事干什么,下雨了,赶快回家收衣服!”

    她歪着脑袋,斧头帮带头的胖子刚喊了句肥婆,她便嗖一下溜走,速度之快,只能看下一阵影子,看得斧头帮众人下巴都掉下来。

    包租婆不想惹麻烦跑掉,带头的胖子转头,酱爆两眼无神地看着他,缓缓摇头。

    “你也想勒索我,我不怕。”

    带头胖子一愣,反身抽出腰间的斧头,走上前侧耳不信问道:“啊?”

    酱爆低头看了下锋利的斧头,刚开口说出一个我,带头胖子举起斧头就砍来。

    这时,漫天乌云将太阳挡住,如临黑夜,几声啪啪下,带头胖子消失不见。

    张幕眼睛一亮,看得清楚,酱爆在刹那间出手,招式快若闪电,瞬间将胖子暴打,揍飞出去,掉在十米外的垃圾桶中。

    “这是什么武功,千手神拳吗?”他若有损失,这猪笼城寨高手不少,这酱爆是少数展露实力,却能安然无事的一人,可见其并不简单。

    斧头帮的人都没看清,跑过去见到垃圾桶中的胖子,对其他人越发忌惮,更加不敢再动手。

    一发真的信号弹升空,没过去多久,数百手持斧头的人赶来,密密麻麻的,气势惊人。

    斧头帮的面子不能落,所以这些人一进来就砸东西,揍人,本来就怕事的众人,都只能任其乱来。

    帮主琛哥见小小的贫民窟竟然掉打伤自己小弟,为了立威,直接让人拖出一对女子,浇上菜油,威胁道:“谁干的,我数三下,一……二!”

    他露出一口镶金黄牙,眼中冷漠,没有数三,就将火机抛出。

    只需一秒,这对母女就将被烈火焚烧。

    苦力强站出,一把将火机接住、关掉,拦在琛哥前,“是我做的。”

    斧头帮众人安静刹那,有人带头,立马举起斧头围砍而来,一场战斗拉开序幕,不久阿鬼、阿胜也加入进来。

    三人都是一流高手,拳、棍、腿三绝,斧头帮欺负普通人还行,但在武林高手面前,只有挨打的份。

    没多久,灰尘漫天飞,斧头帮上百人躺在地上,只能灰溜溜离开。

    “挺不错的,若能一直有这个勇气多好?”

    张幕此时站在楼顶,看着下面,这三人能挺身而出,比其他一些可是好上不少。

    若是他们能狠辣一点,直接杀掉斧头帮的头领,或许有不少麻烦,但武林本就是打打杀杀,躲是躲不掉的,一时果断杀掉,还能避免接下来的麻烦。

    可惜,他们只是将人打伤,根本没有动杀心,又如何震慑住这些刀口舔血的黑帮?

    “看来,得多开导他们一下,如果开导不了,就来强的吧。”

    张幕身影一晃,消失在屋顶。

    他找到斧头帮的总部,将一群看守的人打晕,取走一些钱,开始品尝这里的美食。

    每个时代,都有自己有味道的一面,张幕悠闲逛着,花斧头帮的钱,觉得很有意思。

    直到晚上,他斧头帮外找到正教导胖仔聪如何当坏人的阿星。

    他不由一笑:“坏人可以荣华富贵,不过你真的想当坏人吗?”

    “当然想,做梦就在想!”阿星不假思索,回头一看是穿着破烂张幕,瞪了一眼道:“不当坏人,就跟你一样,穷困潦倒一辈子!”

    “真的吗?”张幕微微一笑,从怀里摸出一大叠钞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