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章 破气弹
    带头的绿鳞人转眼不见,他的一群手下围来,带着野兽般的目光,让人心神发寒。

    一众看戏的哪敢久待,慌张地离开,白月两人也被绿鳞人围住,不是他们不想跑,而是没有多少力气再跑。

    白月拿出一块玉佩,捏碎扔在地上,一圈淡青光幕升起,将她们护住。

    “青月灵佩至少能坚持一炷香,应该足够吴师姐赶过来。”

    刘婉松了口气,她和白月的一身真气耗尽,熊雅又被抓,最好是待在这等待援兵,否则跑得太远,遇到异兽更危险。

    两人无视攻击青色光幕的怪物,盘溪坐下,抓住机会恢复,才不过两三分钟,黑夜中传来响声。

    攻击光幕的绿鳞人,像是见到什么恐怖东西,刹那就退到一边。

    白月以为是同门,惊喜地睁开眼睛,待看清来人后,脸上的喜色消散,变得疑惑、惊讶,最后是不安和恍然。

    黑暗中,出现一行人,带头的是个中年男人,旁边是几个女人。

    “贱人,果然是你!”

    说话的是刘婉,她咬牙切齿看着出现的人,虽然换了一身黑衣,可那对妖媚般的脸庞,不是红衣是谁。

    “你说什么呀,我怎么听不懂呢?”红衣眼睛眨动,装着很无辜的模样。

    她身前的中年男人一身赤色长袍,脸色青黑,就像久病之人,可其脚不沾地,举手投足间搅动元气,竟是一位宗师存在。

    赤袍中年男人面无表情道:“白月,你是自己出来,还是我请你?”

    “原来,你们的目标是我……”白月苦涩一笑,原本以为只是抢夺生命之晶,原来那只是个掩盖。

    “知道就好,你的天阴之体,我家少爷可是很喜欢。”

    中年男人不再遮掩,伸出干枯手掌一按,足以地方十多绿鳞片怪物的光幕,就像气泡般破灭,化为缕缕光芒散去。

    “是那个变态,你不怕冷月宫追究吗?”

    刘婉想到什么,底气不足道。

    “呵呵,只要将人带回去,你冷月宫还会因为她和我合欢宗开战不成?”

    中年人不在意一笑,对着白月一抓,天地元气化为绳索将两人紧紧束缚。

    “把三人都带上,毕竟都是完壁之身,少爷若是不要,还可以卖给别人。”

    “是,墨戾长老。”红衣等人应答,上前将绝望的刘婉、哀伤的白月、昏迷的熊雅带走。

    至于那些绿鳞人,在墨戾的恐怖气息下,没吓得趴在就不错,哪儿还敢阻止。

    这时,只有星辰的天上,出现一轮洁白半月,并且不断变大,一直平静的墨戾神色凝重,沉声道:“带人先走,我去把人拦一下。”

    他将赤袍一挥,凌空冲天而起,无数青黑雾气从他身上涌出,很快就形成一吞三十丈的青黑怪云。

    片刻后,黑云和半月相遇,虚空发出轰隆隆的巨响,黑云和月光互相侵蚀,斗得不可开交。

    ……

    数里外,即使张幕和诸葛旭速度很快,依旧没有将所有人甩掉。

    他们的后面,御风的异能者、中年大武师和三个超凡四阶的绿鳞人,前后牢牢跟着。

    “得干掉一个,不然这些家伙根本不会放弃。”

    张幕低骂一声,手腕一抹,取出唯一的破气弹。

    “帮我牵掣一下他的狂风,我要杀一个三蛇的人。”

    “你说开始就行。”诸葛旭看了一眼破气弹,知道张幕枪法了得,成功率不会太低。

    张幕回头看了一眼,锁定最左边一个,对着诸葛旭挥手示意。

    诸葛旭的念头立马化作大手,将那风系异能者的狂风拨开,减少对破气弹的消耗。

    砰!

    张幕将意念和真气灌注,激发破气弹的效果,强大的波动让他手中银雷都剧烈颤抖,接着一颗淡黄光芒一闪而逝。

    连声音都来不及听到,破气弹以超越十倍的音速,瞬间穿越数百米,沿途的虚空都微微扭曲。

    后面的一强壮绿鳞人察觉莫名危机,刚做出防御,一抹淡黄光芒,轻易洞穿护体能量,在他骇然中,将其全部撕碎。

    只看到轰一声,两米多高的绿鳞人,自爆一般炸开,血肉都化为粉末,破气弹威力余存,将其身后炸出一丈深大坑。

    这时,空中才同时有一声枪响,破气弹之快,让声音都难以分辨出先后。

    一枪之下,原本一个凶猛绿鳞人,几乎消失一般,若不是地面的痕迹,强烈的波动,估计都不会有人注意。

    “混蛋,竟然有破气弹!”

    半飞在最前面的风系异能者吓得心神颤抖,差点一头栽到地上,那个倒霉的绿鳞人就在他旁边消失,耳朵都还回响着嗡嗡的爆炸声。

    他当即停止前进,将所有力量收回,戒备地看着张幕。

    若只是破气弹,他还不至于这么害怕,他害怕的是人,忌惮的是张幕的枪法。

    破气弹是死的,人是活的,可那**堪比异兽,反应不比他慢的绿鳞人都未躲开。换做是他,依旧没有任何把握。

    在这世上,人命如草芥,可那是别人的命,他怕死,他珍惜自己的命,这种心底生出的恐惧,就像一盆冷水,让他清醒过来,不敢追在前面。

    他这么想,另外的人不是傻瓜,包括超凡四阶的绿色鳞人,一时间速度都下降不少。

    “甩掉他们!”

    张幕眼睛一亮,将身上重物收尽意识空间,回身挥出漫天拳影。

    数十道火红掌印飞出,落在大地上,轰轰声此起彼伏,大片的沙尘漫天飞舞,将他们身影遮住。

    诸葛旭一把抓住他,念力摧动,两人脱离地面,片刻后就到百米高,融入夜色中,不留下一点痕迹。

    担心有诈的追兵迟疑之后,才冲过数十米高的沙尘,一眼看去,哪有张幕两人的身影。

    “可恶,若不是有念力异能,他们绝对跑不掉!”

    中年大武师气急败坏道,无比的不甘。

    “哼,王硐,有一个枪法大师在,你能吃几颗破气弹?”风系异能者不屑道。

    王硐讥笑,“杨壵,没留下别人,就别把气往我这儿撒,若他有足够破气弹,你还能毫发无损?”

    杨壵脸色一变,但依旧嘴硬道:“就算他能枪随意走,到最多改变一点角度,刚才趁人不备才打中那家伙,若想再开枪,可没那么容易打中我。”

    “那你下次遇到可以试试。”王硐嘿嘿一笑,这种嘴上功夫,他根本不信。

    枪法的大师,战斗力本就和他们差了不多少,若有好枪好弹辅助,有多少能直撄其芒?

    科技现在能和武道分庭抗礼,那可是有原因的。

    两人谈话时,一边的三个绿鳞片人不知所措,其中一人打开战术手表看了下什么,转身便原路返回。

    他们得到消息,这一次被人当了枪使,不知得罪冷月宫,就连本该得到的生命之晶也被抢走,可谓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诸葛旭带着张幕飞了半个多小时,直到异能不足才停下来,两人怕还有人能追上来,又继续东窜西走,各种抹去痕迹,凌晨时才停下来,挖个洞穴躲进去。

    “这种抢东西的感觉可真刺激!”

    张幕脸色激动道,这是他以前从没干过的事,觉得很新鲜。

    诸葛旭无语,“你倒是轻松,可是把我累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