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章 护体神通
    可以说,张幕是点,黑衣青年是面,以点攻面,以盾挡矛,谁强谁弱,还是要看修为。

    此时张幕强行提升,境界不输对方,加上气剑凌厉,到是占据攻势。

    但他知道,自己六脉神剑就这个样,暂时无法提升,对方是宗门子弟,怕是有手段爆发。

    不管两人如何想,旁边看着的人只觉得张幕气势汹汹,忍不住露出不可置信之色。

    他们可亲自体会过这青年的实力,即使他们算全盛,也依旧不是其对手,张幕一个初入大武师的,为何能如此强势。

    诸葛旭拥有念力异能,思维敏捷,最先反应过来,目光闪烁不停,他发现张幕气息翻了一倍不止。

    “他用了秘术,强行提升修为?”

    诸葛旭喃喃道,看向张幕的目光温和不少,在他心中,张幕能不顾伤势如此,人品可见一斑。

    高玄脸色有点古怪,他想不通张幕在重伤之下,为何还能施展这种层次的秘术,这提升的可不少啊?

    尤勇和夏奇则佩服无比,他们刚才合力都不是对手,固然有力竭的缘故,但依旧可见张幕不一般。

    在他们看来,张幕能提升如此多,可能是之前有所隐藏,听到诸葛旭说的好处,才不再有所保留。

    不说几人心思,张幕和青年隔空交手十来个回合,任他将六路气剑来回施展数遍,依旧攻不破对方的剑气。

    他心中微叹,知道自己即使打通穴窍,可底子还没有提升上来,能勉强打个势均力敌,已是很难得。

    而在青年心中,更是满肚子疑虑,张幕的指脉气剑,似乎是天行派的天元气剑传承,可那天元气剑的气息浩然,分明又不像此人。

    一时间,他对张幕的身份越发琢磨不定,见对方一副纠缠到底模样,心中恼怒。

    “我不知你为何还能提升如此多,可就算你此时能挡我,等那老太婆坚持不住,还能挡住黑羽鹰不成?”

    他的话顿时让其他人忐忑,重新意识到局面,空中那黑羽鹰凶悍无比,本就是飞禽,**强横,速度惊人。

    苗老若全盛时还能解决,现在重伤之下,连护体真气都随时都会消失,显然支撑不了多久。

    “如果我拦住你,让他们跑呢?”张幕嘿嘿一笑,就是要恶心对方。

    只要其他人躲起来,莽莽原始森林中,就算黑武鹰眼神好,也很难再找到他们。

    黑衣青年眸光一寒,“你确定要为一个夺天果而阻我?”

    “夜幕,若我们能全身而退,佣金提升十倍。”诸葛旭抓住机会,甩出好处,比给尤勇和夏奇的还高一倍。

    他这么做,主要是为若水柔的安全,他念头敏感,已发现黑衣青年不止想要夺天果,还想抢走若水柔。

    他可是知道若水柔的价值,其异能对于很多修炼者来说,可谓是仙丹灵药,而且是可长久使用的,要是被这人带走,估计人都要不回来。

    本来他准备拼写死,也要让苗老带走若水柔,现在既然有转机,自然不会再白白去送性命。

    “好啊,你们快跑吧,我和苗老就不跟你们一起。”

    张幕看到青年阴沉如水的脸色,心情大好,这人自以为掌控一切,他就是要破坏。

    “我们走!”诸葛旭当机立断,带着若水柔离开,要是拖下去,一旦年老坚持不住,黑羽鹰藤出手,想走都没机会。

    见马上要得手的宝贝和人跑掉,青年也暴走,掌心在长剑上一划,鲜血飘出,落在剑身上时,竟诡异融入。

    铮铮!

    长剑轻颤,泛起一震血气,就像苏醒过来,一股锋利的气息扩散而开,让张幕都背脊一寒,感觉一个凶兽出现。

    他忍不住盯着那长剑,瞳孔凝缩,在他的感知中,这剑就像活物,煞气不断涌出。

    “你们气剑一脉,在远攻和杀伤力上确实胜一筹,可没有元剑辅助,这便是最大缺点!”

    青年嘴巴咧开,狞笑一声,只见他身上黑色真气密密麻麻,全部向那长剑涌入。

    转眼长剑变得幽黑,扩张到七尺长,连傍晚的余晖都吸收,接着虚空微微荡漾,便脱手对张幕射来。

    刹那间,张幕就知道躲不开,六脉神剑全部射出,却只是让幽黑微微一顿,依旧势如破竹飞来。

    “给我挡住!”

    张幕低喝一声,反手叠加,四十八大穴窍颤动,潜能被迫激发,最强的防御手段乾坤罩浮现,真气毫无保留注入。

    嗡一声,阴阳之意流转的护盾直接撑大,红白色气罩膨胀达两尺多厚,化为一巨大的球体,笼罩方圆丈内。

    护罩刚起,幽幽长剑已到眼前,射在乾坤罩上,凌厉的剑气爆发,让表面直接凹陷。

    轰轰!

    碰撞的余波扩散,大地都微微一抖,十丈内的泥土翻滚,树木粉碎,直接变为真空,空气被挤出,爆发的气浪,让百米内的树林,都像是被暴风肆虐而过。

    尘土飞扬而起,将交战的双方遮挡,撤退的诸葛旭几人心惊胆战,刚才要是慢一点,被中心余波擦中,多半会受伤。

    不少人心中骇然,两人交手的动静,远远超出寻常超凡四阶,几乎能威胁到超凡五阶存在。

    几人不知道张幕是否能挡住,只能加快速度,很快消失在树林间。

    而在战场中心,黑色长剑体型缩水大半,已只有三尺,展露出原本的剑身,黑色的剑气如烟尘般缕缕消失。

    但它并非无故消耗,此时的剑尖,深入乾坤罩两尺,将整个护罩都射得剧烈凹陷下去。

    到达这个地步,它却再也难以前进,一双肉掌挡在剑尖前,表面红白真气流转不休。

    张幕咬着牙,头发飘扬,全身真气聚集剑尖,总算是没有让其再进一步。

    “护体神通,怎么可能?”黑衣青年发出此等强击,体内真气虚脱,暂时难以再施强大手段。

    他楞楞看着张幕身上凝聚无比的护罩,心中无法平静,能够挡住他御剑之术的,同样得是神通级的护罩才行。

    可防御性神通,稀少无比,连他都没有,他忍不住生出嫉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