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章 剑气
    情况紧急,已不容他再多行突破,当即睁开双眸,精光四射,周身气息强大数倍。

    念动之下,生命燃烧速度提升,血肉发热,勉强能承受快速运行的真气,只是其间却若千刀刺激割,颇为难受。

    “速战速决!”

    张幕眼睛一密,按理说此时他完全可私下跑掉,但那黑衣青年轻视的话,让他想战一场,灭灭那人的傲气。

    吐出一口气,他从地上站起来,向战团走去。

    此刻,场中的青年出手时极为狠辣,剑光笼罩方圆十丈,正不惜一切代价,趁着苗姓老妪被牵掣,要尽快拿到夺天果。

    即使他身份高贵,但那夺天果乃是可遇不可求之物,更别说有一个可能存在皇脉的女子。

    他眼中露出不耐烦,真气爆发,一招横劈,斩出一团剑光,像一个黑色太阳,照耀八荒,森然恐怖。

    尤勇和夏奇面色大变,想要后退却是太晚,只能咬牙将最后异能放出,一团烈焰一团蓝水挡在黑色太阳前。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猛地传出,两人合计竟没有挡住,黑色太阳只散乱大半,剩下的剑气飞舞,将两人劈飞。

    两人退出很远,一滴滴鲜血,从手上流下,滴答在碎石上,尤勇苦笑一声:“夏奇,我们退吧。”

    他们已精疲力竭,再打下去的话,对面黑衣人绝对能杀掉他们,所以不想和其拼命。

    甚至,若不是诸葛旭许下大量好出,他们都不会坚持到现在。

    黑衣青年嘴角冷笑:“火之血脉和水之血脉居然是一对,真是有意思,两位,还能再接一剑吗?”

    尤勇和夏奇对视一眼,无奈退后,尤勇愧疚道:“诸葛旭,我们只是雇佣关系,没法再帮你们挡了。”

    诸葛旭胸口带着剑痕,血淋淋,深可见骨,听到此话,他神色暗淡,手掌一翻,出现一个玉盒,里面正是夺天果。

    他不甘道:“算我们认栽,看你的装饰,应该是某个宗派的传承人吧?”

    当今武风盛行,武道昌盛,各大基地掌权者多是军人和世家,而在这之上,还有更庞然的存在。

    它们就是超凡者学院、宗门,前者乃联邦建立,用于普及修炼,培养超凡者,是在天地大变后出现,人类合力建立的。

    而后者,乃是古已有之,思想相对保守,奉行法不外传,有严格的传承机制,大多不喜科技手段,所以很多习惯都带着古风。

    超凡者学院重在普及,是为人类生存而建立,宗门则自给自足,一般情况下不会干扰太多,数量不多,但顶级强者不少,超然物外,是暗处的一股强大力量。

    眼前这人,一副古人打扮,只使用冷兵器,实力强劲,多半是宗门子弟。

    “哦?”黑衣人露出意外,“见识挺不错,把东西扔过来吧!”

    宗门虽高大上,可却并不是秘密,并且经常在外招收门徒,不时行走世间,被人认出并不意外。

    诸葛旭眼中闪过不舍,辛苦得到的夺天果,就要如此让于他手,让一向睿智高傲的他,心中难受无比。

    可形势迫人,他没法拒绝,只能手腕一用力,就要抛出。

    忽然,一只手挡在前面,将盒子压下,张幕对他摇头,走到脸色难看的黑衣青年面前。

    “再来打一次!”

    他的气息让黑衣青年神色微变,心中奇怪何时这人竟让他有些压力,不过一向的自信让他很快恢复正常。

    “你确定还要拦我,之前一直未下杀手,不代表我没法杀掉你们!”

    冰冷的话让高玄等人都皮肉一缩,明白他不是说的假话,若不是他们人多,否则单对单下,根本不是对手。

    “张幕,不要冲动,我把夺天果给他就是。”

    诸葛旭摇头,这次的夺天果,不过是若水柔准备的礼物,就算没得到,还能换一个,要是惹恼此人,或许还会死人。

    韩三的死,已让他忌惮无比,刚才他们三人出手,都被斩杀一个,可见得到优秀传承的宗门弟子的厉害,远不是寻常同阶超凡者可比。

    “等我战一场再说。”

    张幕被人螳螂捕蝉,本就窝火,这人鄙视他的眼神,更让他恼怒,不打一场怎么会痛快。

    “找死!”黑衣青年不知张幕哪儿的自信,剑光一闪,如毒蛇一般,刺向他咽喉。

    “你有剑气,我也有。”张幕此时不再惧怕,手指一点,火红剑气射出。

    叮!

    二者都如实质的金铁碰撞,同时消散,只有强烈的余波让空气动荡。

    “咦?气剑,你是御气宗还是天行派的?”

    黑衣青年停手,首次脸色变化,剑道分三脉,气剑、御剑和意剑,气剑是化真气为剑,御剑自然是御使宝剑,意剑则是精神之剑。

    这三脉,御剑最普遍,只需要剑器就可御使剑气,入门要求最低,不少门派都有修炼法门,他就是这一脉。

    至于气剑之道,要高深不少,练的是胸中一口气,化气为剑,气在剑在,世俗几乎没有传承。

    当然,意剑之道最神秘莫测,念头即是剑,一念可灭人灵魂,早就绝迹,不过前两者都可向这一脉发展,只是颇为艰难。

    所以,当今天下,气剑、御剑为剑道正宗,气剑又要更受尊崇,所以他才惊讶,觉得张幕是当今气剑两大宗派御气宗和天行派的人。

    “要打就打,哪儿那么多废话。”

    张幕知道是六脉神剑让其误会,不愿过多解释,手指狂点,无数灼热剑气飞出。

    “哼!”黑衣青年见没有套出对方来路,觉得张幕不识抬举,想要说什么,见到剑气凶猛,不得不沉心应对。

    当即,火红剑光,黑色剑气飞舞,张幕的六脉神剑短少却无比凝聚,而青年黑色剑气势而力沉,双方各有千秋,一时不相上下。

    叮当声回响,噗噗噗声响不断,地面被剑气波及,被青年的剑气削掉一层层,或则被张幕六脉神剑打出一个个大坑。

    若做个比喻,张幕的六脉神剑像是步枪,真气凝聚,威力很强,但覆盖面太窄。

    对面青年的剑气,有宝剑为根基,剑气纵横,像是机关枪,单道剑气不强,胜在数量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