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章 再吸一次
    这人一身白衣,带着白纱,眉目柔美,身段婀娜,带着一股仙气。

    可她的双眸,却弥漫杀机和怨恨,顿时破坏其整个气势。

    张幕手指一弹,飞来的石块化为粉碎,代表掌门身份的七宝指环,顺利落在天山童姥手中。

    他没去看天山童姥的脸色,脚下一翩,鬼魅般来到李秋水面前,话都没说便下杀手。

    原本对张幕不甚在意的李秋水眼神一顿,瞬间认出张幕的凌波微步,更是被其速度下一跳。

    她手腕轻轻挥出,和张幕对上一掌,砰的一声,无法抗衡张幕的真气,身体不住倒退,远远飘出去。

    一时间,她既吃惊张幕的修为,又震惊张幕的轻功。“你是他什么人?哪儿学的凌波微步?”

    她优雅的神态散去,语气变得急躁,看着天山童姥将七宝指环戴上,更是烦躁无比。

    对面的天山童姥见李秋水吃瘪,举着扳指道:“哈哈,李秋水,还想杀我,现在我可是逍遥派掌门,还不赶紧跪下?”

    李秋水身体一颤,却是尖声道:“哼,这七宝指环定是你勾结这男人暗算他抢来的,根本不算数!”

    说着,白光一闪,她便冲向天山童姥,要将扳指抢过来,顺便杀掉对方。

    “当我不存在吗?”张幕身影一晃,拦在其面前,一掌再次将之击退。

    “李秋水,敢对掌门不敬,张幕,帮我杀了她!”天山童姥见恶心道李秋水,心情舒畅无比。

    李秋水两次不敌,神色惊疑不定道:“你到底是谁,怎么会如此厉害,是她养的男人?”

    张幕脸一黑,本来还准备看看这人的武功,现在却是没了心情,杀意透体而出,空气都冷了几分。

    他贴上李秋水,掌影笼罩,不再给任何喘息机会。

    李秋水身形灵活无比,双掌飘乎,游走不定,就像弯曲的虹光,让人看不清。

    张幕微微一惊,知道这是对方成名绝技白虹掌力,最是灵活多变,他却不是太怕,手腕一压,直接将变化的掌力震来,手指对其手臂抓去。

    李秋水惊呼,急忙以凌波微步后退,可张幕也掌握这门步法,比他更精通,一步便追杀,手爪一用力,就将飞舞的手腕抓住。

    她另外一掌弯曲,对着张幕咽喉拍来,可张幕真气一震,一股阴柔之力侵入,让其内力紊乱,全身骨头都要散开。

    “放开!”

    李秋水呵斥,无比羞恼,她堂堂一代高手,竟见面不过十招就被拿下。

    “你的修为我要了!”

    张幕淡漠道,恐怖的吸力,从他手上生出,李秋水浑身内力不受控制涌出。

    “北冥神功!”她脸色惊惧怕,想要挣扎,却是身体发软,一股力量压在她身上,根本无法动弹。

    无形的风浪卷起,让两人头发飘动,张幕气定神闲,他此时的修为是李秋水的数倍,吸起来非常轻松。

    李秋水不断说话,想要蛊惑张幕分心,可张幕眼神毫无波动,似乎根本没听到。

    感受到不断流逝的力量,李秋水也怕了,慌乱求饶道:“放开我,我以后不与你为敌。”

    “贱人,你也有今天!”一声嘲笑打断她,天山童姥见没有危险,迈步走过来,一脸的爽快之色。

    “师姐,你快让他停下。”李秋水柔声道,想要让天山童姥心软。

    可后者只是讥讽一笑,小手忽然伸出,向李秋水面纱而去。

    “不,不要!”李秋水恐惧无比,眼珠都瞪大,却依旧没有让天山童姥停手。

    面纱残忍地揭开,一张狰狞的脸出现,雪白的肌肤上,布满整个脚步的划痕,让她本就因害怕而扭曲的脸,更加难看。

    “丑八怪,看看自己,哈哈哈……”

    天山童姥笑得泪水都飞出,这些划痕就是她留下的。

    失去纱布,又被最痛恨的师姐嘲笑,李秋水心中就像被人一刀刀割过,整个人都疯狂。

    “好了!”

    张幕冷哼一声,不想看到两个疯子表演,一指点在李秋水的眉心点中,给了个痛快,取掉其性命。

    老对头就这么死掉,天山童姥笑声消失,忽然变得失神落魄,愣愣看着地上的尸体。

    张幕摇摇头,知道两人的恩怨情仇随着一人死去,彻底烟消云散,他生出离意,“你的修为差不多恢复一成,足以自保,好自为之吧!”

    说完,他脚下一点,冲向云雾中,几个起落间消失。

    原地,只剩下天山童姥,依旧看着李秋水,神色复杂。

    ……

    距离离开缥缈峰,已过去五天,张幕的试炼时间超过一个月,算是最长的一次。

    他走在山间,方向则是去往少林,想要见识一下扫地僧并谋夺易筋经。

    走到少室山旁的山脉时,一道衣衫褴褛的人冒出,看到他之时,目光怨恨,喝一声就冲过来。

    “鸠摩智?”

    张幕勉强从眼睛认出此人,脸色变得古怪,不知道最近发生何事,让这家伙变成这个样子。

    只见鸠摩智光着脚,可速度惊人,携着惊人声势从森林中穿过,满目杀戮之意。

    “咦,修为怎么如此快就恢复?”

    张幕疑惑嘀咕,而鸠摩智已冲到面前,正一指对他点来,虚空扭动,有股凌厉劲力射来。

    他同样一指点出,红光一闪,鸠摩智的指力瞬间崩溃,六脉神剑真气只是微微一顿,便落在其身上,即使鸠摩智即使挡住,也轰得被炸飞。

    鸠摩智刚摔在地上,便快速翻起来,嫉妒无比道:“啊,六脉神剑,为什么你会?大理段氏该死。”

    张幕没理会他,而是低头嘀咕:“竟比上次的内力都要浑厚,这家伙不会得到什么机缘吧?”

    “既然这样,那就再吸你一次。”

    他手掌一甩,五指都射出六脉神剑,鸠摩智狼狈滚开,刚调整身形,面前便一黑,胸口中上一掌。

    噗!

    一口血喷出,他想反击,却是浑身一疼,被张幕制住,一股熟悉的感觉,从他胸口诞生。

    他惨叫一声,因为张幕又在吸他内力,速度比上次更快。

    不顾鸠摩智绝望的表情,张幕一口气将其内力全部吸收,也不给其机会骂自己,反手送其上路。

    上次还好说,这次他可不会再放过,将鸠摩智杀掉后,一本策子掉出,写着易筋经三个古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