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章 三门武学
    张幕又把来历假装说一边,天山童姥目光只是微微一变,就再次落寞,对她来说,这已没有什么意思。

    “他死前,说过什么没有?”天山童姥忽然有点紧张。

    “除去报仇和掌门之位外,没有说其他事。”张幕没有忽悠,有些残酷说道。

    “果然,他都忘了我吗……”

    童姥惨然一笑,心中想到无崖子也没提及那个贱人,才略微好受一些。

    她将断剑扔在地上,身上恢复一些威严,看着张幕:“你过来,不止告诉我此事吧?”

    “我想学几门失传的功夫,你愿不愿意教我?”

    “你这么厉害,连我都破不开你的防御,还用学吗?”

    “不一样,若遇到同阶对手,招式方面还是很重要的,况且我的功法和天山六阳掌很契合,不愿错过。”

    “你是掌门,随便你吧,恰好最近正是我第三次散功之时,有你在也安全。”

    “那现在便开始吧!”

    张幕没有太多废话,当场让天山童姥教导。

    半个多月过去,云雾缭绕的灵鹫宫外的悬崖上,一个七八岁的女童,坐在石台之上,正是已散功的天山童姥。

    如此大的变化,若不是张幕亲眼所见,他估计也不会相信。

    不过,他在学会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后,大致明白了其中原理。

    这门功法,能让人掌握全身内分泌、骨骼变化,甚至在大成后,可于精、气、血间互相转化,从而达到控制体型,保持容颜不老。

    因此,这门功法修炼要求非常苛刻,非绝世天才不可修炼,复杂度远超北冥神功,乃是道家养生之道的精妙体现。

    得到这门功法后,张幕越发觉得逍遥子神秘,甚至在他看来,这门功法才是最高深的,理论上若能一直掌控精气血,可不断返老还童,达到一种另类的长生。

    或许在修炼速度上,他没法掌北冥神功那般快速浑厚,在变化上不如小无相功,却是最贴近生命之道,符合长生理念的,若常年累积下来,反而比前两者出色。

    张幕没有将这门功夫融合,而是准备自己慢慢体验,将之和鬼门十针结合,作为一种辅助手段。

    这段时间,他主要修炼的还是天山六阳掌,这门功法双掌可作阴阳不同劲力,这种方式他早就尝试过,而在学得这门掌法后,才算是达到高深层次。

    特别是这门掌法可凝水成冰,施展生死符,在他手上,可以真气凝玄冰,威力更加恐怖。

    由于这门掌法和他阴阳真气契合,练起来不难,以他强大的学习能力,不过三天时间便完全掌握。

    至于花时间最多的,还是天山折梅手。

    这门逍遥派绝学,包括三路掌法,三路擒拿手,六路武功,但天下任何招式武功,都能自行化在其中。

    简单来说,掌握这门掌法后,一切的世俗招式,无论掌法、拳法、剑法、刀法、枪法、爪法等任何兵器或者其他攻击变化,都能够应对,可谓包罗万象。

    它的理论,和独孤九剑极为相似,后者是剑破万法,前着是徒手破万法,都是招式应对的集大成者。

    对于张幕来说,它比独孤九剑更加适合,他准备修炼的是气剑之道,主要是远程攻击,近战有这门万流归宗的手法,便完全足够。

    正是这门武学囊括的东西太多,张幕需要不断融入新的东西,将灵鹫宫壁画上的,天山童姥会的,自己会的,全部融会贯通,可不是短时间能办到的。

    不过半个月时间,他的天山折梅手已不下于天山童姥,此时习练时,手影模糊,几乎看不到轨迹,让一旁化作女童的巫行云依旧惊叹不断。

    再过去一周,张幕达到瓶颈,短时间很难再提升。

    他看着旁边恢复不少的天山童姥,收功而立,还没等他开口,天山童姥睁开眼睛。

    “不愧是和师傅同辈的天才,在这三门武功上,我没有什么能教你的,现在多半你也要离开了吧。”

    “还是多谢你的悉心传授,作为回报,我去帮你杀掉李秋水。”

    天山童姥眼睛一亮,不确定道:“那贱人躲在防卫森严的皇宫,你武功虽超脱凡俗,还是很难进去的。”

    “我何必去哪儿,她现在不就准备来杀你吗,若想杀她,你得做个诱饵了。”

    “哈哈,你说的没错,我就在这等着她,这几天她估计也该摸过来了吧!”

    天山童姥哈哈一笑,以前每次李秋水都会趁着她返老归童时来杀她,这次多半不会意外。

    “还有另外一事,我想将掌门之位传给你。”

    张幕取下扳指,他已得到掌门之位,即使只当一秒钟,那也算完成任务,传给天山童姥没问题。

    “我不当。”天山童姥脸色一沉,想都没想,直接拒绝。

    张幕并不意外,天山童姥原本就没和无崖子争夺掌门,现在自然是不想接。

    他摸着扳指,淡淡道:“你不用介意无崖子,现在是我传给你,合情合理,而且我不会用太久便会离开,很难找到合格的人,若你不接任,或许你们这一脉可要断绝了哦?”

    “离开?”天山童姥奇怪道:“我们逍遥派本就隐于世外,你就算一时不再,也没有什么影响。”

    “我说的离开,就是不会在出现在这里,你以为我能一直在外面晃吗?”

    天山童姥沉默片刻,点点头,没有反驳。

    张幕对天山童姥悉心教他功夫却是有几分感激,当即将扳指取下,随手扔出。

    一个逍遥派掌门,对他来说没一点意思,还是还给有能力的巫行云吧,也算完成无崖子的心愿。

    就在扳指还在半空中时,一道破空气从云雾响起,是一颗石头,对着扳指飞来。

    张幕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他刚才已察觉有人靠近,见其气息不弱,便将掌门之位让给天山童姥,看能不能让暗中的人出手。

    “嘻嘻,师姐,没想到你偷偷在这与美男子私会,很是让师妹意外啊!”

    一声轻柔婉转的嬉笑声,顺着石头传来,云雾之中,一道雪白人影飘散出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