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章 欣赏
    大殿之前,狂风呼啸,方圆十丈气浪滚滚,九天九部众人难以承受这股气势,忍不住后退,留出宽阔的空间。

    场中,天山童姥一掌被挡住,感受到张幕体内似曾相识的力量,杀意减弱了一些,却未曾有停手之意。

    只见她左掌挥出,叠在右掌之上攻来,轻灵飘逸,掌声呼呼,嘭一声和张幕再对一掌。

    这一次,张幕主动反击,掌力更加浑厚,将天山童姥震得一晃,却依旧未占据上风。

    天山童姥不再和他强攻,身体灵活扭转,顿时掌影重重,一阴一阳,一轻一重,虚实变化,笼罩张幕周身,让他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和这等人物在招式上相比,还是差不少。”

    张幕顿时生出这个念头,见天山童姥杀意消失,他便转攻为手,暗中学习对方。

    “看你防守得几时!”天山童姥冷笑一声,手掌更加复杂多变,掌力凶猛,刚柔变化,打得张幕手忙脚乱。

    有道是久守必失,上百招之后,张幕胸口一闷,竟被一掌影拍中,让他神色大变。

    刚才,若不是他真气浑厚,并能自动护体,光是刚才那一下,他铁定得受伤。

    “哼!掌法一般,连天山折梅手和天山六阳掌都不会,还说自己是逍遥派掌门。”

    天山童姥讥笑,似要惹恼张幕。

    “我学的武功,本就不着重寻常招式的精妙,走的是乃以力破万法,自然掌法不及你。”

    张幕从容不迫,脸色不悲不喜,即使不时被打中,也凭借护体真气反震,让天山童姥占不到太大便宜。

    “连姥姥的掌法都挡不住,看来不过如此!”天山童姥疯狂出招,不以为意。

    张幕却有些生气,他承认自己的掌法不及对方,可融合的功法,一直是他心中自得之处,不容许如此被贬低。

    他沉吟片刻,运气冲出丹田,一圈耀眼太极光罩浮现,红白真气厚达三寸,如一道墙壁,将他完全保护。

    “你招式精妙又如何?我现在不出手,你也打不破我的防御!”

    说着,他身体微沉,重心下移,真气抓着地面,当真不再还手。

    “好大的口气!”

    天山童姥本有些吃惊张幕身上的神妙的护罩,听到这话后,怒极反笑,双掌盘旋飞舞,一飘来到张幕前,毫不客气拍来。

    嘣嘣两声闷响,二者力量碰撞,震得附近虚空颤动,张幕却是纹丝不动,只是护体乾坤罩微微一晃,远达不到破开的程度。

    许是被张幕的气定神闲惹恼,天山童姥开始拳打脚踢,围着张幕打出数百招,最多让那诡异的红白气盏扭曲,依旧没有破开。

    饶是她真气浑厚,全力攻击下,也有些气喘,她突然对着身后一招,一股吸力生出,锵的一声,一道寒光飞来。

    她单手一招,一把雪亮宝剑落在手上,对着张幕刺来。

    “喂,谁让你动兵器的?”

    张幕有些气道,拳脚和兵器可完全不同,让他有点心虚。

    “你又没说不能用武器。”

    天山童姥古怪一笑,若她最开始只是想发泄,但在见识到张幕恐怖的实力后,还真生出几分好胜之心。

    她想看看,这人的护体神功,是不是真的无敌。

    铮!

    长剑轻鸣,划破虚空,弥漫天山童姥浑身内力,转眼落在乾坤气罩上。

    张幕不得不全力以赴,丹田真气不再保留,汹涌而出,原本三寸厚的气罩,顿时暴涨,直接达到一尺。

    叮一声,清脆的声音回响,张幕胸口前,一柄宝剑弯曲着,将他护体气罩洞穿数寸,却再也无法前进。

    两人的力量,开始较量,天山童姥脸色逐渐发红,她使出全部内力,依旧没能再进一步。

    下一刻,她瞳孔一缩,一股排山倒海的真气,从长剑上传来,让她不由后退。

    恐怖的反震山,突然爆发,长剑扭曲到极点,直接崩断,狂涛般的气浪,将天山童姥横推到数丈外。

    而爆发的余波,形成一圈气浪,轻易将看戏的宫女掀翻,一时间惊呼阵阵。

    张幕周身丈内的石板完全碎裂,半只脚都陷入,而他的面前,两道深深的划痕,延伸到三丈外,天山童姥正手持断掉的剑柄,胸口起伏,气息紊乱。

    呼!

    张幕吐出一口气,乾坤罩散去,淡淡看着天山童姥:“发泄完没,若是没有,还可以继续。”

    天山童姥听后,身躯微微一震,看着手上的断剑,想到那人先自己而去,忍不住洒出一滴眼泪。

    “你为何不等等我,有些事情,我还没问你啊……”

    她喃喃自语,声音苍老悲切,原本瘦弱娇小的身体微微弓着,再这一刻显得落寞、凄然……

    看到如此孤单的背影,想到一直威严无比的宫主,一众宫女忍不住眼圈一红,也跟着落泪来。

    “我去,不至于吧!”

    张幕脸皮一抽,这么多女人落泪,搞得他十恶不赦一般。

    不过,看到天山童姥的六神无主的样子,他微微一叹,没有说话。

    这个女人,一生守在这缥缈峰上,心中只有一个人,即使那个人从未爱过她,却依旧独身一辈子。

    她或许霸道,或许狠辣,但一生只留给一个人,不像李秋水那般不甘寂寞,在离开无崖子后,便跑到西夏去当王妃。

    这是个值得他佩服的人,在这个世界,除去乔峰之外,他只欣赏天山童姥。

    一个为国为民,一个独爱一人,一个死得悲壮,一个空等一生。

    或许这情谊乃一大一小,可在他看来,都是一样的珍贵可敬。

    良久,天山童姥才抬起头,漆黑的头发,出现缕缕斑白,模样时依旧年轻,但却布满沧桑感。

    特别是那对眸子,若之前的眼神是冷漠,此时的眼神,已带着绝望。

    在她的心里,那个人已去,她留在这世上,又有多少意义?

    她定定看着张幕手中的扳指,声音有些嘶哑:“他什么时候去的?”

    “四天前。”张幕语气罕见得有些沉重,“他将功力传给我,麻烦我杀掉丁春秋,便安详去了。”

    “你是什么人,听你的口气,并不是他的徒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