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变脸可真快
    “凌波微步,怎么可能?”丁春秋一眼就认出张幕的轻功,毕竟他当年求着那个人,都没有得到传授,对这门顶级轻功印象非常深。

    但此人却几乎凌空而行,比无崖子还厉害,他简直没法接受。

    在他震惊时,恰好对上张幕冰冷的双眸,背脊忍不住一寒,一股莫大的恐惧从心头生出。

    他就像受惊的野兽,毛发都要倒立,坐直身体,怪叫一声:“来者不善!”

    此话刚吼出,就见已来到三丈外的张幕,对着他挥出一掌。

    一道火红光芒从张幕手上扩散,他的身体快速下落,当他一掌打出时,凭空一道掌印飞出,火红如龙,有数尺大小,呼啸而过,带着尖锐的破空声,飞向丁春秋。

    丁春秋身形一晃,急忙躲开,可那掌印实在太快,依旧擦到他身体。

    轰的一声,地面炸出一个丈许大坑,星宿派众人被震得东倒西歪,距离近的几人更是化为一摊血泥。

    丁春秋从烟尘中踉跄逃出,灰尘扑面,狼狈无比,他此时的面色苍白若纸,嘴角带血,右手臂软趴趴垂在身侧。

    刚才他虽躲得及时,不过张幕的掌力速度却是太快,即使只是被擦了一下,手臂也被震断,还受到内伤。

    张幕稳稳落在他面前,厉声道:“丁春秋,无崖子托我清理门户,死吧!”

    他一闪来到丁春秋面前,准备直接杀掉即可。

    丁春秋心神大变,不知无崖子哪儿找的这种高手,但他不愿如此死去,脸色一狞,袖口挥动,无数红绿粉末飘出,朝着后面倒射而去。

    他自知不是对手,将身上最毒的药粉撒出,若对方沾染一点,他便有机会逃走。

    “旁门左道!”

    张幕只是讥笑一声,真气透体而出,卷起一阵狂风,就像一把大手,将所有药粉包裹,反向棉向丁春秋。

    “不!”

    一声惊恐的尖叫,从丁春秋口中吼出,他双眸瞪大,恐惧无法,身为毒道大师傅,这些药粉的威力,他最清楚不过。

    他疯狂极退,并不断挥掌,向将药粉吹回去,可在张幕真气前,他这点劲力怎么够用。

    呼啸的狂风带着药粉,转眼吹到他眼前,然后将其笼罩。

    同时一道火红真力,从张幕手中射出,洞穿其眉心。

    六脉神剑,第一次施展,威力不俗,堪比子弹。

    蓬!一具发绿的尸体,倒在地上,被毒药弄得面目全非。

    他没有去吸对方功力,因为有毒,要浪费他更多时间去炼化。

    丁春秋一死,星宿派众人顿时全散,没谁为其报仇,个个逃跑的功夫堪比他们嘴上功夫。

    张幕没去机会这些小喽啰,继续自己的行程,当来到天山灵鹫宫时,差不多三天时间过去。

    要说这灵鹫宫,在江湖上名声不显,实则是逍遥派支脉,由无崖子大师姐巫行云掌管,数十年的暗中经营,竟已悄然控制着中原至东南沿海大多数江湖帮派。

    就是直接控制的,都有三十六洞七十二岛,而其修为堪称这个世界女性最强。

    对比无崖子悲催的处境,就能看出这人的能力,虽是一介女流,但在张幕眼中,这巫行云可比男人还厉害。

    若让他来选择继承人,绝对不会在意其心狠手辣,肯定会选择巫行云,而不是优柔寡断的无崖子。

    无崖子可能觉得仁义更适合,可一个门派,落在一个软弱之人手中,反而是坏事,不见无崖子都把本部给搞废物了吗?

    缥缈峰并不高,但云雾缭绕,隐藏在群山间,同样灵鹫宫的路,更是险恶无比。

    但这难不倒张幕,就算没有路,只要距离不太远,他都能飞过去,很快就闯到大本营,惹得整个灵鹫宫的人都围过来。

    看到一群身穿黑衣,手持冰冷长剑,全部都是漂亮妹子的九天九部宫女,张幕有点无语,巫行云眼光挺不错,都是上等姿色啊。

    既然算自己人,他懒得出手伤人,露出手中代表逍遥派掌门的扳指,真气鼓荡,声音传遍八方:“巫行云,掌门降临,还不出来迎接,再不来你的人可得吃点苦。”

    他这一声,便震得附近宫女脑袋发晕,浑身酸软,功力浅薄的还差点倒下。

    片刻过去,就在众女恢复正常,准备动手时,远处宫殿之上,陡然出现一道人影。

    这人影速度极快,还未靠近,就有一股凌厉气势压来,同时充满威严的声音响起:“你怎么是掌门,无崖子呢?”

    声音刚落下,人影就一个飞跃,落在张幕面前,有十**岁模样,容色娇艳,双目如电,正炯炯看着他。

    张幕一愣,以为会是个**岁的女童,看来此时天山童姥还没到第三次返老还童。

    天山童姥看见他手上的扳指,心中愈发焦急,眉头一横。冷哼道:“问你话,你怎么不回?”

    她当年没得到无崖子的心,后来对天下男子都痛恨厌恶,若不是张幕手中那代表掌门身份的戒指,光是张幕刚才发愣,她就有理由下杀手。

    “无崖子吗,他死了。”张幕恢复正常,平静道。

    “不可能!我不信……我不信,他不会死的,不会死的。”天山童姥根本不信,她对那个人爱得太深,一时间哪能接受张幕的话。

    她性格偏激,看着张幕手中扳指,状若疯狂,声音陡然一寒:“定是你杀的他,我要杀了你给他报仇?”

    说着,天山童姥直接变脸,浑身爆发恐怖毁灭气息,当场就出手。

    “靠,这女人变脸可真快!”张幕暗骂一句,眼前一花,天山童姥就狠辣攻来。

    他虽心中郁闷,却不害怕,甚至生起和其比较的心思,无崖子残废,他无没有机会。

    现在,面对逍遥三老中最厉害的一个,他也想看看自己的水平。

    嘭!

    两人对上一掌,天山童姥用的是天山六阳掌,刚猛无比,竟和他势均力敌。

    要知道,他此时的真气,比天山童姥更浑厚,就算对方含怒出手,可能有如此效果,完全是掌法的威力。

    张幕眼睛一亮,之前还遗憾没法得到降龙十八掌,现在发现这门阴阳并济的掌法,可能更适合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