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章 算你倒霉
    张幕的真气,已完全脱离体内,就像是手臂一般,可灵活在体外活动。

    这一步,即使以他七十多年的修为也无法做到,张幕说的没错,他修炼的北冥神功,确实比不上。

    “无崖子,你修炼的北冥神功就是从我修炼的功法中分化出来,而你的师傅逍遥子算是我的师兄,当年外面留下你们这一脉传承。”

    张幕脸不红心不跳道:“所以从辈分来看,我算是你的师叔。这次下山偶然听说一些事,才过来看看,顺便帮你一把。”

    这假话说得面不改色,就是无崖子也看不出一点问题,他对师傅本就没有全部了解,结合张幕的话和武功,顿时信了数分。

    他感觉,张幕比他还强大,这样的人,何必来故意骗他。

    接受这个信息,无崖子不太关注张幕的身份,只是有些激动道:“你要帮老夫报仇?”

    “你是说丁春秋吧?”

    “对,就是这个孽徒。”

    “没问题,师门对于叛徒,本就不会容忍,我会帮你杀掉他。”

    张幕轻松道,说到最后,他不客气道:“不过,我有个要求。”

    “你请说。”无崖子虽未叫张幕师叔,但语气已比较尊敬。

    “你也能看出,我修的功法超脱凡俗,直达长生之境,因此需要不少积蓄,所以我很需要你一身的修为。”

    无崖子听后,反而笑道:“老夫本就准备将功力传给当代人杰,让其帮助老夫杀掉丁春秋,现在有更好选择,自然求之不得。”

    “多谢,你所托的事,我必然帮你完成!”

    张幕郑重道,并没有急着吸取功力,而是对无崖子道:“若我将你功力吸收,以你现在状态,肯定会立马死去,你还有什么愿望,可以说出来,我可以帮你。”

    “不必,老夫心已死,能再见一眼外面的天地,已满足得很,我们开始吧。”

    见无崖子如此干脆,张幕点头,和无崖子一掌对上,在其配合下,一股内力涌来,远比他之前其他人的要精纯。

    两人身上衣服都飘动起来,由于武功同源,传功非常顺利,中间的损耗非常低。

    随着内力消失,无崖子须发渐渐苍白,脸上开始浮现丝丝皱纹,很快就老上数十岁。

    而张幕身上的气息,更加强大,甚至缓缓漂浮起来,看得苏星河长大嘴巴。

    当半刻钟过去,张幕念头一动,主动撤掌,慢慢落在地上。

    此时,无崖子满头白发,完全苍老下来,他感叹道:“果然是同源之力,如此精妙神异的功法,这世上怕真是有仙人啊。”

    张幕肯定道:“你说的仙人,确实存在,只是在这世俗中,元气稀薄,很难诞生。”

    他明白,无崖子说的仙人,估计就是凌空飞行,长生不老的存在,这些在外界或者其他高级试炼世界真的存在,数量还不少。

    “呵呵,没想到在老夫死之前,还能遇到师叔你,了解到另外一个世界。”

    无崖子嘘嘘不已,第一次承认张幕是他师叔。

    他布满皱纹的脸色露出满意之色,眸光暗淡,就像是一盏随时可能熄灭的灯火。

    忽然,他想到一事,艰难将手上的扳指取下,“师叔,逍遥派掌门之位,不知你能不能担任,老夫不想传承就此断掉。”

    张幕假装露出为难之色,但还是接过:“最近我还不会离开,就暂代掌门吧,等找到一个资质不错的人,就代你收徒,将掌门之位再传下去。”

    “多谢……”

    无崖子安详一笑,脑袋歪下,失去气息。

    “师傅!”苏星河悲痛跪下,转眼哭得稀里哗啦的。

    张幕微微一叹,无崖子也算一代人物,可惜太过优柔寡断,若能像段誉那般风流,或者像他这般强势,又怎会落得这个下场。

    他没有选择出手救对方,一个心死的人,一个本该死去的人,他不会去过多干涉。

    “滴,成为逍遥派掌门,奖励6000虚值。”

    “滴,主任务完成,评价中等,奖励20000虚值,可继续提升也可立马离开。”

    耳边的提示音,让张幕慢慢回过神来,由于无崖子死去,虚竹的机缘散掉,三个主角的命运,总算全部都改变。

    只是想主任务评价不高,他不由暗中和虚交流:“难道是我太暴力,所以评价不是很高?”

    “宿主使用强硬手段干扰乔峰命运,并不算太完美,评价有所降低。”

    张幕有些无奈,他在处理乔峰的麻烦上,确实是快刀斩乱麻,不愿和那些人玩什么计谋。

    他回过神来,对悲伤的苏星河道:“让你师傅入土为安吧!”

    “是,掌门师叔祖。”苏星河恭敬道。

    帮着将无崖子下葬,张幕暂住几天,将无崖子内力吸收后,没有立马返回外界,他除去要杀丁春秋外,还想再去吸一些内力,学一些武功。

    此时,分任务的易筋经还没拿到,逍遥派的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天山六阳掌、天山折梅手,依旧是非常不错的功夫,他不准备错过。

    这里面,易筋经可提升资质,强化筋骨,不老长春功可驻颜,天山六阳掌适合他的阴阳双气,天山折梅手适合近战。

    就算不学习,将这些顶级武学得到,也能转化部分虚值,何乐而不为。

    在擂鼓山和苏星河分别,张幕向天山而去,那里是逍遥派的重地,藏有不少武功,更重要的是有个天山童姥。

    就算不吸对方的功力,他也要把其掌握的天山六阳掌、天山折梅手、不老长春功等学到。

    这日,张幕刚吃饱野味,准备继续赶路,忽然听得山下锣鼓喧天,一群人走过,不时有星宿什么的传来。

    张幕竖耳认真听,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嘀咕道:“既然碰上,算你倒霉!”

    他在地上一点,身体像是没有重量一般,向着陡峭的山下飘去,最多隔十来丈才借力一下,若是不仔细看,几乎是从山上飞出。

    山路上,一群星宿派的人听得呼呼风声,转头一看,都惊得长大嘴巴,原本的恭维之语都忘记继续。

    队伍中间,原本被人抬着丁春秋,奇怪得睁开眼,便看到侧面一道雪白影子,从那半山腰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