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章 无崖子的震惊
    “现在知道乔峰身份的,就少林那几人,等段时间看看吧,只要不乱来,就放你们一马。”

    张幕看着天空,喃喃一句,准备潜心修炼几天,消去身上太重的煞气,并且稳固修为。

    又过去三天,张幕恢复古井无波的模样,气质儒雅平和,一点也看不出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

    他平静离开江南,向无崖子所在的擂鼓山行去,他要去完成另外一分任务。

    同时,这个成为逍遥派掌门的分任务若是完成,那虚竹的命运也会被改变,主任务便算完成。

    目前,吸收炼化众多高手的内力后,他真气之浑厚,比无崖子等人还强,估计就是少林的扫地僧都比不上。

    “这些人内力质量只有我真气三成左右,除去转化过程中的消耗,十份内力最多能转化两份真气。”

    张幕暗中思索,他修炼的功法品级更高,远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能比,很多限制并不存在。

    若以年限为度量,他目前已吸收三百年,最多还能吸收三百年的内力,无崖子、巫行云、李秋水加起来有两百年,再吸收三两个高手就差不多。

    ……

    擂鼓山下,张幕出现,终日赶路,却没有一丝风尘,其修为以比进入试炼世界时强大数倍,完全算这个世界最顶尖的存在。

    所以对于此行,他充满自信,不管无崖子是同意还是不同意,这个掌门他当定了!

    确认方位后,他真气冲出,脚下一点,就如一只鸟儿,飘若惊鸿,竟然凌空在山间飞起来。

    “哈哈,果然能短距离凌空,若能再改进一分,或许真的能御气而行!”

    张幕大笑,声音回荡山间,充满欢喜之意。

    与此同时,他对逍遥派生出敬佩之意,不管是北冥神功还是凌波微步,都有种超凡脱俗之感,若不是世界的限制,或许还真能出一个仙人般的存在。

    凌空赶路之下,张幕速度迅如疾风,没过多久便来到一片景色清幽的竹海,而他要找的人就在里面。

    “这苏星河挺会生活的,挑个如此美的地方,沉迷琴棋书画,一过就是这么多年。”

    张幕嘀咕着,赞叹竹林的景色,只是不是很认同苏星河的做法,觉得对方为人太过逃避,师傅被搞残废,这么多年都还不敢去找丁春秋。

    当然,这个和对方专注杂学,武道不精有关,但其被丁春秋逼得装聋作哑,将弟子逐出师门,他是无法接受的。

    说到底,他的性格偏激,不喜欢一辈子委曲求全,就算一时忍让,迟早也要报仇。

    张幕暗中想着事,脚下却是不慢,穿过茂密竹林,不久看到一座凉亭,以巨竹搭建,精美典雅,巧妙绝伦,可见苏星河在杂艺上的造诣。

    他刚走到竹亭,一个青年大汉出现,面容普通,身着农衣,摆着手势,似要让他不要上山。

    张幕自然没有机会,一个点穴止住,沿着其下来的方向,几个起落便消失不见。

    竹林散去,张幕来到一处满是松树的山谷,透过葱绿的松木,依稀能看到三间木屋。

    “应该是这儿了!”

    就在他靠近时,一株松树后出现一个矮瘦老人,戒备地看着他。

    张幕背着手,淡淡道:“你是苏星河吧?我来找无崖子的,带个路吧!”

    苏星河本就觉得张幕来者不善,没想到对方竟知道师傅在此处,一时间再也无法平静,忍不住开口:“你是谁!”

    “张幕,你不必紧张,我也算逍遥派的人,只是不算你这一脉。”张兄弟开始忽悠。

    苏星河却半信半疑:“你难道是师伯或者师叔的徒弟?”

    他除去想到李秋水和巫行云外,想不到还会有哪一脉,但张幕自称他师傅无崖子,显然不是晚辈。

    “现在可以带我去见他了吧?”张幕不耐烦道。

    “少侠,你和我逍遥派具体有什么关系,该请详细告知。”

    “我算是无崖子他师叔吧。”张幕胡乱说到。

    “啊,不可能!”苏星河当即摇头,因为那可是他师公逍遥子那一代,已是上百年前的事,又怎么可能。

    “哪儿那么多聒噪!”张幕眉头一皱,当即出手,只见他影子一晃,跨越数丈来到苏星河面前。

    苏星河想要抵挡,才刚退步防御,就胸口一闷,无法动弹。

    “刚才这是凌波微步,看清楚没?”张幕解开他的穴道,没再理会,向木屋走去。

    苏星河总算反应过来,虽然依旧无法确定张幕身份,但不敢再动手,因为能轻易制住他的,只有天下决定高手才能做到。

    他心中无比忐忑,怕张幕心有恶意,那他很可能会害了师傅。

    苏星河的心思张幕没有去管,他靠近三间木屋,由于精神力比常人强,仔细感应一番后,自己就确定无崖子的位置。

    他径直向屋外有棋盘的一屋走去,手掌按在木屋上,真气微微吞吐,整面墙壁都化作粉碎,飘散在地上。

    这一手更是让苏星河身体发冷,看向张幕的目光,越发敬畏乃至惧怕。

    张幕再以绵掌破掉一面板壁,阳光散落屋内,一个正被绳子吊在半空之中。

    他微微抬头,只见这人长须垂落,无一丝斑白,面如冠玉,年纪不小却无一点皱纹,整个人悬停在半空,风采飞扬,飘散悠闲,正用一对沧桑的眸子看来。

    显然,无崖子也未料到会有人突然过来,轻松粉碎墙壁,让他莫名重见天日。

    他只是惊愕片刻,便恢复正常,看着两面墙壁外的世界,感叹道:“好久都没看到外面的风光了……”

    张幕没有打扰,就静静站着,无崖子几十年都躲在这里,确实无法看到外面的花花世界。

    良久,无崖子收回目光,看向张幕:“你似乎学的北冥神功,但又不太像,奇怪奇怪。”

    “自然,我学的功夫,可比北冥神功更厉害。”张幕很自信道。

    他手指伸出,一丝阴阳之气冒出,分化两极,呈现虎鹤之状,灵动地流转,神妙无比。

    无崖子也算一代大师,感受到张幕的真气,脸色剧烈变化,震惊道:“妙啊,真的是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