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章 首次吸收力量
    鸠摩智狞笑一声,攻击越发狠辣,各种绝技使出,一手拈花指一手火焰刀,笼罩张幕周身,无数劲气在虚空中飞射,要将他给击杀。

    嗡!空气震动。

    面对密密麻麻的劲气,张幕再躲已很难,身上迅速浮现一圈红白色的能量罩。

    这道能量罩贴着全身,有阴阳之力流转,呈现太极状,神异坚固,竟将射来的劲力全部挡住,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原来,他在修炼新融合的功法后,乾坤罩不止能反弹攻击,更能吸收劲力,威力大大增加。

    此时,一丝力量从周身汇聚,被张幕吸入体内,转化为自己的力量,对消耗的力量进行补充。

    而宛若神人的张幕,让在场所有人都大开眼界,原来世间还有如此护体神功,他们回想一番,发现这护体气罩似乎不太像少林的金刚不坏神功。

    “金刚不坏?不对,你的这是什么神功?”鸠摩智惊得停下手,难以置信道。

    “天下的武功无数,而你不会的多得去,总不能全部都知道吧?”张幕没有透露自己乾坤护体罩的信息,神秘兮兮地道。

    “不告诉本僧就算了,我不信你能一直挡住!”

    鸠摩智脸色扭曲,冲上前来,拈花指、多罗叶指、无相劫指、去烦恼指、大智无定指、龙爪功、擒龙手、托钵掌、如影随形腿、寂灭爪、燃木刀法、摩诃指、般若掌、大金刚拳……

    当年以火焰刀从慕容博处换来的众多少林绝技,唰唰全部施展出来,打得张幕乾坤罩扭曲,却依旧没能破开。

    “你的这些少林绝技不过是徒有其形,真以为小无相功能让你将之完全掌握吗?”

    张幕面无表情道,这家伙学武成痴,但事实却不是学得武功多就厉害,武学贵在精而不在多。

    很显然,这人已误入歧途,不然以其天分,或许有机会成为段思平、慕容龙城那等宗师。

    “不可能!不可能!”鸠摩智怪叫,手忙脚乱,可就是打不破张幕的防御。

    “还结束了!”张幕的护体罩其实已到极限,他顺势出手,一掌接住鸠摩智的班若掌,砰的一声,两人身体同时一震。

    张幕身体晃动,鸠摩智后退半步,依旧占据劣势,顿时让其心灰意冷,知道不是张幕对手。

    就在他准备先逃时,张幕催坚神爪突然探出,一把死死箍住其手腕,两人力量碰撞,震得空气鼓荡,狂风四起。

    周围的人都吃惊于两人浑厚的真气,更震惊张幕如此年轻就能压鸠摩智一头。

    “松手!”鸠摩智脸色难看,另外一手施展无相劫指,再次被张幕一爪捏住。

    “你既然不愿自废,就由我来帮你吧!”

    张幕冷冷看着鸠摩智,北冥之意运转,一股恐怖的吸力从他双手生出。

    无形的风浪,以两人为中心扩散,形状一股旋风,疯狂旋转,将附近沙尘都送上天空。

    鸠摩智想起北冥神功的效果,感受到不断流逝的内力,惊惧道:“停手,快停手!”

    他想运力想挣脱,却发觉全身大部分力量不受控制,更加无法抵抗张幕。

    看到张幕冷漠的眼神,他嘴唇颤抖,求饶道:“小僧错了,放过我吧!”

    张幕没时间机会他,首次吸收他人力量,他需要大量精力去适应和调整,不愿出一点意外。

    此时,他的身体中,一股股异种内气顺着他双手经脉源源不断过来,很快汇聚到丹田第二气团。

    功法中北冥神功的吸收转化部分开始运作,第二气团就像一个水盆,将鸠摩智的力量强行储存下来,流出一个小孔炼化。

    入大于输出,气团不断扩大,但还没有到达极限,鸠摩智的内气数量和质量都比他差一些,完全承受并不困难。

    一刻钟过去,第二气团停止增长,大小有本体虎鹤气团三分之二,一股饱胀感传来。

    外界,原本神采奕奕的鸠摩智,此时一瘫软在地上,绝望地看着天空。

    他数十年苦修的功力,已几乎消失,这么多年的苦修一朝化为虚无,此间的大起大落,只有他能体会。

    张幕脸色发红,经脉都充满不少异种内气,他吐出一口热气,松开鸠摩智的手腕,压下体内躁动的异种力量,看着鸠摩智。

    “此处是佛门净地,就留你一条性命,再敢用本门的小无相功,下次可不会再客气!”

    他一副道貌岸然,连自己的脸都有点红,但效果是非常好的,没看到灰尘降下后,众人有多敬佩甚至是敬畏?

    “阿弥陀佛,张少侠年轻有为,实力不下于当今的双峰啊!”

    枯荣双手合十,赞叹着道,他说的双峰自然是南慕容北乔峰。

    “大师过奖了!”

    张幕谦虚道,让几人再次点头,赞赏之色更浓。

    鸠摩智则掩面羞愧离开,再也不敢提六脉神剑之事,就连少林绝技都忘记拿走。

    张幕将少林绝技一一看完,又收获不少东西,将感悟融入自己的武功,各方面都有所提升。

    做完这些,张幕将少林绝技给天龙寺,由他们处理,然后提出想看一下六脉神剑。

    枯荣等人顿时露出为难,按理说张幕帮他们大忙,可想到六脉神剑是大理不外传之秘,就想婉拒张幕。

    旁边的段誉不愿张幕失望,突然站出来:“太师伯,大哥是我的结拜兄弟,不算外人,何况大哥也变相帮我们解决鸠摩智的麻烦,借大哥看一下又何妨?”

    “这……”枯荣迟疑不决,一时沉默不语。

    张幕见他有意动,趁机道:“枯荣大师,你觉得我的功夫如何?”

    “神妙无比,尤在我大理功法之上。”

    “大师说的没错,我的功夫不差,想观贵寺的六脉神剑,不过是仰慕段思平老前辈的风采,只是不想错过这门神功,并无他意。而且,晚辈可以发誓,就算看过后,也不会泄露给这江湖上的任何人。”

    张幕一副动之以情,枯荣才勉强接受,点点头,枯瘦如柴的手腕一动,碰过来一图谱扔过来。

    “多谢大师理解!”

    他大喜接过,认真观看起来,不时称赞一句妙,让几个僧人的心情很不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